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煤都的红色生意经

去山西当“八路”或“鬼子”


文/何雄飞
<<新周刊>>第376期


 

山西武乡为发红色旅游财,推出富有穿越感和体验感的“两园一剧”。在这里,你不但可以穿上灰军装当“八路”打“鬼子”,还可以戴“屁帘帽”、穿黄军装当“鬼子”,穿红花袄、扎头巾当“花姑娘”。

 

  “七一”前,司洁茹当了一回“花姑娘”。
 

  那天下午,嘴上画着八字胡的“汉奸”罗德伟反复朝人群挥手:有没有人愿意上来演“鬼子”、“花姑娘”和“老百姓”?
 

  山西省长治市武乡县八路军文化园《反扫荡》实景剧场的观众席里,嗡嗡了好一阵。
 

  司洁茹第一个站了起来,走到“汉奸”罗德伟身旁。司洁茹是个“80后”,山西五大煤炭企业集团之一——山西潞安集团的一名财务,她这次和40位同事来武乡参加红色之旅,是为接受革命洗礼,进行党的纯洁性教育。

2008年春天,周涛上任武乡县委书记,他发现,煤总有一天会挖完,于是喊出一句响亮的口号:打好老区这张牌!

  武乡,太行山西麓的一个小县城,“八路军的故乡、子弟兵的摇篮”,与井冈山、延安、西柏坡齐名的红色摇篮和革命圣地,国家贫困县,红色煤都,一座没有围墙的革命历史博物馆,这里“山山埋忠骨,岭岭皆丰碑,家家住过八路军,户户出过子弟兵,人人都能说上一段英雄传奇”。
 

  武乡的自豪之处在于,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总部机关5次进驻武乡,前后驻扎536天,刘少奇、朱德、任弼时、彭德怀、杨尚昆、邓小平、刘伯承、徐向前、聂荣臻、薄一波、罗瑞卿等老一辈革命家都曾在此运筹帷幄,指挥华北抗战。武乡“出兵、出粮、出干部”,当时仅有14万人口的小县,就有9万多人参加了各种抗日救亡组织,2万多人为国捐躯。
 

  2008年春天,周涛上任武乡县委书记,他发现,煤总有一天会挖完,于是喊出一句响亮的口号:打好老区这张牌!做大做强红色旅游产业!
 

  可是,游客来武乡通常就是到八路军太行纪念馆转一转,去王家峪或砖壁村的八路军总部旧址瞅一瞅,当天来当天走,留不住人。
 

  周涛带着人跑井冈山、西柏坡、延安去看人家怎么搞红色旅游,然后顺藤摸瓜上北京、深圳、上海找旅游开发团队。最后,周涛看上了“中国现代主题公园之父”、“中国旅游人才黄埔军校”深圳华侨城集团。“我们通常不接县级项目”,深圳锦绣中华发展有限公司武乡项目管理团队负责人王南回忆说,周涛当时为了说动华侨城,一个月打十几次电话,一年跑五六趟深圳,2009年春节,他甚至守在深圳不回家,最终感动了华侨城领导。
 

  “如果纯为政绩,周涛有好多选择。旅游是个慢热的东西,但是个富民工程,我们来这儿,也是为扶持老区。”王南在办公室里驱赶着一只烦人饭蚊,一位下属带着一个承包商进来,和他讨论每个月到底该花多少钱消灭景区苍蝇和饭蚊的事儿。
 

  2009年,锦绣中华派了8人给武乡红色旅游出主意;2010年,武乡县与深圳锦绣中华发展有限公司正式签订战略合作协议。2011年8月19日,“首届八路军文化旅游节”在武乡开幕,投资2.2亿元的八路军文化园、投资1亿元的游击战体验园开业,投资1.5亿元的《太行山》实景剧开演。
 

  “武乡一年财政收入11亿元,上缴后剩4亿元,工资发掉3亿元,每年只有1亿元的可支配资金,搞‘两园一剧’一下花掉5亿元,等于是全县上下勒紧裤带饿5年干一件大事。”王南说,“两园”——八路军文化园、游击战体验园归山西红星杨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管,“一剧”——《太行山》实景剧归武乡华严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管,而这两家公司又全权委托给锦绣中华武乡项目团队来运营管理,王南同时兼任两家公司总经理,其余副总、部门经理十余人都是锦绣中华的人。
 

  王南和他的同事们领着“比武乡高、比深圳低”的月薪,打造的是“当一天八路军,打一场游击战”的“主题公园+秀”的全新互动体验,完全异于井冈山、西柏坡、延安逛故居、听讲解、看陈列的到此一游式红色旅游套路。

《反扫荡》因为太过真实,有一位40多岁的男子曾趁演员谢幕,气冲冲地给了“翻译官”杨超一巴掌,最后以游客道歉收场。

  司洁茹的身旁很快又站了一女两男。
 

  “汉奸”罗德伟决定用“机枪扫射中弹状”来测试一下4名群众演员的演技,4人听到枪响,慢悠悠躺下,很业余地把屁股扔给观众,全场哈哈大笑。
 

  角色很快被分派下来,司洁茹演“花姑娘”,一名男子演“鬼子”,一名男子演“酒贩”,另一名女子演“小菜贩媳妇”。
 

  不一会儿,穿着红花袄的司洁茹出场了,她坐在小推车上朝人群直吐舌头、打V手势。一群端步枪、戴“屁帘帽”的“鬼子”突然冲进村里,拼命抢“花姑娘”手上的包裹。
 

  “第一眼见鬼子,我真被吓到了。突然,鬼子朝我咧嘴一笑,我才反应过来这是在演戏。”包裹被抢,司洁茹为“解恨”,趁乱逃跑时朝“鬼子”踹了一脚。
 

  残暴的“鬼子”抛杀“婴儿”,强奸“村姑”,射杀“村民”,有“村民”被击中后,嘴里喷出一口红糖浆,直直向第一排观众脚尖飞去。
 

  《反扫荡》实景剧30分钟,表现的是当年“太行名扬游击队”队长魏名扬的抗日故事,据说日军曾悬赏5000金票要买他的人头。“武乡县副县长魏书文是魏名扬的侄子,我们每写一段稿,都要跟他聊,获得审批与支持。”红星杨旅游公司表演艺术部经理赵琪说。
 

  最让司洁茹热血沸腾的是“铁匠”袁光云被杀的那一幕。
 

  一群“鬼子”、“汉奸”围住村民,问:“谁是八路?!”“铁匠”袁光云勇敢地站出来:“我是八路!”“太君”李洪龙咿哩哇啦说了一大串影视版的假日语,甩开膀子,抽出军刀砍向“铁匠”,“铁匠”手抓刀刃,昂首挺胸,怒目相视,“太君”吓得屁滚尿流,连爬数米。这时,啪啦啦一阵枪响,“铁匠”胸口血浆直涌。“铁匠”每天要牺牲两次,为此,他每天会废掉两件白短褂。
 

  说时迟,那时快,一群“八路”从天而降,顿时枪炮齐响,一颗颗“手榴弹”炸响,炮楼、民房、城楼、卡车被炮轰毁,四下腾起大火。“鬼子”死的死,伤的伤,迅速败阵,被“八路”踩在脚下。
 

  坐着的观众只觉地动山摇、热浪扑面,真真应了“汉奸”兼主持人罗德伟演出前的友情提示:“本演出场面震撼、战斗激烈,具有一定的危险性,请患有心脏病、高血压的观众谨慎观看,切勿随意走动。”
 

  现场架有三部摄像机,宣称可刻录光碟,满足观众的“英雄梦”和“明星梦”。的哥郝锦晓曾从旅游局亲戚手里弄到一张门票,在《反扫荡》里客串过一回“鬼子”,他抢过菜篮、抓过缚脚的鸡,也抓过“花姑娘”,他每次回看视频,就一直乐,“实在是太好玩了”。
 

  《反扫荡》因为太过真实,有一位40多岁的男子曾趁演员谢幕,气冲冲地给了“翻译官”杨超一巴掌,最后以游客道歉收场。“演艺团的演员曾问我,如果日本团来,怎么演?我说,该怎么演就怎么演,这是史实!”赵琪说,“虽然现在还没来过日本团,但我相信有一天他们肯定会来。”

为了让这种时空“穿越”具有真实感,“八路军文化园”里养了127名演员,特技队专门负责飞摩托和爆炸时跳楼装死。

  司洁茹并不是一名党员,她对焦裕禄、江姐这样的党员充满了敬畏之心,她说她还不够格。
 

  每年“七一”、“八一”是武乡红色旅游的旺季,因为许多政府机关和企事业单位需要来此宣誓入党,接受革命洗礼,进行党的纯洁性教育。
 

  八路军文化园提供的资料显示,他们仅开放半年,就有山西各地的食品药监、统战、检察院、政法委、党校等政府部门以及煤矿、钢材、药品等企业光顾。借力于大旅行社的合作推广,截至目前,“两园”(八路军文化园、游击战体验园)接客28万人次,“一剧”(《太行山》实景剧)接客11万人次。
 

  八路军文化园号称是中国最大的体验式红色旅游主题公园和中国大型的八路军文化体验式教育基地,《反扫荡》实景剧、《太行游击队》影视蒙太奇体验剧、《欢庆胜利》大巡游是它的三块金字招牌。
 

  八路军文化园里,除了食堂服务员一身蓝色碎花袄扮“村姑”外,保安、导游、售货员、检票员、电瓶车驾驶员全部是一身八路军装,喇叭里轮番播着抗战老歌,主干道上有21组雕塑:地道战、地雷战、小兵张嘎、鸡毛信、铁道游击队、雁翎队、狼牙山五壮士、白求恩、聂耳、党的儿女、欢庆胜利、支援前线、双枪李向阳、百团大战、送子参军、消息树、红灯记等。
 

  只要你愿意,一进景区大门就可以穿一身八路军装,“当一天八路”,去“八路村”里照一张军装相;去“兵工厂”扛一次步枪;去户外拓展区搞一场水陆空军训;在“八路军大食堂”吃一餐小米饭;在“八路村”客栈的“村委会”首长套房,“除奸队”、“送粮队”、“少年英雄”客房里花2000元到200元不等的价格住一回老区坑;在军艺社里唱一首抗战歌曲、看一出抗战戏剧、观一场怀旧电影;在《太行游击队》影视蒙太奇体验剧里,到台上手持大刀砍一回人肉版的假“日本鬼子”。
 

  为了让这种时空“穿越”具有真实感,八路军文化园里养了127名演员,赵琪说,特技队专门负责飞摩托和爆炸时跳楼装死——有人因此炸伤或摔断手臂,河南、山东武术学校的演员专门在剧里演“八路”和“游击队员”,河南的杂技团一身黑褂负责扮“敌后武功队”展示自行车特技,东北的舞蹈团负责踩高跷,山西的舞蹈队负责敲锣打鼓和扭秧歌。
 

  采访的数天里,《新周刊》记者没有遇见过一名身穿八路军装“当一天八路”的游客,在八路军文化园的宣传册上,倒是有一些官员模样的人穿着八路军装坐在“八路村”宣教区的会议室里开着会,而“八路村”客栈的留言簿里,有人则用感叹号提醒服务员要勤洗被套,杀死跳蚤和螨虫。

“CS阵地战”是游击战体验园里的最大卖点,你可以选择穿灰军装当“八路”、穿黄军装当“鬼子”,60元8条命,玩20分钟。

  游击战体验园建在八路军总部旧址、百团大战指挥部——蟠龙镇砖壁村,这是一个离县城有40公里的穷山沟。2011年5月底,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到此蹲点两天半,指示村里大搞红色旅游和农家乐,并因此引发一场山西64万干部下乡住村的热潮。
 

  村口蹲着一排农民工正在吃拉面,为了埋排水管,村里挖得黄泥满地,村舍的白墙上喷满抗战时代的大黑繁体标语:“打东洋,保家乡”、“打跑敌人的抢粮队”、“还我领土、还我主权、还我自由”……一尊塑料“八路军哨兵”直挺挺立在景区门口。
 

  游击战体验园内弄了“地雷战”、“地道战”、“追击战”、“围困战”几个景点,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披着游戏战外衣的游乐园。“地雷战”事实上就是坐着一辆8节车厢的小火车,在3分20秒、241米的行进中,端着塑料激光枪,朝沿途的日军营地、粮仓、火车站、铁路桥、油库、兵营上带感应器的圆靶及“鬼子头”射击,如果射中了,你会听到爆炸声和惨叫声,有的地方会滋滋喷出一阵烟雾。“地道战”事实上就是坐一下钻地道、飞屋顶的过山车。“围困战”事实上就是“疯狂老鼠”。“追击战”事实上就是手摇式轨道车,摇到终点下车,端起激光枪朝贴在碉堡和残墙上的“鬼子头”猛射,然后听取一片似乎来自鬼屋的“啊啊啊”惨叫。体验园人流较少,倒是这儿,有近十名游客穿上了八路军服装“参战”。
 

  “CS阵地战”是游击战体验园里的最大卖点,你可以选择穿灰军装当“八路”、穿黄军装当“鬼子”,端一挺激光狙击枪或冲锋枪,穿上有感应器的马甲、戴上有感应器的头盔,60元8条命,玩20分钟。战壕在一个小山包上,弯弯曲曲挖了2000多米,里面扔了些沙袋、弹药箱、手雷、机关枪、大炮和枯树桩、铁丝网、碉堡、暗堡,工作人员宣称,“在这里,你不仅可以观赏巍巍太行的雄伟风光,还能真正体验一次在太行山上作战的感受,亲身体验游击战,磨练团队意志,更加有趣和刺激”。
 

  据说,每年夏天是打“CS阵地战”的旺季,但事实是,战壕的深处由于缺乏踩踏,已然长出了杂草。
 

  《太行山》实景剧,看上去更像是印象系列的一个翻版,门票200元起,特色是布红,炮响。总导演是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李前宽,他在《井冈山》之后又策划了这场红色经典大型实景剧,里面通过迎亲、日军轰炸、血染山河、血肉长城、百姓迎战、东渡黄河、春耕、秋收、窑洞、红星杨、日军扫荡、太行母亲、百团大战、日出太行等场景来展示太行山的峥嵘岁月。
 

  演员是8个乡镇的六七百名村民,每天天一黑,他们就骑着摩托牵着大狼狗(演日军军犬)、骑着马、赶着羊来了,他们每天大约能获得三四十元的补助。
 

  6月底的一场演出后,行将离去的一位演艺团团长语重心长地对演员说:“我要说一说马队,大花马性格倔强;大红马听话,尽量不要给鞭子;骑黑马要小心,你们座下都是战友,所以请善待它们。东渡黄河,八路军要把膀子甩起来,日军要尽量做出残暴的戏来,戏不是给别人演是给武乡人演的!”他声音有些哽咽:“在这里,不要有高低贵贱之分,自己人千万不要闹事,如果有外人欺负我们,要帮忙,但不可以打架。解散,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