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看尽挪威美

挪威缩影之旅


文/曹园
<<新周刊>>第477期



“一日看尽挪威美”当然不太可能,但挪威缩影(Norway in a nutshell)这个精品旅游项目,的确是既渴望探索峡湾又时间有限的旅行者的最佳选择。




    天气渐冷的奥斯陆还没从夜晚中苏醒过来,清晨6点,中央火车站里,熙熙攘攘的赶车人已经登上去往米达尔(Myrdal)的红色火车。

第一段:普列,从奥斯陆到米达尔

    6点25分,车厢广播以挪威语和英语向睡眼惺忪的乘客问候早安,火车缓缓启动。天色刚有一丝光亮,列车却又钻进了漆黑的隧道中——多山的挪威,拥有世界上最美的隧道。

    从第一站圣蒂瓦(Sandiva)到阿斯克(Asker)小镇的路上,两旁山坡上小巧玲珑的白色木屋散落其间,相当抢眼。火车像拖动的进度条,从夜晚拉到了白天。

    过了德拉门(Drammen),水路愈加开阔,滑溜溜的如镜面般没有一丝褶皱。大片针叶林背后躲着乌蓝色的水和乌绿色的山,两者前后渐变成趣。

    经过古尔(Gol)和阿尔(Al)附近零星的农场,白色或粉色塑料包裹的草垛,像一块块蛋糕卷,鼓囊囊地蹲在草地上。

    列车行至芬瑟(Finse),大片雪山令人惊喜,车厢的显示屏提示,室外温度为10摄氏度。火车短暂停留,乘客穿上防寒大衣下车,在靠近岸边的石坡上,瑟瑟发抖地与对岸雪山合影。

    海拔1222米的芬瑟是挪威最高的车站,低矮的云层几乎擦过头顶。连绵起伏的山头上铺着大块积雪,像一头头奶牛的背脊。

    赶在正午前,火车到达了米达尔车站。湿冷的天气迫使人们躲进车站内的小型餐厅,购买薄煎饼和三明治御寒充饥。

第二段:开往弗洛姆的高山观光小火车

    紧凑的停留后,换乘绿色车身的弗洛姆观光火车(Flam Railway),坐在古旧的木质车厢里继续下一段行程。

    始建于1942年的弗洛姆高山铁路,轨道架在山腰,在山林中穿行,窗外不时能看到栅栏似的保护措施。20公里的路程中,小火车钻进20个大小山洞,从海拔866米的米达尔前往与海平面持平的弗洛姆。但平稳的车厢并没让人们察觉这巨大的垂直落差。

    一路细长的雪水从高山直泻而下,低云卧在山腰。火车在一处巨型瀑布前停了下来,游客纷纷下车近距离观赏。瀑布的出水口很宽,水流量大,几乎从93米的高处直落,溅起白花花的水雾,弥漫在空气里。

    相较于简陋的米达尔车站,弗洛姆站更像个标准的游客集散地。一幢幢红房子分工有序,有候车购票的服务中心,有出售羽绒服、御寒手套和纪念品的商店,更有不少撑着御风棚的餐饮小店,新鲜的海虾、炸鱼薯条、用超大锅炖煮的咖喱鱼和鱼汤,让人心也暖和起来。

第三段:乘船驶向居德旺恩


    午后2点,弃车登船,进入最令人期待的水路观光。船内,设计透着经典的北欧风,同色的木质桌椅和皮沙发,以及几乎落地的观景窗,所有设施崭新明亮而不局促。

    蔚蓝的海水被青山映衬得绿油油,又在日光下泛着银白。云像结在山上布满灰尘的蛛网,小木屋组团聚集在山脚,还有些房子是刻意保留下来的历史遗迹。亮黄色小艇停靠在岸边,仿佛随时准备出发。

    虽然甲板上风很劲,但人们总不会甘心安坐在船舱里,当所有人都把镜头对准自己和风景,一个穿夹克的男人站在船头正前方,双手插进上衣口袋,望着眼前的峡湾景致,静静地站了30分钟。

    有别于将桂林漓江群峰命名成大象、宝塔和剑柄的方式,挪威峡湾两侧的魁梧山峰并没有属于自己的代号。

    轮船在挪威最大峡湾松恩峡湾(Sognefjord)的分支居德旺恩(Gudvangen)登陆。

第四段:去沃斯小镇的观光大巴

    结束了100分钟的轮船之旅,3辆大巴在岸边接驳,沿着险陡的公路前往东西大铁路上的沃斯(Voss)车站。

    九曲十八弯的狭窄道路有时还会被茂密的丛林遮挡,途中司机识趣地在成像最美的角度停下,留给乘客宝贵的拍照时间。有人用英语对同伴说了句“wake up!”(快醒醒),人们将相机贴在窗边,抢到了一幅群山之中村落星星点点的景致。

    沃斯车站前有大片草地和对岸依山傍水的小屋。野鸭在草地上端坐着,即使有人走过,也不急不缓地沉浸在“私鸭世界”里。

    沃斯的空气湿润清新。有人说:“如果有时间,应该去沃斯的水边喝点水,和零售水的味道一样。”

    车站商店门前有尊硕大的挪威山妖,圆眼肥耳长鼻大肚,却深受挪威人喜爱。传说山妖夜间出没,天亮必须躲起来,若因为贪玩忘了时间,就会被阳光化为空气或石头。

第五段:在卑尔根幸运遇见阳光

    18点58分,经过12小时的海陆之行,火车抵达了整个挪威缩影的终点卑尔根。一眼望见山腰的房子,恍惚间有些圣托里尼的味道。但卑尔根人喜欢将房屋刷成冷淡的“北欧白”,而非热情的“希腊蓝”。

    太阳毫不吝啬地破云而出,这个场景并不多见,让卑尔根的慢电视制作人托马斯·海勒姆有些嫉妒地说:“你们的运气真好。”

    因为地理位置,卑尔根年降雨日在201天以上。传闻有一年,卑尔根的雨连续下了299天,当人们正要庆祝连续下雨300天时,突然放晴了,人们只好改变计划庆祝天晴。在卑尔根还有个笑话,游客问当地一个男孩何时会停雨,男孩答“不知道,我只有12岁”。

    卑尔根是松恩峡湾的入海口,12世纪至13世纪时,这里曾是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在挪威其他地区的人看来,卑尔根人对家乡非常自豪,带着强烈的优越感和满足感。

    这里确实有让卑尔根人引以为傲的自然和人文传统。它将音乐家格里格的作品输出到全世界,又用拥有北极圈美味海鲜的露天鱼市将游客们招揽过来。挑一个朝向大海的座位,咬一口夹着大虾、三文鱼的面包,再来一瓶冰镇啤酒,简直完美。

    布吕根那排中世纪的古老木屋,尖顶造型,漆着红黄棕白的色彩,紧密排列。如今,这些库房改建成了旅游纪念品商店、度假酒店、酒吧和餐厅。夜晚灯光点亮,隔水相望,好似一幅油墨未干的水彩画。

    去往市区山顶的缆车是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的第一部电动缆车,仅8分钟便升至300米高度,市区、港口,以及远处的峡湾一览无遗。而山顶峭壁上的山羊却只顾埋头吃草,和惊诧喧闹的游人相比,它们有一副卑尔根主人式的气定神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