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徒步协会理事长贝瑞特·卡约:40万个公共小屋让挪威人善待彼此


文/宋爽
<<新周刊>>第477期



对于挪威徒步协会而言,让更多人愿意从沙发上爬起来,推开门走向大山大海和森林是协会的初衷,但更重要的使命则是“在享受自然的同时‘照顾’大自然。这是一个相互的过程,而不仅仅是享用好处”。



    19世纪中期,挪威银行家、慈善家托马斯·海福特耶在办公室召开会议,讨论“创办徒步协会的可行性”。筹划了两年之后,1868年,挪威徒步协会(Norwegian Trekking Association)正式成立,首批23名成员在当天的大会上加入,他们的共同目标是鼓励更多人享受户外运动、保护大自然以及挪威的文化传统。

    时至今日,挪威徒步协会已经成为挪威最大的户外运动组织,拥有29万名会员,相对人口只有500万的挪威而言,这一数字相当可观。此外,为了给户外运动爱好者提供更好的徒步体验,协会在挪威境内设立了长达2.2万公里的夏季徒步路线,并沿线标注了超过100万个协会专属的红色T字标识。

    就连挪威的索尼娅王后也是徒步协会的荣誉会员,她热爱户外运动。“对我来说,大自然是纯粹的魔术师,也是生活的必需品。”2015年,索尼娅王后在协会的一个活动上如此表示。

    在一个烈日当头的上午,我们见到了挪威徒步协会理事长贝瑞特·卡约(Berit Kj?ll),她身材高挑,有着欧洲人引以为傲的古铜色皮肤。作为一家户外运动协会的主管人员,散发着活力的贝瑞特本身就是一张具有说服力的名片。另外,她还有一个身份——华为挪威代表处的负责人。

    她向我们着重介绍的是挪威的公共小屋。作为全世界最好的公共小屋系统发源地,这个狭长的半岛散布着近40万个私人度假小屋,以保障旅行者在大自然中尽情畅游时有栖息之地。

    “挪威徒步协会自身就有超过530个小屋,一旦成为我们的会员,支付五六百挪威克朗的年费之后,人们就可以自由选择他们想要居住的小屋。交付定金后你就会收到一把可以用在所有小屋上的万能钥匙。”贝瑞特说。

    公共小屋有三种。一种是全服务小屋。这种小屋有专门的客房服务,并且以美食闻名。贝瑞特专门强调,全服务小屋绝不是所谓的高级酒店:“我们不想让它变得很精致,像星级酒店那样。只需要它干净整洁,有美食,就足够了。”

    第二种小屋称为“自助小屋”。这种小屋没有客房服务,但比较特别的是,屋子有储存柜,里面有各种食物供旅行者随意使用。“协会对自己的会员充满信任,在自助小屋里,人们拿走了储存柜里的食品之后不需要支付现金,只要留下银行账号,系统就会自动扣款。这的确是一种考验,但我们选择相信,因为信任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

    最后一种小屋没有任何服务,只有必要的起居用品,比如床、桌子以及为火炉准备的原木等。“食物要自己携带,你可能需要到附近的河里打水,但这更加贴近自然,也是森林中小屋最初的样子。” 贝瑞特说。

    徒步协会的公共小屋,基本由志愿者负责维护和修缮。贝瑞特坦言,志愿者是徒步协会非常重要的一环,仅去年,志愿工作的总和就超过了60万个小时。

    “志愿者是我们协会的根基,我们欢迎世界各地的志愿者加入徒步协会。如果你喜欢大自然,喜欢在森林里亲手搭建一个小屋或维护徒步线路,又或者喜欢组织协会活动,那么徒步协会是一个很不错的去处。”

    对于挪威徒步协会而言,让更多人愿意从沙发上爬起来,推开门走向大山大海和森林是他们的初衷,但更重要的使命则是“在享受自然的同时‘照顾’大自然。这是一个相互的过程,就像人和人之间也需要互相照顾一样,而不仅仅是享用好处”。

    尽管贝瑞特平时工作繁多,但她总会找机会去度假小屋待上几天,放松心情。“拥有一栋自己的小屋是挪威人的传统,我和丈夫一起找建筑商建造了自己的梦幻小屋,离奥斯陆三小时车程。但有时我会故意不去自己的小屋,因为我在外面走一会就忍不住想回我的小屋,而真正的旅行应该是一直往前走,没有回头路。”

    在山峰、森林和峡湾周围建筑小木屋这一看似简单的举措,使得挪威人在日常生活之外多了一种选择。“这些小屋提升了人们的幸福感。我有时会观察,为什么人在自然中徒步时,就都变得诚恳友善,会不自觉地和遇见的人打招呼,就像一家人一样。”贝瑞特说,“你可以想象,一个人在山林里漫步,日复一日,说的话会越来越少,因为你已经不需要说话,但是你会开始冥想和思考。自然让人变得温柔,让你内心平静,能拥抱很多以前不愿意‘拥抱’的事情,就像内心被打开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