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徐文兵       2020-06-01    第564期

橘井泉香

西汉时湖南郴州人苏耽预言将有大瘟疫,留下以橘叶入药的方子,救人无数。此后人们便以“橘井泉香”来歌颂医家救人的功绩。

成语与中医 0 0

“风烟俱净,天山共色。从流飘荡,任意东西。自富阳至桐庐,一百许里,奇山异水,天下独绝。水皆缥碧,千丈见底。游鱼细石,直视无碍。急湍甚箭,猛浪若奔。夹岸高山,皆生寒树。负势竞上,互相轩邈;争高直指,千百成峰。泉水激石,泠泠作响;好鸟相鸣,嘤嘤成韵。蝉则千转不穷,猿则百叫无绝。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反。横柯上蔽,在昼犹昏;疏条交映,有时见日。”

上中学时学过吴均这篇《与朱元思书》,140多字,也就是一篇微博的字数,山停水动,声色动静,光影交织,意境悠远,不由得心生欢喜,背了下来。1996年秋,我在母校北京中医药大学校办工作,陪同校长龙致贤教授赴杭州参加全国高等中医院校校长工作会议。主办方组织校长们游览,驱车从杭州西行,先到富阳,再到桐庐,走的就是吴均描述的这条线路。一路上我默诵着《与朱元思书》,感慨时移世易,登上桐君山,看到分水江与富春江在此汇合,不免生出一种“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的豪情。

桐庐县和桐君山皆因桐君而得名。相传,黄帝时有老者结庐炼丹于此,悬壶济世,分文不收。乡人感念,问其姓名,老人不答,指桐为名,乡人遂称之为“桐君老人”。《隋书》《旧唐书》《本草序》《本草纲目》及《中国人名大辞典》中都有对桐君的记载,说他识草木、金石性味,定三品药物,著《桐君采药录》,其所定处方格律君、臣、佐、使,沿用至今。他是神农氏传人,也是中医、中药的一代宗师。

桐君山上建有桐君祠。我们几个年轻人先行一步跑进祠堂,只见祠内端坐着桐君老人的塑像,白髯飘飘,笑容可掬。柱子上镌刻着书法家孟庆甲写的一副对联:“大药几时成?漫拨炉中丹火。先生何处去?试问松下仙童。”祠堂还仿照孙思邈的药王庙(位于陕西铜川),同时供奉历代名医,扁鹊、张仲景、华佗、葛洪、孙思邈、王惟一、李时珍、王清任等历代先贤、医圣,每人一尊全身塑像,济济一堂。

祠堂左侧的房梁上悬挂着一块深黑色的木匾,上面从右向左书写着“橘井泉香”四个金字。眼瞅着字体熟悉,再看落款是“北京中医学院龙致贤”,我惊喜地冲出祠堂,迎向校长们,对龙校长说:“校长!您的字挂在里面。”龙校长满脸疑惑,其他校长也半信半疑。大家进去抬头观看,方信其然。据龙校长回忆,当年是有浙江的人来求过字,没想到出现在这里。龙校长的书法水平很高,10年后我的第一本著作《字里藏医》就是请他老人家给我题写的书名。

“橘井泉香”典故出自西汉刘向所撰的《列仙传》。相传西汉文帝时,湖南郴州人苏耽笃好养生之术,修仙得道,人称苏仙。某日,苏耽有事外出,需三年方回。他对母亲说:“明年天下会发生一场大瘟疫,患者如果出现恶寒发热,胸膈痞满,给他一升井水、一片橘叶,煎汤饮服,立可痊愈。”后来情况果然如苏耽所言,瘟疫大行,求井水橘叶者,远至千里;饮井水橘叶者,即刻痊愈。此后人们便以“橘井泉香”来歌颂医家救人的功绩,医家也将之书写在匾上以明志。橘井泉香与杏林春暖、悬壶济世一样,在中医学界脍炙人口。

中华民族繁衍、延续至今,战胜过各种天灾人祸,在与瘟疫的斗争中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其中,中医、中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在历次瘟疫中涌现了一批又一批医家和著作,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吴鞠通的《温病条辨》、吴又可的《温疫论》就是其中的优秀代表。在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的斗争中,中医、中药又发挥了显著的作用,在预防发病、治愈轻症以及抢救危重症的过程中,疗效卓著,花费低廉,成为一道可靠的保障。

橘叶、橘皮、橘核都是常用的中药,善于化痰散结,宣肺止咳。有很多新冠肺炎患者是痰栓堵塞,导致缺氧,憋闷而死。及早使用相关化痰排痰的中药,能够挽救不少生命。橘井泉香绵延至今,永不过时。

谨以此文,悼念并致敬龙致贤校长。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