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卫潇雨       2020-06-15    第565期

爱吃零食的女人与爱吃肉的男人一样不自由

零食被视为具有女性化特点的食物,女性更愿意吃这类食物,以彰显女性特质。 如果你想表现得像个女孩,就吃甜食和水果;而一个爱吃零食的男性,通常被视为“娘”以及缺乏远大抱负。

0 0

长久以来,零食似乎被认为是女性的专属品。爱吃零食的大多是女性,为零食代言的也往往是女性,要么就是深受女性喜爱的男性偶像:“来买吧,女孩们!”而在知乎上,有人提问:“有不爱吃零食的女生吗?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女性更爱吃零食吗?西北师范大学教授丁小斌发现,人们对于食物的选择和摄入量,影响了他们的社会形象。换句话说,女性为了让自己表现得更像女性,选择吃更多零食;而男性为了让自己表现得更加威猛,选择大量吃肉。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学院心理学系主任邓丽芳则认为,吃零食是许多人排遣压力的一种方式。不论男性还是女性都会面临压力,但是“与其说女性的抗压能力不如男性,不如说社会对男性的抗压能力给予更多期望”,于是,男性更倾向于不表达或不流露自己的“不抗压”,也“丧失”了自由吃零食的权利。

在性别刻板印象下,爱吃零食的女性和爱吃肉的男性一样不自由。

女性更爱吃零食吗?

上世纪90年代,洋休闲食品开始进入中国,此后,休闲食品市场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据中国食品产业网的数据,2003年仅饼干一类全年销售收入超过150亿元;商务部发布的《消费升级背景下零食行业发展报告》称,2016年,中国人吃掉2万亿元零食,其中女性占据了67%的消费比例。

为了抓住女性,零食店有条铁律:中心货架高度不超过165厘米。良品铺子的代言人从乐嘉到黄晓明、吴亦凡,品牌瞄上了他们背后数量庞大的女性粉丝;而上饿了么点满199元零食,良品铺子还会额外赠送一束粉红的洋桔梗,“女生收到它,胜过最好听的言语”。

零食企业来伊份则推出了包月概念的“女性食盒”,产品包括“莓你不行”“就好你这口”“反正都是你”“我就只缺你”,每一盒从包装设计、文案到内容产品都精准服务女性群体,塑造被宠爱的女性形象。

去年三八妇女节前,来伊份官方微博曝光探班胡一天的照片,这位“国民男友”手捧零食花束,隔着屏幕把它递给万千少女。这张照片转发量瞬间破2万,评论高达12万条。

女孩们从童年开始就被大量粉色商品营销围攻,其中,樱花粉在很多人眼里等同于浪漫、甜美、温柔,是“少女心”当之无愧的代名词。从星巴克的“猫爪杯”到乐事的樱花薯片,再到迪士尼樱花季限定周边,粉嫩的樱花从各个角度侵入,力图掏空每一个女孩的钱包。

你是职场女强人,零食企业董小姐为你准备了一款零食,包装上是个典型的职场女性,“下雨时我也想要一把伞”,表达职场女性在坚强的外表之下也有一颗柔软的心;你是喜欢漫画的肥宅少女,百草味为你准备了恋爱题材漫画的包装,粉色和漫画结合,从方方面面俘获你的少女心;你是热爱电竞的女孩,也有零食品牌找到电竞选手,在游戏过程中推荐网店,鼓励你把零食当作正餐的替代品。

“人们更愿意选择与他们的性别角色一致的食物”

女性真的更爱吃零食吗?丁小斌做过研究,他发现,人们会将食物作为印象管理的工具。

例如,人们普遍把肉类视为具有男性特质的食物,它代表了攻击性和刚健有力,因此,“男性吃肉类食物让他们感觉更像个男人,这可能是男性吃肉的主要原因”。与之相对,蔬菜、乳制品、水果和甜食通常被视为具有女性化特点的食物,女性更愿意吃它们。“人们把食物作为印象管理的工具,并通过食物的摄入量向他人传达一种与性别角色一致的行为动机。”

换句话说,如果你想表现得像个女孩,就吃甜食和水果;而一个爱吃零食的男性,通常被视为“娘”以及缺乏远大抱负,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男性吃零食更少。

丁小斌发现,食物也分为“好”和“坏”,而吃好食物或坏食物的人,会被相应地认为是“好人”或“坏人”。有研究表明,吃“好”的食物(例如低脂肪食物)可能被视为身体上更有吸引力,更可爱、更有道德(对他人宽容、体贴、仁慈和善良),“所吃食物的类型影响了人们被他人感知的方式”。因此,吃得更少的女性被认为更有吸引力,女性的胃被加上了一道人为的枷锁。

一定程度上,人们选择食物不仅是因为营养和感知觉,更是为了维护他们的公众形象。超重的人被认为对食物缺乏自控力,人们对他们的刻板印象是懒惰、自我放纵、无吸引力、缺乏自尊、不善交际、无合作精神甚至智力较低。

丁小斌认为:“人们通过食物类型和它的分量来判断食物和食者所具有的性别刻板印象。结果也表明,人们更愿意选择与他们的性别角色一致的食物。”

有研究团队曾召集93个志愿者做实验,研究人员给每个参与者一个蓝莓松饼,有三种包装:女性化、男性化和混合装。女性化包装贴上“健康”标签,并伴有芭蕾舞女演员的形象;男性化包装冠上“强健”标签,并伴有足球运动员的形象;混合包装则以“健康”标签搭配足球运动员形象,或者以“强健”标签搭配芭蕾舞女演员形象。

虽然食物相同,但对于不同包装的松饼,参与者对其口味却有着不一样的评价。男性更喜欢“强健”版,女性更喜欢“健康”版,而不论男性还是女性都认为混合版口味糟糕。

人们基于性别刻板印象的食品认知是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通过包装就能影响口感。一则网络段子称,日本女孩去超市买零食会再买一根葱,以防别人误会自己是懒惰、不做饭的女孩。

有微博用户吐槽:“因为微博性别是女,微博给我的广告都是减肥、整形、零食这些。在哔哩哔哩没选择性别,最近头像和昵称改成了传统意义上的‘女性化’风格,然后推荐内容好像就改变了。最骚的是淘宝,不论我买啥搜啥,最后都会给我推荐情趣内(外)衣。”

百事公司旗下的玉米饼薯片品牌“多力多滋”曾计划研发一款“女士友好型”薯片,吃起来不会有太响的嘎吱嘎吱声,也不会像传统薯片那样掉很多渣。此外,这款薯片还设计成适合放进女性手提包的大小和形状,不仅让薯片更精致,包装也更精巧。百事宣称,研究发现,当女性在他人面前吃东西的时候,会介意发出太大的咀嚼声和舔手指。

百事全球首席执行官英德拉·努伊在接受采访时说:“尽管女人们也喜欢嘎吱嘎吱地嚼薯片、舔手指、在吃完一袋薯片后把袋里的残渣都倒进嘴里,但她们应该不想在公共场合这么做。”

百事剥夺了女孩大声嚼薯片和舔手指的权利,女权运动人士抨击这是一种“陈旧的性别刻板印象”。英国妇女平权党发言人说,“延续这种刻板印象的公司将会失去最大的消费群体——女性”,“毫无疑问,一些男性消费者会更喜欢大包装,但为女性设计减量不减价的缩小版产品的想法真是非常老旧”。

“陈旧的性别刻板印象”

邓丽芳认为,有时候吃零食并不仅仅是嘴馋了,还反映了一种心理需求。“吃零食确实能够调节我们的不良情绪,从我们看到充满食欲的零食包装袋到拿起来吃,再到美味的口感、酥脆的声音,整个过程的‘治愈感’能在解馋的同时,缓解紧张和压力,提高幸福感。”同时,许多零食含有大量碳水化合物,糖分在摄入体内后会刺激大脑产生多巴胺,传递兴奋与开心的信息,让人在心理上产生愉快感和满足感。

而对于女性更爱吃零食的论点,邓丽芳认为,从进化心理学的角度来说,生育本能让女性更善于搜寻美食。在史前社会,女性的大部分时间都花费在收集食物上,她们负责养育孩子,需要大量的能量和营养,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这个生物本能得以传递。同时,从调节不良情绪的角度来看,男性可能会更多地选择打游戏、运动来进行发泄,女性更倾向于通过吃零食、与姐妹们聊天、看剧来产生慰藉,“这与社会性别角色定位有一定联系”。

除了休闲,人们也会为了消除紧张感或压力而吃零食。美国心理学协会的调查发现,八成受访者认为经济问题是主要压力来源,而有一半受访者称他们用狂吃垃圾食品的方式来缓解压力。

芬兰职业健康研究所和奥卢大学的研究人员对230名女性进行了为期一年的跟踪研究,这些女性都在芬兰南部城市埃斯波工作。研究结果显示,在工作中感到压力大、身心疲惫的女性更容易情绪化进食,从而养成不良饮食习惯。

邓丽芳指出,近年来有研究显示,神经性贪食症的发病率逐渐上升,年轻女性的发病率为3%—6%,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受到社会文化的影响,许多女性形成了“以瘦为美”的审美观。

女性因为“不够瘦”遭受偏见、言语攻击甚至不公平的对待,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年轻女孩就会感受到压力,甚至形成畸形的审美观。有研究者对上海一些女大学生进行调查研究,“对自身正常体形感到满意”的人数不到调查总人数的1/4,即使体重正常的女生也会觉得自己腰围和大腿太粗了。

“这种对自我体形和体重的认知失调、自身以及社会的压力,会导致一些年轻女性产生‘体像障碍’,对自身的躯体形态认知歪曲,就会采取不健康的节食、催吐等行为。进食不仅能满足生理需求,也会调节不良情绪,缓解内心的冲突,因此她们在节食之后会产生无法克制的进食欲望,吃过之后又会产生更深重的负罪感,再进行催吐。”邓丽芳说,“这就像一个恶性循环,逐渐形成贪食症。”

女孩们被禁锢得太久了。2019年,代餐产品女性消费者的数量是男性的2.5倍,她们对代餐产品的购买热情日益高涨,消费金额也逐年上升,贡献了七成以上的消费额;在复购率上,女性消费者也显著高于男性。

童年时代,一旦哭闹,父母大多会把自己抱起来安慰,或者塞点零食。带着这样的记忆,成年人面对压力时,常常会选择自我安慰,或者干脆吃点零食。“孩子的哭闹和吃零食原本是两件没有联系的事物,孩子哭闹,家长用零食安抚孩子,久而久之,就会形成条件反射,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安全感。”邓丽芳认为,个体在面对压力或不安情绪时,这个童年时期埋下的“信号”就会出现,使个体更倾向于选择吃零食来安抚自己,由此造成一定程度的零食依赖。

默认女性更爱吃零食,相当于同时剥夺了男性自由吃零食的权利。不论怎么说,零食都是可爱的——多巴胺赋予人们快乐,请自由地吃零食吧!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