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宋爽       2020-06-15    第565期

那些危险的诱惑总使人快乐

作为正餐之外的一种非必需食品,零食从来不是为了果腹,而是为了消遣。它代表着某种任性的惬意以及生活的情趣。

0 0

人是一种奇特的动物,但凡不得不做的事情,往往招人厌烦;可一旦这件事不是非做不可的,立刻就变得迷人起来。

零食也是如此。作为正餐之外的一种非必需食品,零食从来不是为了果腹,而是为了消遣。它代表着某种任性的惬意以及生活的情趣。

国际零食巨头亿滋国际发布的《2019年全球零食状况调查报告》指出,零食可以纵容、安慰、激励和放松,并控制饥饿感。根据该报告,71%的消费者正是因为这些原因而吃零食,在发达地区这一比例则高达80%。

零食所带来的心理效应广泛存在。美国学者、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人类学教授西敏司 (Sidney Mintz)在《饮食人类学》一书中告诉读者:人类摄入饮食,不只是满足生理需求那么简单;人类还会在食物和饮食行为中感受到权利、自我以及自由。

一个人能自由地选择吃什么或不吃什么,是脱离父母“管制”、迈向独立的重要标志。

在孩童时期,食物选择权通常被牢牢握在父母手中,那些味如嚼蜡的绿色蔬菜以及口感猥琐的菌类,让无数儿童在吃饭时饱尝令人窒息的压抑感。

另一方面,零食成为童年生活的高光时刻,薯片包装袋发出的响声无比悦耳,齿间融化的巧克力足以消除对绿叶菜的绵绵恨意,喝一口冒泡的汽水简直是涤荡灵魂。零食这种“禁忌食品”,让人从小体会到自由的要义,这一偷食禁果般的愉快体验一直延续到成年之后,甚至一生。

零食使人快乐,正因为它充满了危险的诱惑力。吃零食这件事看似简单,但它需要人们在正确性(至少迄今为止鼓吹吃零食健康的潮流还未出现)和满足感之间做出艰难抉择。

如果说正餐代表了某种秩序感、礼仪、自律和健康生活,零食则恰好相反。大部分零食是“不健康”、高热量和垃圾食品的代名词,爱吃零食的人被视为缺乏自我管理能力。而吃零食时的礼仪则几乎没被人探讨过——躺、趴、坐、站,爱怎么吃就怎么吃。

一定程度上,吃零食和偷情、吸烟等行为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它同时具备可得性(比考全班第一容易得多,这一点尤为重要)、愉悦的体验和所要付出的代价,这几点足以令人成瘾。

说到底,即使最严谨的人也很难克制放肆的愿望,而大部分人根本不追求长期回报——比如健康。作为一种需要长期投资才能看到回报的东西,和吃一口冰淇淋就能立即得到的身心满足相比,前者的吸引力微乎其微。

2019年,“中国人一年吃掉2万亿元零食”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榜。2万亿元是什么概念?2019年,中国有1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GDP总量低于这个数值。

事实上,零食作为一种正餐的补充,已经升级为“第四餐”,而互联网加速了这一发展。2019年,商务部发布的《消费升级背景下零食行业发展报告》称,零食品类通过线上电商模式加速了市场渗透率,培养了消费人群的购买习惯,零食占线上食品销售近30%,中国的零食行业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爆发。

全球零食业的发展同样喜人。亿滋国际的报告探究了人们热衷于零食的原因:数据显示,全球有60%的成年人更喜欢少食多餐(而不是标准的一日三餐),并承认自己 “无法想象没有零食的生活”;超过一半的消费者对零食的期待超过了对正餐的期待,60%的人认为零食是属于个人的场合,而正餐是满足他人的一种方式。

谈到吃零食的原因,近3/4的消费者透露,吃零食能帮助他们顺利度过一天,在忙碌的日程中提供必要的休息;3/4的消费者会回忆起小时候和父母分享零食的情景;而82%的千禧一代则认为,零食提供了一种文化身份,是“跨文化沟通的简单方式”。

值得注意的是,超过70%的受访者认为,零食对于他们心理健康和情感健康的重要性并不亚于身体健康的重要性。人类与食物的关系正在发生本质性变化。尤其在经济发达地区,零食更多的功能是迎合个性化的需求、提供心灵慰藉,其轻松愉快的属性,使得它和人们的休闲时光紧密相连。可以说,零食已经演变为现代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安慰剂。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