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唐辛子       2020-06-01    第564期

大阪人不是日本人?

大阪出生的作家藤本义一说“大阪人不是日本人,大阪没有武士道”。另一位大阪出生的大名人、评论家大宅壮一也公然主张“大阪人是懂日语的阪侨”。

日本女事记 0 0

4月初,因为新冠肺炎感染者增加,首相安倍宣布日本进入“紧急事态宣言”——  即“佛系封城”:政府要求民众自肃,除非有生死攸关的大事,否则最好老实待在家里,不要随便外出。

大部分日本人很听话,非常配合政府的“自肃”要求。看日媒的视频报道,紧急事态宣言期间,东京站人迹罕至,新宿、涩谷街头也门可罗雀。要知道,平时的东京站是连接32个都道府县、每日发车和到达车次超过4000次的灵魂枢纽,而新宿站一天的客流量高达353万人次,相当于一个横滨市的人口。日本人的纪律性真不是吹出来的,而是事实。

但凡事总有例外—— 大阪人就是日本的一个例外。比如,大阪进入紧急事态后头一周,有记者去大阪隔壁的奈良采访,发现停在奈良公园附近的车,车牌清一色是大阪的。当时奈良还没收到紧急事态令,所以在家宅不住的大阪人开车去奈良玩。再如,进入紧急事态后,除了超市、医院等基础设施继续营业,其他娱乐性商铺须配合政府,自肃关门。可是,大阪有6家扒金库(弹子游戏机房)照常营业。为此,大阪知事召开记者会,点名批评这6家扒金库。店名公布的第二天,这6家店门前就排起了长队。有位大阪人接受采访时说:因为疫情,许多扒金库关门了,多亏知事公布了这6家店的店名……

这就是大阪人。他们和人们普遍认知的“日本人”有些格格不入,属于日本人当中的“异端”。叛逆、直爽、对权势无所畏惧,正是大阪人的气质。这种气质,是大阪城形成之初就注定了的。

来大阪旅游的人,都会去大阪城。日本战国时代的1496年,净土真宗本愿寺八世莲如上人看中了上町台地的极佳地势,搭建了被称为“石山御坊”的草坊。这个草坊就是后来的石山本愿寺,也即现在的大阪城。当年上町台地周围全是湿地和水域,这里是唯一的高台。净土真宗占据这块风水宝地之后,其门徒与商人云集,不久便以本愿寺为中心形成“寺内町”,最后演变为一个人口超过2万的城寨型都市,空前繁荣。

当时织田信长正雄心勃勃地试图统一日本,当然不会放过上町台地这个交通要塞,于是爆发了“石山合战”:一方是屡战屡胜的信长军,一方是负隅顽抗的本愿寺僧侣兵。石山合战是骁勇善战的织田信长短暂的一生中打得最久、最艰难的战争—— 整整11年,织田信长都没能攻克上町台地,最后不得不与石山本愿寺的僧侣们握手言和。

明治时代出生的浪漫主义明星派代表人物、女诗人与谢野晶子也是大阪人—— 她是大阪商家的女儿。日俄战争期间,与谢野晶子的弟弟应征入伍,并被派遣到旅顺参加战役。牵挂弟弟生死的与谢野晶子,为此发表了《弟弟,你不要死去》这首反战诗。诗里写道:“弟弟呀,我为你哭泣/你不要死去!/皇恩浩荡又如何/天皇又不会亲自参加战役/旅顺城能不能保得住,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商人的家规里,并没有这样的规矩。”

与谢野晶子这首诗,令当时朝野上下瞠目结舌。因为她在诗歌里大声斥责:天皇为何不自己参战,而让商人的后代送死?作为历史悠久的商都,大阪人的主要职业构成都和商务有关。大阪人是商人,没有武士们为君主甘心送死的武士道精神,因为商人有自己的“商人道”。何谓“商人道”?除了买卖过程中不可缺少的诚信,买者受益、卖者获利、制造者既受益亦获利——  这种“三者皆赢”的模式,才是商人道的大前提。

所以,当海外的人们粗暴地将日本人贴上武士道标签时,大阪出生的作家藤本义一会说“大阪人不是日本人,大阪没有武士道”。另一位大阪出生的大名人、评论家大宅壮一也公然主张“大阪人是懂日语的阪侨”。“阪侨”一词源自“华侨”—— 尤其指福建、广东等地的华侨,这些自唐末以来陆续迁移到东南亚各地的华侨,勤劳节俭、头脑灵活、善于钻营,常常能白手起家,创下莫大财富。因此,大宅壮一觉得有商人气质的大阪人和这样的华侨非常像,是“华侨”的缩小版,应该称为“阪侨”,即居住在日本的大阪侨民。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