推委眼中的2015-2016中国视频圈

网剧、网综压倒电视机?


<<新周刊>>第478期
 



谭飞 别把IP当救命稻草
时代天骄文化传媒总裁、制作人


    今年娱乐圈最火的两个关键词就是:网红、直播。作为联合创始人,我跟梁宏达、张春蔚一起弄了一个自媒体“大唐雷音寺”,准备在腾讯玩一百场直播。我这过四张的斜杠中年,已经做了七八场每次两小时的直播,内容涉及影视娱乐的方方面面。每次直播完,我最大的感受是:缺氧,快口吐白沫了。

    我们尝试颠覆以美女网红为主角的直播。谁都知道,这帮美女成了视频圈套现最迅猛的人,但层出不穷的管控也让她们越来越受束缚。我们来玩玩,看会不会有新意。

    今年的网剧和网综也很热闹,《余罪》火到卖电视机的摊点不断拿它揽客,电视主持一哥汪涵也开玩了网综《火星情报局》。但带“网”字的火红难逃两种掣肘:一、实体经济的不景气;二、监管部门的杀威棒。我觉得网剧、网综会整体向好,但不愿预测谁会更火,因为,在网络,火是一件蛮危险的事。《奇葩说》第三季收官,成绩比前两季差得多,收缩一下尺度挺对的,至少它没犯忌遭斩。

    来说说IP吧。这些年,我一直在疾呼:别把IP当救命稻草、当软毒品、当嗨药。这一年过去,大浪淘沙,我发现,不少所谓大IP越来越接近大PI了。用乒乓球教练刘月半的话说:醒醒吧,这是争夺眼球奥运会呢,你以为观众看个PPT就够了?!

徐达内 百播大战一将功成万骨枯
新榜CEO


    短视频和直播在2016年的强势崛起,改变着中国内容产业的流量入口格局。

    网红不再是“卖丑”的代名词,以张大奕、Papi酱、小苍、MC天佑为代表的各领域草根明星成为新一代网红。直播也借助弹幕打通社交,在成功杀死无聊观众的时间之际,也打开了一片商业新世界。秀场网红和达人网红之间,究竟哪一种更有生命力,资本和观众都在选择。尽管这个行业正在经历一轮又一轮的残酷洗牌,“百播大战”也必将落得个“一将功成万骨枯”的结局,但对于这些弄潮儿来说,只要掌握了圈层化受众的一部分心智,他们就能存活。

    网剧、网综炙手可热,一时间,似乎每个影视平台和制作机构都在向这座山峰进发。可惜的是,精品稀缺,多数网络大电影看上去更像因为登不上大银幕的勉强之作,在《奇葩说》的传奇阴影下,同样尚无现象级网综来者。

    坊间争说IP,业者将其视作提高资本市场估值的最大依据。从网络文学中发掘出的《盗墓笔记》等少数作品,化身为多种介质,领一时之风气。但IP终归是皇冠上的明珠,皇冠尚未现雏形,明珠自然摇摇欲坠。

    一条、二更……短视频同样三生有幸,是广告模式还是电商模式?条条大路通罗马,就看谁能坚持到终点。

    当互联网野蛮人杀来之际,传统电视机构亦有奋起者。至少,综艺是他们可以依仗的利器。当管理者关上选秀的大门,语言类节目在2016年鱼贯而出,众多大牌主持人在威逼利诱的双重作用下,湿了自己投身网络海洋的第一双鞋。

    我们的眼晴,遭遇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视觉盛宴。

周洁 视频消费者也是内容生产者
华人文化控股集团联席总裁


    2015年,基于互联网技术的“泛娱乐”被业界公认为 “互联网八大趋势之一”。

    2016年,我们见证了直播江湖大战,网红的走红崛起,网剧、网综无论在规模上还是形式上全面升级,并大有赶超传统电视节目之势。强IP以及有潜力成为强IP的优质内容尤为受益;产品形态越发丰富和新颖,商业模式不断演进和创新,产业生态体统日趋成熟和完善。视频行业的传统生产方式开始被更为多元、更为个性、更为“非线性”的方式所替代。

    科技为内容的生产和运营提供了更灵活有效的工具和渠道,在具备互动、直播、特效(VR/AR)属性的内容上尤为见效;大数据和视频识别技术的应用也催生了更为多元和高效的收入来源和商业模式。

    千禧一代成为消费主力,他们崇尚更真实、更优质的表达,追逐有质量、有深度的内容,由此给予了网红、自媒体在初期较为宽松的成长环境,以及从量变到质变的空间和机会。从颜值到才艺到原创能力,网红推陈出新,不断分化,也不断演进;运营网红的模式也从单一的变现环节 (打赏、广告等)延展到扶持、包装、培训、电商、原创IP、经纪等多元业务,网红作为个体也有机会晋升成为“IP”。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生产者可能也是消费者,传播者可能也是生产者,视频的消费体验,已延展到互动和分享,在沟通交流的同时,也在产生新的衍生内容和体验。

沈阳 直播、网红、网综、IP分食电视产业原有资源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2016年是网络重塑电视行业的一年。比起百分之零点几的收视率,动辄上亿的网络播放量成了更多电视人的追逐。各大视频平台竞争加剧,努力摆脱“包养”“供养”,开始自我造血,自制网综、网剧,口碑营销成功突围。优酷、爱奇艺、腾讯三家月活跃量过亿,庞大的数据背后是中国7.1亿网民的合力,而这其中约46%都在参与、围观直播。市场上200多款移动端直播App正在进行白热化的厮杀,“直播”因其无可比拟的现场感正在引发一场传播革命,而App为寻求更大市场空间,正在以“直播+综艺”方式向有内容的娱乐靠拢,“内容”已成直播“新宠”。

    网红作为直播平台捧红的“旧爱”,早已“自立门户,自力更生”。网红经济备受资本青睐,网红产业发展一路高歌猛进,这一新“职业”成为创新创业人士的蓝海,网红孵化器也应运而生,网红传播时代已然到来。

    在可预见的将来,高质量、原创性的内容生产将成为最稀缺的资源,垂直网红将主导网红市场,超级IP也将超脱平台限制,实现跨界变现,成为网红经济的最大入口。随着BAT在影视产业布局的深入,依托其背后技术、资本、平台的优势,三大力量强势加入IP的抢夺、运营之中,单就电视剧制作领域而言,资本抬高了版权,变相提升了小说改编费用,而平台优势又升级了IP的变现能力。

    在直播平台、网红、网络综艺、IP分食电视产业原有注意力及广告资源,网络综艺、IP强势颠覆电视产业生产运营模式的当下,电视产业如何进化是有待深思和急需解决的问题。

(采访/冯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