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期

哪座城市值得歌唱

杂志故事

城市越来越现实坚硬,民谣越来越光滑柔软。 城市人越来越分裂,一头是极力的挣脱,一头是万般的想念。 民谣也越来越分裂,要入地“吟咏脚下的土地与人”,要飞天寻找诗意和远方。 民谣歌手是流浪者,是歌者,是诗人,也是城市的塑造者。 他们吟唱的,是城市的呼吸,是低语,是对异乡人的怜惜与慰藉。 他们点亮了一个地名,催生了一种欲望,击中了一种情绪, 能轻易和你发生共鸣,也会在你伤口上撒盐,压得你喘不过气。 远方之愁、情爱之殇、离别之痛、孤独之惑,让城市和民谣一再相通、共鸣,相互成就。 没有一首歌能一言以蔽之地说清一座城,但你仍会因为一首歌而爱上一座城。 城市是民谣的养分和水土,民谣是城市的私人情感和记忆片断。 城市在房价和GDP中、在各种造城运动中越来越相似。 一代又一代年轻人,走的也是相似的路,让身体出走,而精神回归。 那么多的城市那么多的歌, 在城市的上空被传播、分享,被曲解、质疑和折磨。 那么多的城市谁值得歌唱? 总是那些让人想进入又想逃离、让人不安又不甘、让人孤独又温暖的地方。 城市总是千篇一律,不一样的是人心。 让我们换个角度,看这个时代和我们的城市。 在越来越快、越来越看不清的城市节奏里, 民谣不再是一种音乐类型,而是一种气质,一种视角和声音, 从这里,看一看我们所来之地,和我们将去向何方。

专 题
版权
编辑信箱
封面
新媒体
语录
锐词
哪座城市值得歌唱?
有故事的城市更值得歌唱
李皖:一把吉他一张嘴,这就是民谣!
上广深港不相信民谣?
城市文艺鄙视链
什么样的城市值得思念?
民谣里的套路
民谣城市气质榜
邵夷贝:不爱唱城市,爱唱城里人
张玮玮:白银是我掌心的钉痕
马頔:我越来越回避“民谣”这个词了
低苦艾:调子一起,你就知道,这是兰州
郝云:人人心中都有一个“大理”
阿肆:“80后大妈”在人民广场吃炸鸡
假如鲁迅、沈从文、张爱玲、老舍也写民谣
城市越硬,民谣越软
社 会
城市|界面友好城市是个什么城?
城市|陆铭:大城市的规模和人口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新经济|用亚马孙虫鸣拯救失眠文青
文 艺
书话|没有天才的编辑,只有个人与时代的相互成全
人物|黄立行:不需要别人告诉我做什么最好
艺术|像主妇织毛衣一样“折腾”光线
艺术|百年前的现代艺术范儿
生 活
建筑|刘延川、潘岩聊普利兹克建筑奖新晋得主RCR
生活观|网红水果养成记
汽车|公交车,未来最时尚的出行方式
汽车|消费趋势报告 最不能忍的,是没有生活
专 栏
徐文兵·字里藏医 髎
唐辛子·日本女事记 无聊的家政课
陈艳涛·对照记 你走过的路,我不会重复
李树波·北纬59度 没有佳气的不是春天
张发财·有食堂 火烧阿房宫的锅项羽不背
插图师
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