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渔业部长泊·桑德博格:钟所有对挪威的爱,在一条三文鱼!


文/赵渌汀
<<新周刊>>第477期



在挪威政坛,桑德博格以个性鲜明著称,但强势的他其实也有平易近人的另一面,比如热爱做饭,相信自己烹制的鱼汤“无人能敌”。不久前,这位渔业部长在北挪威偶遇中国大使并相谈甚欢,还享用了大使夫妇钓上来的鱼。

    面对镜头时,摄影师让泊·桑德博格(Per Sandberg)再开心一点,他抱着充气玩具鱼坐在沙发上,大笑:“再开心就该把这条鱼吃掉啦!”

    桑德博格是现任挪威渔业部长。访谈过程中,挪威水产品的出口自然是绕不开的话题。桑德博格认为挪威已经树立起“三文鱼”的品牌,并计划近期前往中国开拓市场。他觉得挪威和中国有很多共通点,比如都是渔业大国,人们都爱吃三文鱼,等等。他至今忘不了上一次来到中国搭乘火车时看到的窗外景象:北京始发的火车一路向北,窗外成排的松柏后退,两三片雪花装点着沿途风景。“这景象让我想起挪威的冬天。”

    在担任现职之前,桑德博格是挪威进步党的副党魁。在挪威政坛,他是出了名的“个性人物”:面对媒体时总是毫不吝惜地表达观点,末了又频频向记者们道歉——“我这人话总是太多,没抢你们话吧?”

    其实桑德博格也有颇为居家的一面。他乐意展示自己的厨艺,相信自己烹制的鱼汤“无人能敌”;他爱做饭,参加过美食大赛并夺得冠军,也热衷于走进幼儿园与小朋友们一道分享做菜的喜悦。

    “政治家有时需要打开自己的心扉,展示真实的自我。”桑德博格说。

    《新周刊》:谈起挪威,很多人的第一反应都是三文鱼。

   桑德博格:和中国一样,挪威是海产品大国,人均每年消费海产品50公斤。现在我们的目标是,到2050年,野生和养殖的海产品的出口值翻5番。三文鱼在挪威当然非常受欢迎。就像大家谈及瑞典自然会想到宜家一样,三文鱼已经成为挪威的一个国家品牌。我们国家的三文鱼长年生活在北大西洋里,深海特别冷,这也让三文鱼的肉质柔软且紧实。当然,成熟的三文鱼里蕴含特别多鱼油,这也成为不少游客来挪威必购买鱼油的原因之一。

   挪威三文鱼的另一个特点,就是不管从水质纯净度还是鱼肉的品质来看,它们都是受监控程度最高的产品。每年我们会对11000—14000条鱼进行检查控制,如果它们不健康,没有良好的动物福利,那么食品的质量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而如果为了对付动物疾病的发生而用过大量药物和抗生素,产品很可能就会滞销。我们决不允许挪威三文鱼出现任何抗生素,这就是我们对三文鱼这个品牌的经营之道。

    《新周刊》:目前挪威三文鱼主要出口到哪些国家?

    桑德博格:欧盟是挪威目前最大的三文鱼出口市场,70%—80%的挪威三文鱼对欧盟出口。具体到国家,丹麦、波兰、英国,这些都是出口量排名靠前的。现在,我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我一定要尽快访问中国。我知道中国人一向是非常重视食物纯净度和品质的,我希望传递一个信息:挪威对养殖三文鱼所采取的监控机制是世界上最好的。我已经邀请了中国的检验检疫部门来挪威考察,来亲自监督我们的工作。

    《新周刊》:此前你去过中国吗?

    桑德博格:我在很久以前去过中国,那次旅行特别棒,我一直憧憬着再次踏上那片神奇的土地。我记得当时我是从北京坐西伯利亚专线火车到乌兰巴托,列车穿过中国,最后抵达蒙古,沿途景色分外迷人。我非常欣赏中国文化、中国人和中国饮食。

    《新周刊》:当时在中国有吃到三文鱼吗?

    桑德博格:没有,但我记得非常清楚,吃饭时一共上了14道不同的菜,一碗一碗在桌上摆开,别提多有排场了!像蜗牛、螺蛳什么的,我以前从来没尝过。最近,我遇到了中国驻挪威大使,我们在挪威北部进行了一次友好的见面。

    《新周刊》:能分享这次相遇吗?当时你们都聊了些什么?

     桑德博格:中国大使当时在周游挪威,已经行走到挪威北部。说来也巧,我正好回乡探亲,我的故乡是挪威北部的特罗姆斯郡,我的家在挪威第二大岛塞尼亚岛(Senja)上。当我得知大使抵达了特罗姆斯郡,我便主动过去找他。

    我觉得周游一个国家是一件特美好的事,况且挪威渔业的重心在北部,而我是挪威的渔业部长,这里又是我的故乡,我有必要尽一下东道主之谊。于是我们在格拉汤恩(Gratangen)行政区见了面。见面后我俩的情绪都很高涨!我们之后达成了一个共识:得把更多的挪威三文鱼出口到中国去。当时我还带着我10岁的小儿子雅克伯(Jakob),他也非常开心。大使和大使夫人此前还在海边钓鱼,很遗憾我没赶得及加入。大使夫妇特别亲切,我们聊了好久。

    《新周刊》
:大使有没有请你吃他钓上来的鱼?

    桑德博格:大使和大使夫人都钓到了鱼,然后他们用那些鱼做饭并款待我们。他们做饭时我不在场,但我很幸运地赶上了吃饭时间。
另外我还听说,当看到挪威人清洗钓上来的鱼时把鱼头扔掉,大使反应很强烈。我知道在中国,一整条鱼都可以被很好地利用。所以我现在正着手制定一项战略,要在挪威让整条鱼都被带上岸。

    《新周刊》:很多挪威人都表示自己擅长烹鱼,你呢?

    桑德博格:当然!我还参加过挪威国内的厨师大赛呢!不是说大话,我烹制鱼汤的功夫绝对一流,我敢保证没人能赶上我!只要我待在塞尼亚岛的家里,我就从不外出买鱼或其他海产品。住在塞尼亚岛的一个好处就是你可以自己出去捕鱼,到海边试试身手。我做鱼这么有一套,全拜我母亲的高超技艺所赐,我们家有祖传的烹鱼秘方。

    《新周刊》:政府官员有这样的手艺的恐怕不多见。当时你是怎样参赛的?

    桑德博格:我自己去报名的。这项赛事算得上是大制作了,所有摄影、录音工作都在哥本哈根进行,于是我在丹麦待了三周。

    除了那个备受好评的鱼汤,我还做了好几个鱼类和蔬菜的混搭菜。想学吗?我可以教你:在锡箔纸上放各类海产品和你钟意的蔬菜,然后在上面均匀撒些佐料,把锡箔纸卷紧后扎好,千万别让它透气,再放进200度高温的烤炉里;烤完后取出,打开纸包,香气四溢,简直美味无比!这道菜叫做大海珍宝箱,孩子们都超级爱吃。所有比赛都以我的胜出而告终,我有足够的资本骄傲一下,哈哈。

    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在将狼鱼去皮去骨并片出鱼片时,我进行了比赛过程中唯一一次作弊——当时我有点犹豫这道菜的做法,于是我偷偷打电话向我岳父请教了一番。

    《新周刊》:像你这样愿意在公众面前展示自己才艺的官员,在挪威是否常见?还是说你是“特别的一个”?

    桑德博格:我不特别,大多数挪威官员都是这样的。民众非常喜欢这点。我觉得政治家有时需要打开自己的心扉,真实地展示自我。

    在挪威从政,有时会面临很多挑战,但你必须参加各种活动来拉近和民众之间的距离。我就喜欢和小朋友一起做饭,我总是教他们烹饪海产品。工作原因使我经常出差在外,每当完成了出差任务,我总爱去当地的幼儿园或学校里转转,并和那里的孩子一起用海产品做饭。下周奥斯陆有一个餐馆要开业,我到时会去餐馆里和孩子们一起吃饭。挪威的很多父母总是抱怨孩子们不喜欢吃鱼,这其实不对。挪威孩子其实非常愿意吃鱼,而不是外面餐馆里的比萨饼。更多时候,他们需要的也许只是家长与他们合作一顿饭时的几句鼓励,或是共进晚餐时的片刻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