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赞干布求婚记

张发财·有食堂


文/张发财
<<新周刊>>第474期



    松赞干布生于617年,属牛,理论上他应该娶铁扇公主,而不是文成。但挨过打的他此时顾不了太多,只要姑娘姓李、身份是官方认可的公主即可。



    在搞对象这事上,本人最推崇松赞干布。遥想二十年前追求同桌被拒后,心灵被同桌打击,身体被同桌的哥打击。在那段身心受损、不堪回首的灰色岁月里,信心重建的励志偶像就是藏区小霸王松赞干布,其名言“不跟我搞对象就揍你全家!”令人心潮澎湃,鼓舞又振奋。

    贞观八年(634),松赞干布派遣使者到唐朝求婚,被李世民断然拒绝。李世民有21个女儿,其中新城、城阳、晋安、遂安、南平各嫁了两次,按行政分配,每省分一个公主绰绰有余,但就是不给西藏。拒绝的缘由没说,大约是松赞干布不够档次,公主应该嫁给王子,干部就不要妄想了。松赞干布大怒,放言“公主不至,我且深入”,真的带兵打到了李家门口。这场战事很快结束,藏军中了唐军埋伏,“牛进达自松州夜鏖其营,斩首千级”。求爱未遂的松赞干布只得偃旗息鼓,黯然收兵。

    松赞干布的过人之处在于韧性与坚持,即便被打得鼻青脸肿还是坚守理想,竟再次求婚。令人不解的是,李世民对他的态度突然逆转,竟然答应了。缘由还是没说。大约是结过婚的李世民忽然开悟了,西谚云“婚姻是一场至死的战争”,我国则有成语曰“嫁祸于人”,可见无论中西男人的婚后生活必是水深火热、鸡犬不宁,无一例外。不过,李世民留了一手。

    和亲工作组的效率很高:640年,“十月丙辰,上许以文成公主妻之”;641年,“正月丁丑,命礼部尚书江夏王道宗持节送文成公主于吐蕃”,只用了不到三个月时间。这次皇家嫁女如此仓促,大约是李世民的后手——文成公主是假货。唐朝的公主分为三类:皇帝的女儿叫公主,皇帝的姐妹叫长公主,皇帝的姑姑叫大长公主,皇太子之女为郡主,其余亲王女儿叫县主。而新旧《唐书》及《资治通鉴》提及文成公主时,都把她写作“宗室女”。此类称谓的女子是李家姑娘,但绝对不是公主。而史书中也没有记载文成公主的名字。倒是电视编剧有趣,可能觉得她对汉藏文化的传播交流有所贡献,便以鸿雁传书的大雁作比拟,给她造了个名字叫“李雪雁”。

    怕“3·15”打假的文成公主于641年3月2日匆匆出嫁。对于新郎来说,即便迎娶的公主是假的,也无所谓了。松赞干布生于617年,属牛,理论上他应该娶铁扇公主,而不是文成。但挨过打的他此时顾不了太多,只要姑娘姓李、身份是官方认可的公主即可。娶这个老婆他也没花什么钱,《旧唐书》说聘礼为“献金五千两,自余宝玩数百事”。文成公主的具体嫁妆没说,但从《旧唐书》记载的唐德宗时期县主的嫁妆可见一斑:“……各给钱三百万,使中官主之,以买田业,不得侈用。其衣服之饰,使内司计造,不在此数。”

     这只是县主级别,和亲公主的嫁妆应该更丰厚。《吐蕃王朝世袭明鉴》记载的陪嫁礼单包括:“释迦佛像,珍宝,金玉书橱,360卷经典。外加各种金玉饰物。”据说还有卜筮经典300种、营造与工技著作60种、治病药方100种及医学论著4种,还带去各种谷物和芜菁种子,因此促进了吐蕃经济、文化发展……但这只是传说,《敦煌吐蕃历史文书》以及早期史料里都没有记载。据《旧唐书》,西藏是在唐高宗时期才向中土“请蚕种及造酒、碾、硙、纸、墨之匠,并许焉”。

    不可否认的是,文成公主入藏,确实对当地上层社会产生了影响。吐蕃人的生活状态由“寝处污秽,绝不栉沐。接手饮酒,以毡为盘,捻 为碗”渐渐转变为“慕中国衣服、仪卫之美”“袭纨绡,为华风。遣诸豪子弟入国学,习《诗》《书》。又请儒者典书疏”。整体生活品位和质量得到了提高。

    恩格斯曾说:“政治婚姻是借一种新的联姻来扩大自己势力的机会,起决定作用的是家世的利益,而绝不是个人的意愿。”政治婚姻一般是女性悲剧的开始,文成公主进藏后的传说很多,有说相敬如宾的,有说文成公主饱尝家暴、夫妇二人彼此抵牾的,不好判断。个人判断,这两个人的情感生活是淡漠的,有一事可证:婚后九年两人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