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不眠之夜》沉浸式体验报告:至今没有人看全这部剧

作为浸入式戏剧的巅峰之作,《不眠之夜》自2011年3月起在纽约已上演了2200多场,造成风靡戏剧界内外的文化现象。2016年年底,它被搬到了上海。

阿饼 2017-07-01 第494期
文艺
窥视工作室之陈安健:他的重庆,就是茶馆;他的艺术,就是画19年茶馆

重庆之于陈安健,正如代尔夫特之于维米尔,巴比松之于米勒,恰兹佛德镇和库辛镇之于怀斯。最低消费2.5元的交通茶馆,就是他的工作室。

孙琳琳 2017-07-01 第494期
文艺
郑钧:中国摇滚就是一个侏儒

不论唱歌还是做人,郑钧就想当一个普通人,因为太多人就想表达他们是多么牛逼的一个人。他想表达的,是一个普通人对于这个世界的思考和感受。

宋爽 2017-07-01 第494期
文艺
最强综艺道具组的6条不成文规则

在拼完引进版权、明星卡司之后,各大卫视综艺节目不吝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于貌似最不起眼的部分—道具。

苏静 2017-06-15 第493期
文艺
那特艺术学院开学了:最全球化的艺术课,就在你的手机里

你学了化学、物理,日常生活不会发生任何性质上的变化。但是艺术不同,不管你是做什么的,懂艺术和不懂艺术就是不一样,你的教养、你的气质、你的家庭、你的孩子,都是不一样的。

孙琳琳 2017-06-15 第493期
文艺
大卫·霍克尼:一切都关于看

80岁的他,一画画就回到30岁

2017-06-15 第493期
文艺
清初四僧:避难于佛门的“艺术天团”

2015年,故宫武英殿因为“石渠宝笈特展”引发“故宫跑”,当时展出的,都是清宫收藏精品。今年,同样在武英殿展出的,却是一批因为政治原因绝少进入宫廷收藏的作品,它们出自明末清初四位僧人之手。

冯嘉安 2017-06-15 第493期
文艺
简·奥斯丁——穿越时空200年

英国人一向自豪于本国丰富的文学资源。要论英国文学界输出的最大IP,自然非莎士比亚莫属,去年莎翁逝世400周年,英国人在全世界做了一系列推广活动,宣传“永恒的莎士比亚”。打铁趁热,英国人今年又攒了几大IP的“周年”,并以“英格兰文学年”的名义打包推出:简·奥斯丁逝世200周年、福尔摩斯首次登场130周年、《哈利·波特》系列出版20周年。 这三大IP在全世界一直有着稳固的粉丝群,其共同特征是:自称“简迷”“福迷”“哈迷”,熟读偶像的所有作品,不仅对文本进行各种细读和分析,考据跟作者相关的各种八卦、写同人文,还进一步发展为一种学派、一种情结,乃至一种信仰。 有时候他们也不是很能分清虚构与真实的界限—或者说,他们不愿意分清。“福粉”就宁愿相信福尔摩斯是真实存在的人物,这其中包括美国总统罗斯福。在他们看来,一个人物是否在历史上存在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她是否对当代生活仍然产生影响。只要影响力还在,只要还有人谈论,他们就还是我们的简·奥斯丁、我们的福尔摩斯、我们的哈利·波特。

罗屿 2017-06-01 第492期
文艺
福尔摩斯:这是常识,我亲爱的读者们!

英国人一向自豪于本国丰富的文学资源。要论英国文学界输出的最大IP,自然非莎士比亚莫属,去年莎翁逝世400周年,英国人在全世界做了一系列推广活动,宣传“永恒的莎士比亚”。打铁趁热,英国人今年又攒了几大IP的“周年”,并以“英格兰文学年”的名义打包推出:简·奥斯丁逝世200周年、福尔摩斯首次登场130周年、《哈利·波特》系列出版20周年。 这三大IP在全世界一直有着稳固的粉丝群,其共同特征是:自称“简迷”“福迷”“哈迷”,熟读偶像的所有作品,不仅对文本进行各种细读和分析,考据跟作者相关的各种八卦、写同人文,还进一步发展为一种学派、一种情结,乃至一种信仰。 有时候他们也不是很能分清虚构与真实的界限—或者说,他们不愿意分清。“福粉”就宁愿相信福尔摩斯是真实存在的人物,这其中包括美国总统罗斯福。在他们看来,一个人物是否在历史上存在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她是否对当代生活仍然产生影响。只要影响力还在,只要还有人谈论,他们就还是我们的简·奥斯丁、我们的福尔摩斯、我们的哈利·波特。

谭山山 2017-06-01 第492期
文艺
《哈利·波特》系列——我一直在等霍格沃茨的来信

英国人一向自豪于本国丰富的文学资源。要论英国文学界输出的最大IP,自然非莎士比亚莫属,去年莎翁逝世400周年,英国人在全世界做了一系列推广活动,宣传“永恒的莎士比亚”。打铁趁热,英国人今年又攒了几大IP的“周年”,并以“英格兰文学年”的名义打包推出:简·奥斯丁逝世200周年、福尔摩斯首次登场130周年、《哈利·波特》系列出版20周年。 这三大IP在全世界一直有着稳固的粉丝群,其共同特征是:自称“简迷”“福迷”“哈迷”,熟读偶像的所有作品,不仅对文本进行各种细读和分析,考据跟作者相关的各种八卦、写同人文,还进一步发展为一种学派、一种情结,乃至一种信仰。 有时候他们也不是很能分清虚构与真实的界限—或者说,他们不愿意分清。“福粉”就宁愿相信福尔摩斯是真实存在的人物,这其中包括美国总统罗斯福。在他们看来,一个人物是否在历史上存在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她是否对当代生活仍然产生影响。只要影响力还在,只要还有人谈论,他们就还是我们的简·奥斯丁、我们的福尔摩斯、我们的哈利·波特。

谭山山 2017-06-01 第49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