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胡斐    2009-09-24    第306期

杂志能救唱片吗?

两个“夕阳产业”相互扶持,是杂志给唱片做嫁衣,还是唱片为杂志冲喜?

0 0


两个“夕阳产业”相互扶持,是杂志给唱片做嫁衣,还是唱片为杂志冲喜?

  2005年,北京飞乐唱片公司与多媒体分享娱乐平台POCO公司首度联合,推出中国第一本多媒体正版音乐电子杂志《香香正版音乐电子杂志》,并通过P2P技术进行推广发行;2007年,太合麦田唱片公司注资创立潮流刊物《0086》,成为唱片公司投资最为成功的刊物;同年,嚎叫唱片推出用于艺人推广的迷你电子杂志Scream Club;2009年4月,环球音乐唱片公司在中国与电子杂志平台X-Plus推出电子杂志《环球音乐通》;2009年8月,乐林文化公司推出用于唱片宣传的纸媒杂志Niu。

  唱片公司与杂志携手,不管是平面还是电子,似乎都想借助杂志的操作形式,给唱片加分。这一袭嫁衣,能成功冲喜吗?

  乐林文化总经理余秉翰在一年多前就想做杂志了。和嚎叫、环球小心翼翼地先从电子杂志开始相比,余秉翰从一开始就想做纸媒,原本这个想法是给周笔畅的,周笔畅不再续签之后,干脆直接做成封面夹带唱片的杂志。

  除了自己的唱片情结太深之外,余秉翰其实是想在唱片销售渠道上有所突破。这两年唱片行业已经跌入低谷,没有人愿意去买CD,购买习惯很难形成,却很容易被破坏。现在的年轻学生去买CD,会被旁边的同学取笑,除非是疯狂的歌迷才会买来作为收藏品。况且从前买唱片都到音像店,这两年因为唱片不景气,音像店也越来越少,就算唱片宣传引起了消费者购买欲,要买却买不到了。“做杂志可以利用其他的渠道,便利店、报摊、书店都可以。唱片本身也是很大的改变,以前就是CD加一个歌词本,相对比较枯燥。杂志化以后,就可以把很多艺人360度的东西放进去,我相信喜欢这个艺人的歌迷是有兴趣的。”

  从价格上来说,CD卖得很贵,因为要靠产品本身来收回成本的,可如果是杂志,就可以卖广告,可以在CD价格上做弹性调整,价钱压低了对消费者也是好的。余秉翰思前想后,觉得还是值得去尝试,虽然纸媒也在走下坡路,却相对好一些,和唱片相比还是有得做。“唱片这个行业的人,如果还是原地踏步,那就是在等死,不如去闯一下。”余秉翰说。

  “我曾经发过一个短信给朋友,说我的前面到处都是雷。他回复说,雷也很好,起码轰轰烈烈有点声音。”

  余秉翰是上世纪60年代生人,他承认自己或许“老派”了,唱片业已经不复当年辉煌,媒体和艺人的关系趋于紧张,余秉翰在香港当娱记六七年,彼时周润发、梅艳芳、刘德华拍电影时,他们常常带着饮料和水果去探班,艺人请记者吃夜宵,在一起开玩笑,聊完还不让走,说快收工了一起去吃早餐。有一个新人出现,娱记们觉得好的,会去推荐给唱片公司和电影公司。“1988、1989年到1995年之前那个时代,真的很令人怀念,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我很心疼。那时候我们去李嘉欣家打麻将,去关之琳家聊天,她们发生了事会打电话问我们怎么处理。我跟几个伙伴吵架,周润发出来摆平。张国荣要离开舞台,那时候他跟谭咏麟斗得一塌糊涂,我们跟他说,反正你要退出了,给我们面子,你们两个出来拍一组过年的照片,他们就真的拍了,很美好。”现在一个艳照门,过去几十年一夜之间就被颠覆了。

  余秉翰认为,现在媒体和演艺行业没有对立,是不对等,媒体为大。中国的娱乐行业,最好的是电影,内地电影票房越来越高,屏幕数量越来越多。在短短的两年到三年之内,他认为中国的电影屏幕数量可以追上美国,甚至超过美国。“《非诚勿扰》没有比冯小刚以前的作品好很多,可是能超过3个亿的票房,原因是电影院多了,有了收入以后就能投入更大,找更好的人来制作更好的作品。以前的唱片行业做得很好,因为有钱,现在慢慢不好了,没有投入,就没有人才。”

  那么电视呢?电视一直很稳定,电视台越来越多,收入越来越高,所以能给的版权费也高。接下来是演出,国家一直在推广,北京有很多场馆,外地也有不少,小型的500—1000人的场馆,就余秉翰所知的计划,中国未来会出现几千个,这些小剧场都需要演出、内容,演艺行业未来三五年的变化将会是翻天覆地的,而且一定是往上走。

  最后就是音乐行业,这个行业目前的问题是没有一个成型的商业模式。“以前的模式就是做一个CD出来卖,现在这个模式不灵了。新的模式在哪里?如果找到了,就能有一个爆发,我认为杂志加CD是一个模式,我不敢说它会成功,至少是一个尝试。我们都清楚,这是有多少个选秀都比不了的变革。”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