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观
   朱慧憬(采访整理)    2009-12-07    第311期

黎坚惠 我在换那口“中年”的“牙”

改变就是学会顺天意尽人事,不以自己的意志为中心或绝对的现实,任何死撑、对抗都是很辛苦的,而我想这就是所谓苦难的来源、痛苦的源头。

0 0

黎坚惠
香港资深传媒人、跨媒体文化人。1989年毕业于香港大学比较文学专业,之后历任《号外》杂志编辑、时装杂志Amoeba总编辑,还曾任电台DJ、网站总编辑,在各报刊撰写专栏。著有《时装时刻:1987-2007》。


改变就是学会顺天意尽人事,不以自己的意志为中心或绝对的现实,任何死撑、对抗都是很辛苦的,而我想这就是所谓苦难的来源、痛苦的源头。

  写《时装时刻》的时候,是我人生的一个段落。觉得我的上半生应该好好去整理,因为它就这样完了,接下来,应该是下半生的开始。这两三年来,最强烈的感觉就是每天都在改变,而采访者们都是拿着我两年前写的书,问我一些问题。对我来说,那都是过去的想法,过去的观念,过去的生活,所以,有时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大家的提问。

改变就是学会顺天意尽人事

  上半生的我总是冲锋陷阵的,念书是过五关斩六将,工作是想得到就去做。其他女同学是老板说一句“不”,就乖乖就范;我是老板说三个“不”,还是千方百计要做到我想做的事情。第一份工是杂志社,例如我想用某女明星上封面,总会用自己的方法做到自己想做的事。同样的,生活各方面,我想得到的东西,总会用自己的方法得到,即使不眠不休。那些日子人没有太多耐性,所以生活的节奏老是追、赶、跑、跳、碰。很大压力,于是要花更大的力度去减压,连做运动也很疯狂的。

  上半生的实验就是如何用人的意志力或努力或毅力,什么都好,总之是人本身迸发出来的一股劲,去得到自己想要的,或做到自己想做的。人的脑筋本身有一点很疯狂的东西,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寻找一个能让人平静、获得安心的地方,这地方不在天上,而是我们的内在。

  这两三年间,我明白开悟不是真的一刹那。因为现代人的盲点太多,已不能像旧时的人那样,拈花微笑,在一刹那间得道。很多时候我们只能有无数的顿悟,而这一连串的顿悟就会令我们一步一步前往一种明白的境界。
  改变就是学会顺天意尽人事,不以自己的意志为中心或绝对的现实,任何死撑、对抗都是很辛苦的,而我想这就是所谓苦难的来源、痛苦的源头。于是我学会用另一种方法去做人,这不是一刻就能改变的事,但一件一件学着做,改变是很奇妙的。你以为自己变了,是的,但过去又浮现出来。修炼就是进两步退一步,人生要往更高的层次进发,也是进两步退一步,这已经很好。有些时候是进六步退五步,很令人气馁的。所以这些时候,过往所锻炼出来的意志力就有用武之地了。

  不用以往的方式去做事,我发现我得到更多。以往用自己的意志力,对,我想得到的,通常都能得到;但是现在是我没有想过的,我得到的比我想象到的更多、更好!这也是一种“人算不如天算”的体现。所以经历过多次这样的美好后,我就学会了什么都不去想,不去计划,不去盘算,不去期望,它自然就会发生。我需要做的,就是放开怀抱,制造空间,让转变发生,让美好的事情到来,而不是将自己的所有生活空间填得满满的,再好的事、再好的人也不能进入你的生活。家和万事兴是因为你有一种很平静、平和的空间让好的事情发生,家嘈屋闭就是所有空间都充斥着一种负的对抗能量,什么好的事情也会过其门而不入。

放下青春那口“牙”

  从前的我,在工作以外是一个不很健全的人,因为不需要了解家务的琐碎,下班以后不需要有人帮我做饭,一切都很干净利落。但是结婚有了小孩以后,所有的事情都不可能干净利落了,什么都是拖拖拉拉的。好辛苦,但这是好事,因为生活把我整个人拉到地上,明白生活不单单是把工作做好,还有很多东西要学。

  从前很多事情不明白,为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做,别人就批评我?现在我会明白,我改变不了其他人对我的看法——你得接受这个世界有些人就是不喜欢你,年轻时也是这样;但年轻时的无所谓里有一点高傲,现在是明白和理解。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每个人都会有很多理性或是非理性的点滴之处,所以人是最有挑战性的动物。想通了的话,就不会太计较了。转变对我来说是很自然的事情,小孩的来到,就是让这个转变来得更急、更快。做母亲本身就是一个女人成长的机会,没有任何事情有这么大的力度去改变一个人。

  中年危机就是一次换牙机会,所谓中年危机,危就是机,是另外一个好的开始。第一排牙可能适合用到某岁数,第二排牙却是永远的;本质上牙是一样的,但是需要不同了,你嘴巴变大了,必须要有大的牙齿,所以就要更换。牙脱落的感觉是很脆弱的,小孩感觉没有那么强烈,但是中年时整个人感觉就不一样了。因为有一定的成就,可能有房子,有家庭,有稳定的男女朋友,有某种程度的稳定状态。到下半生要“换牙”时,大部分人只看到自己的“牙”脱落了,只看到眼前的没有,所以就很恐慌。有些人也许就去交一个20岁的女朋友来体验青春,确定自己还没老,把之前那口青春的“牙”牢牢抓在手里,不让上天夺走。其实,脱牙是为了有更好的牙,但是很多人会说我不要,我就要从前那些牙。你要明白,上天想给你更好更合适你的东西,不拿走你手上拥有的东西,你怎么有手去迎接新的礼物呢?
  
名牌不是女人的武器也不是毒药

  名牌不是女人的武器,也不是女人的毒药。说它是武器或毒药,都把它看得太高了,名牌就是名牌。你把名牌看作“武器”,是因为赋予了这个东西力量,你把你的力量放在它身上,用它来跟其他人比。如果不把它当一回事,它就不是一回事。只不过现在商业社会,名牌做的市场推广很成功,所以能令大部分的人(不只是女人)相信,如果你要有一个成功的象征,就要穿名牌,买名牌,用名牌。很多人去追小明星也是这个道理。是不是女明星真的就比其他女人好一点呢?大家都知道不是。这和买名牌是一个道理,因为自己没有力量,所以需要从外界找一个肯定,好像它附着的能力能帮你肯定自己。也有一些人执着地逆向思维,认为我就是名牌,所以就穿很便宜的衣服,我觉得也没必要。衣服贵也好,不贵也好,喜欢就行了,适合你个人就行了。我很喜欢时装,但对名牌一直不那么在意,我的书就有一章写“时装与名牌”的分别。

  我考虑衣服穿起来是否好看,打理会不会很麻烦,如果每穿一次都要干洗的话,那要不要买……所以别人问我衣服多少钱,包包多少钱,我去强调这个两万、那个三万,有什么意思?我不需要把事情弄得这么复杂,最简单的,回到事情的本质,这件衣服本质是好的,是漂亮的,你欣赏它的本质,而不是因为它价值两万,如果它价值两百就不好——不应该是这样的。

黎坚惠答问

问:拼命同时打很多份工,就是为了买一件好看的衣服,那是从前的你。如果现在身边也有这样的年轻人,你会怎样跟他们讲?
答:讲什么都没有用。因为他会经历,会明白的。他们也不是花你的钱,你管他们呢。一件事情是否值得,是他的感受,他做是因为他觉得值得。如果他决定了要这样,他就有资格去做,旁人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就连妈妈也没资格。中国父母有太多权威的想法,我不认可这一套。我不认为孩子是属于我的,孩子只不过是经过我来到这个世界。他是生命的一部分,我也不过是生命的一部分,如果我不生孩子,别人也会生孩子。所以我不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妈妈最大。我不想做权威,我只想孩子什么都跟我说,不想孩子骗我,我希望是他最信任的人。

采访手记

  那是一个工作日的下午茶时间,约好的香港太古广场一楼那个糕饼店满座。 在等候黎坚惠的时候,我发现周围对坐着聊天的都是精致的都会女子,她们浅笑而不纵情大笑,优雅而不慵懒。在这个小憩的地方,我总觉得她们像是随时加满油就要上路,停不下来,碰一碰就要弹跳起来的样子。

  黎坚惠的一段话,也许是这个空间最好的旁白——很多事情都是自己去解决的。大家都明白我也帮不到你,如果你想谈一谈,我很乐意听,给你一点安慰,吃一顿好的就各自回家了。采访结束,和黎坚惠一起坐电梯下楼。先出电梯门,背后传来她的告别语——路上当心啊。一回头,电梯门已经快速合上,都市的节奏让女人的所有温情都只能点到为止。

  如果那些“换牙”中的女人,和闺密聊天后,也站在这样花团锦簇的物质空间里,我还是觉得有一丝华丽的悲凉。当然悲凉也是点到为止,绝不泛滥的。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