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唐辛子       2020-05-15    第563期

给大脑的知识瘦身

书读得越多就越好吗?或许有人这么认为,但我却不这么想。 对我而言,美好的阅读,有如一幅留有余白的画——余白,才是阅读之美。

日本女事记 0 0

给大脑的知识瘦身.jpg疫情中日本的“佛系封城”(日语称“紧急事态宣言”)要延长到5月底。在政府呼吁民众避免外出的这段时间里,除了在家工作,脸书和推特上的朋友圈里有不少人在家读书的阅读量增加了。

我也是喜欢读书的。“多读书,读好书”之说也几近真理,说者深信不疑,闻者肃然起敬,属于360度无死角的话。但我对此心存疑惑。

首先,究竟什么是“好书”?这很难定义。例如许多人喜欢充满“真理”况味的书籍。这类书通常自带“正确答案”,拥有权威式光环,闪闪生辉,光彩夺目。读这样的书,你以为你遇到一位大师,实际上可能只是遇到“一坨大屎”。一旦被这类“好书”熏出思维定式,从今往后,你的脑子里很可能穷得只剩下“真理”。这类书味道鲜美,却毫无养分,其实只是劣质的心灵鸡汤。

另外,多读书是不是就一定很好呢?这个问题也值得认真思考。外山滋比古是日本知名的学者和评论家。早在1983年他就提出“思考的整理学”,并以此为题写过一本书。《思考的整理学》至今在日本畅销不衰,是东京大学推荐给学生的一本学习用参考书。这本书不教阅读者任何真理,而是教他们如何发现、挖掘自己的思想。它是不是“好书”我不知道,但它是一本“授人以渔”的书。

外山滋比古在《思考的整理学》里说:一个观点在大脑里产生并发展至成熟,有如酿制一坛芬芳的酒,急不得。而且,也并非原材料越多越好,乱七八糟的材料都加进来的话,反而只能酿制出一坛劣酒。因此,抛弃多余的原材料,换言之也就是抛弃过剩的知识,就显得非常重要。

为此,外山滋比古提出一个新观点——“知的メタボを脱出せよ”。根据他表达的内容,可翻译为“脱离大脑的知识肥胖”。换句话说,在信息过剩、各类图书层出不穷的时代,书已经并非读得越多越好,而是跟进食一样,需要“适可而止”,吃“八分饱”甚至“六分饱”,因为要给“大脑的知识瘦身”。这正如当人们发现瘦才是一种健康时,“以胖为美”的时代便一去不返。

为什么要“脱离大脑的知识肥胖”,给“大脑的知识瘦身”呢?外山滋比古的依据,源自他在大学多年任教的观察。他发现,有些学习努力、知识量特别大的学生,写起论文来引经据典,但毫无创意,极其乏味;那些知识量匮乏的学生,反而能写出有独特见解的论文。

外山滋比古认为,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是那些努力记忆知识的学生知识过剩。脑子里被填入各种各样的“知识”,人反而失去了自由思考的空间——记住的知识虽然多,却没有一样是自己的。外山滋比古将这类人称为“滑翔机”。滑翔机看起来很像飞机,但其实与飞机大不一样:滑翔机没有自己的动力装置,得完全依赖他力才能在空中飞翔,而且无法进行长距离的飞行。他曾批评日本社会某些看起来优秀的“精英”其实不过是貌似飞机的“滑翔机”。

这种貌似飞机的“滑翔机”,在中国也有一个专有名词,就是当年王朔所说的“知道分子”。读好书,你可能变异为“宇宙真理党”;多读书,你则可能沦落为“知道分子”——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但黄金和颜如玉可不是白白附送的,很多时候,它们可能只是一种安装在书里的洗脑装置。阅读的世界看似美妙,但一切美妙的东西,周遭都危机四伏。因为,任何一种阅读如果无法启发思考,你的大脑将无法因此产生灵感与智慧,充其量不过是个储存用的仓库。

所以,我有时候想,为什么古代人会显得比现代人有思想呢?也许,原因之一就是他们不需要像现代人这样大量阅读,从而为大脑保留余白,并在不受任何干扰的余白地带气定神闲地安静思考。在瑜伽中冥想为什么很重要?因为人的大脑只有在抛除其他言说的支配与控制后,属于自我的新思考才有可能产生。

回到最初的那个疑问:书读得越多就越好吗?或许有人这么认为,但我却不这么想。对我而言,美好的阅读,有如一幅留有余白的画——余白,才是阅读之美。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