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观
   朱慧憬(采访整理)    2009-07-08    第290期

詹宏志 我是一个害怕影响力的人

我没有做过符合世界潮流的事,我从来不是主流当中的一个野心勃勃的人。只要一件事做得影响力大一些,我就巴不得赶快逃走了。

0 0

我没有做过符合世界潮流的事,我从来不是主流当中的一个野心勃勃的人。只要一件事做得影响力大一些,我就巴不得赶快逃走了。


詹宏志

生于1956年,台湾南投县人,台湾著名作家、电影人、编辑及出版人。由文艺青年入主出版业,曾任计算机家庭出版集团及城邦出版集团的创办人,策划或编辑超过千种书刊,现任PC Home online网络家庭董事长。
采访整理/ 插图/胡晓江

  有人把我称为华文圈的默多克吗?我当然不是!

  默多克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媒体大亨,而我只是一个编辑,后来从编辑的岗位跳出来,做了一点点事情。默多克做的是在国际上能够呼风唤雨的传媒大产业,而我能做的是把编辑、把有才能的人合在一起创造一个无中生有的东西。台湾这么小的一个地方,这么困难的一个环境,但也因为机会,大家朋友可能凑在一起,所以也就有了一个小小的团体。

  默多克做的事是不断地往有影响力的媒体路上走,比如说做报纸,比如说做电视又想做卫星电视。这个方向和我是不一样的,我一直想脱离这些有影响力的媒体,我从报社、电视跳出来去做杂志、做书,书越出越冷僻,杂志也是愈做愈专业。

  我是一个害怕影响力的人,我就是希望不要打搅到人家,我希望我做的东西人家有兴趣就来找我,这样来形成自给自足的传媒环境。我没有做过符合世界潮流的事,我从来不是主流当中的一个野心勃勃的人。只要一件事做得影响力大一些,我就巴不得赶快逃走了。

我只是一个小众读者

  我自己就是一个小众读者,我渴望得到的阅读服务不是一个大企业把我们全都看作消费者来对待的那种服务。就读书这个行为来说,我渴望找到和我说话的人,他应该是非常喜欢某个领域知识的人,而且在这个方面他很内行,那么我就喜欢听他说话。我不管是读一本杂志,还是读一本书,仿佛都是在交朋友。什么奇怪的书我都想读,好像读着读着就跟作者有一种互通的交流。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同样感觉的,有些人觉得有时候跟某一本书会有格格不入的感受;而我好像特别柔软,怎样都能跟一本书有一种相和的感觉。每一本书都是写给某一种人读的,没有一本书想故意为难我们,任何一个作者都预设了一个假想读者的位置,我好像很快就可以找到那个位置。

  我做出版工作,也是这样想的,我希望传达自己对某一个东西的理解,那么有些读者可能愿意认识我这个“朋友”。在一些题目上,我就是要创造一些这样的东西,它们要符合经济法则,那么就可以生存、发展。过去这类小众刊物或者出版物,最大的问题在于对经济活动不理解,所以常常做得很苦,最后也很沮丧,觉得这个世界好像不关心它们。其实我觉得,如果我们有比较好的方法,很多题目都有人关心的。这个关心怎么样有效地聚集起来,形成自给自足的经济体,这是我做小众出版物的想法。

穷人有穷人的工作方法和力量

  我说过一句话——文化发生的影响力比大家想象当中更大,这是我20年前在特殊语境里说的一句话。

  那时,我的导演朋友们碰到很多困难,我想我可以用我在出版社总结的一些工作方法来帮助他们,所以我尝试去做电影。导演朋友们对我抱怨台湾的电影界最重要的一个奖——金马奖如何糟糕、如何商业、如何与他们无缘,我和他们说不要这么着急,其实穷人有穷人的工作方法和力量。

  我举例说台湾做年度小说选的方式,就是一个最贫穷的方式。活动的发起者是一个出版家,他用的方法是每年邀请一个对小说有看法的编辑,这个编辑这一年就想尽办法把台湾发表的短篇小说尽量看全,然后用他的眼光挑选那一年的年度小说,挑8篇、10篇、12篇……都行,选出来以后再为每篇小说写一篇评论,之后结集出版。这个小说选的机构是很穷的,入选的编辑没有稿费,所有被选上的小说家没有稿费,只能拿一叠稿纸当作转载费。而这个从60年代开始做的奖项,做了25年后,影响力才大得不得了,美国的国会图书馆都收藏台湾年度小说选。这么简陋的工作条件都能做出这么有影响力的东西来,那么如果我们对金马奖不满意,也可以每年挑两个影评人,让他们想办法把台湾上演的影片基本上看一遍,然后从中挑出3部、5部、10部……每一部电影写一篇一万字的解析、评论,出一本书——台湾年度电影。这个事做10年,它是有持久力的。

  金马奖有盛会,我有墓碑,看谁耐得更久。如果每一次的电影颁奖活动没有形成观点,是没有影响力的,只是每一年提供了网络上、电视上的转播而已,提供红地毯、星光大道这样的热闹而已;但是你老老实实为一部电影写一万字的解读,这就是很可怕的力量。所以文化人自身有一些力量,我们并不完全明白。

我的商人技能都是从书本里学来的

  我所有的商人技能都是从书本里学来的,作为一介书生,我是自愿学习的。我非常想知道这个世界,商人是怎么作判断的,他们的力量在哪里,有哪些我们学得到。如果要在市场经济活动里面讨生活,希望我做的事能够完成,我当然要把这个自由市场说话的规律弄清楚。


采访手记:

  采访前,我对詹宏志的了解并不多,只知道他有一堆吓人的头衔——出版大佬、新一代传媒教父、意见领袖……

  是的,他像所有的成功人士一样忙碌,联系了8个月,我终于在11月约到了12月一个小时的采访时间。采访开始了,一切忙碌、烦躁和焦虑都不存在,可能的打扰和电话铃声都不存在。我听到的只是谦逊而认真的声音,没有敷衍没有疲倦,有的只是思考后明朗而清晰的回答。

  詹宏志说,“我很小,我们很小,只是努力去做一点点的事”,这不由让我想起本栏目采访的另一位台湾人,摄影师阮义忠,他反复强调,放下自我,谦卑地去吸取每个拍摄对象的能量,因为每个人都是值得学习的。
在谦卑中从容,这是台湾,一块小地方所滋生出的思考力量。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