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模型大国之痛:更小的车,更大的世界


文/陈誉文
<<新周刊>>第474期



    国内汽车行业通过最近十年的发展,已经造就了长城、比亚迪、吉利、广汽等有影响力的自主品牌;但国内的汽车模型生产已经超过20年,却没能造就任何值得称道的自主品牌。



    中国是汽车模型生产大国,但因为缺乏有影响力的自主品牌,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仍旧以代工生产为主。在汽车模型的生产工艺方面,国内厂家已经积累了20年以上的经验,难道还不足以开创自主品牌吗?

    除了材料与工艺成本,一个正版汽车模型的诞生需要经过很多看不见的环节,包括向汽车厂家申请版权、手版设计、制造模具、制作样板、车厂批核……其中光申请版权就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中国的模型企业都希望赚快钱,所有厂家都被卡在了申请版权的门槛上,所以国内才会如此缺乏自主品牌。

    在世界范围内,主流品牌全是国外的,例如德国的Autoart、Minichamps、Schuco,意大利的Bburago、BBR、MRC,美国的MBR、Franklin,日本的Kyosho、Tamiya,泰国的Maisto……它们已经垄断了整个行业的销售市场,国内的汽车模型爱好者只能消费国外的品牌。


从Made in China 到Creat in China,是刘学深从事模型行业18年以来最大的安慰。


    刘学深是中国汽车模型制造界吃螃蟹的那群人之一。1998年,他从湖南老家来到广东,第一份工作就是在模型厂打工。生产经典汽车模型时需要表达金属、木材等材料的质感,生产现代赛车模型时需要表达碳纤维、超薄零件的质感,都是一些极具挑战性的工艺难题。他之所以能把糊口的工作变成兴趣,全缘于每一次克服困难后的兴奋感。时至今日,刘学深已经拥有属于自己的工厂,并获得德国模型品牌Minichamps和日本模型品牌Kyosho的青睐,成为其主要代工厂 。

    刘学深表示,国内品牌缺乏崛起的动力,和销售市场混乱有关。比起十年前,现在的实体模型店只剩下不到原来的10%。模型通常在互联网上交易,但整个产业缺乏规范化经营、缺乏诚信,导致价格混乱。网络上大部分卖家手里并没有汽车模型,可能是拿着别家的照片在卖,接到了订单就去另外一个店拿货,只为赚二三十元的差价。

    另外,汽车模型的来源也比较混乱。一是因为经销商进货不规范,二是因为厂家违反代工生产的规定,偷偷生产一些产品投放市场。

    以上这些都严重打击了国内品牌申请授权做正版汽车模型的热情。

    刘学深从这个行业的乱象里看到了机会,感觉这个落后于其他行业的市场,有很多发展空间。于是,他与车媒大腕许群以及汽车模型经销商小王组成国内汽车模型崛起的先锋队。在研发生产、文化依托、公共关系和销售领域,他们都是独当一面的人。

    为了取得宾利汽车某款模型的生产版权,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并付了一笔不菲的版权费之后,今年,刘学深拿到了宾利商标的使用权、宾利赛车外形设计的使用权、官方的外形数据,能在这款模型的包装盒上印上中国人的自主品牌。他们的首款模型产品“Almost Real Bentley GT3 Blancpain Endurance Series Nurburgring 2015 1:43”,限量504个,一上市便售罄,并荣登国际模型论坛的首页,在跻身世界模型圈的路上,他们三人踏出了漂亮的第一步。


侯晓明收藏了5000多个汽车模型,如果按照每天保养两个的速度,至少需要7年才能完成一个轮回。


    2014年,侯晓明去英国参加古德伍德赛车节,本来以一睹历史古典名车的风采为主,却因为偶遇一个汽车模型而“三顾茅庐”。

    第一天,侯晓明走进一家卖赛车节纪念品的小店,店内显眼位置的一个透明罩子里的模型吸引了他。真皮制作的座椅,头发一般细致的轮毂、辐条,这辆1:12的“法拉利156模型”让他马上产生了占有欲,但守店的英国老头却说这是非卖品。

    第二天,他又回到“法拉利156模型”前,向英国老头说明自己多么喜爱模型,多么热爱汽车,还使劲夸奖了店内的收藏品多么有品位……英国老头还是不卖,但可以拿下来看看。

    第三天,英国老头看见侯晓明欲言又止的样子,便开始说明这个模型的身世。“20年前,我们三个好朋友一起参加古德伍德赛车节,用的就是一辆法拉利156,为了纪念,我们一起制造了这个模型。但现在制造模型的人去世了,车主也去世了,只剩下我一个人。”侯晓明得知模型的分量后,只说出内心的想法:“我是收藏爱好者,绝不是贩卖模型的人,你们的故事只会让我更加珍惜它。”

    在赛车节的最后一天,侯晓明如愿以偿得到这个“法拉利156模型”,他收获的不仅是一个孤本汽车模型,还有一段缅怀故人的故事。

    从1998年结缘汽车模型至今,侯晓明已经收藏了5000多个汽车模型,整齐地摆放在一个90平方米的地下室里。如果按照每天保养(清洁与打蜡)两个模型车的速度,至少需要7年才能完成一个轮回,但模型的保养周期为1—2年(存放在密闭的空间)。

    为了满足自己对汽车古典之美的追求,侯晓明成了汽车模型收藏家,但这种无止境的追求让他深入到老爷车的每一个零件方能罢休。他收藏并翻新了数十辆经典老车,成了1:1真车收藏家,光一个Alfa Romeo(阿尔法·罗密欧)汽车品牌就收藏了75、 155、 156、 166、 Spyder、GTV、Mito等型号。


接触了更小的车,却看到了更大的世界,四年时间,世界范围内的Gulf汽车模型已经被许群收得差不多了。


    许群,一位47岁的汽车媒体老司机,人称四万大叔,先是因为办汽车类杂志而成为“汽车媒体教父”,后又因收藏了近300款Gulf(海湾石油)涂装的汽车模型而成为全世界数一数二的汽车模型收藏家。他从事汽车媒体工作20年,起初仅限于汽车厂家赠送的汽车模型和一些自己喜欢的车款的模型。8年前,他认识了一位生产汽车模型的年轻人阿深(刘学深)。阿深对汽车模型的理解与抱负,让许群对汽车模型产生了浓厚兴趣,但真正意义上的汽车模型收藏始于三四年前。

    许群收藏汽车模型的路线一直比较散乱,直到2011年在《Ramp驾道》工作时,受一位专收勒芒冠军系列的上海模友的启发,才奠定了自己的Gulf涂装收藏之路。四年时间,世界范围内的Gulf汽车模型已经被他收得差不多,还造就了一个“世界Gulf汽车模型收藏第一人”的称谓。

    从古德伍德、圆石滩、拉古娜到纽博格林,许群的朋友们都有帮他往回背汽车模型的经历。很多朋友在出差时看到Gulf的模型都发照片给他,在模型的收藏上得到朋友们的支持与帮助,他感觉很幸福。每次坐在模型堆里,面对办公室里琳琅满目的Gulf(海湾石油)涂装和Martini(马天尼)涂装的汽车模型时,许群内心有种难得的平静。每次工作遇到困难,心情烦乱的时候,他都用这种方式让自己慢慢平静下来,告诉自己能把后面的事情做好。

    可能职业的缘故,许群希望办一个以经典赛车为主题或以经典涂装为主题的展览,展览的场景可以是展览中心、车展的一个角落、某个4S店、博物馆、有意思的酒吧,等等。未来,他还想在北方找一个汽车文化比较浓郁的地方,建造一个汽车模型世界,传播有趣的汽车模型制造工艺。

    他在收藏模型的三四年里,认识了刘学深和小王,还成立了属于他们的模型品牌,许群说:“这可能决定了我50岁之后的事业发展。”此前,许群从没计划过把汽车模型当成他媒体生涯之后的一个事业发展核心,但现在,他已经这么做了。他表示,作为一个将近50岁的汽车媒体人,在杂志领域的成就已经是对人生最好的交代,两三年后将退居幕后,把全部精力投入到50岁以后的另一种人生——汽车模型事业。

    接触了更小的车,却看到了更大的世界。许群认为特别奇妙,他希望自己的模型公司能够在未来的世界汽车模型产业占有一席之地,为国内的汽车模型产业争光,同时让中国不再仅仅是制造大国,也有最牛逼的原创品牌。
每款汽车模型背后都有一个故事,百年来浓缩了一代又一代车迷的情怀,是汽车文化最好的载体。在快速发展的经济环境下,汽车模型为匠人精神保留了一片纯净的天地,至少在汽车模型的世界里,匠人没被抛弃,因为总会有车迷来埋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