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徐文兵       2020-05-15    第563期

糜粥自养

糜粥自养是中国古代的食疗养生方法,不光中医强调使用,它也贯穿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 在潮汕地区,人们至今仍遵从古法,把熬好的白米稀粥称为糜。

成语与中医 0 0

糜粥自养.jpg糜是一年生草本植物的种子,也叫份子。我们平时喝的小米粥是粟,即沧海一粟的粟。比小米大的黄米叫黍子,分两种:有一种黏性大,可以做黄糕,油炸后叫油糕,里面包裹红豆沙、糖或素馅,是北方招待亲友的主食;有一种没有黏性,蛋白质含量低,淀粉含量高,味道偏甜,有点像玉米面,就是糜子。

糜子生长周期短,极早熟的品种从播种到收获只需两个月时间;而且它耐寒、耐盐碱,是北方高原干旱地区的救命粮食。一般的粮食品种赶上灾年干旱、播种前后无雨,会耽误一年的收成;而只要有点儿雨,赶紧抢种糜子,就能保证两三个月后有饭吃。生长周期短、土地不够肥沃是糜子淀粉、糖含量高,蛋白质含量低的原因。但能吃到糜子,好歹也是吃到了富含精气的种子,总比吃草根树皮强。

糜子容易煮烂,引申出另外一个意思,读mi——糜粥就是煮得稀烂的米粥,肉糜就是煮得稀烂的肉末粥。糜粥自养是中国古代的食疗养生方法,不光中医强调使用,它也贯穿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礼记·问丧》载:“水浆不入口,三日不举火,故邻里为之糜粥以饮食之。”另见《礼记·月令》:“(仲秋之月)是月也,养衰老,授几杖,行糜粥饮食。”从这里就能看出糜和粥的区别:糜是用来饮的,偏稀;粥是用来食的,偏稠。当年范仲淹读书的时候贫苦,把一碗粥划成四份吃,可见一斑。小米直接蒸熟就成了干饭,有人喜欢粗粝,可以直接吃干饭;一般人则把干饭放在盆里用铜勺杵得稀烂,然后颠成橄榄球一样的形状浇上菜汤再吃,也叫吃粥。在潮汕地区,人们至今仍遵从古法,把熬好的白米稀粥称为糜。

在《伤寒论》中用粥作为治疗药物的有白虎汤、白虎加人参汤、竹叶石膏汤三方。此三方均用粥养胃和中,培补正气,滋养津液,如白虎加人参汤是用“知母、石膏、甘草、粳米、人参,右五味,以水一斗,煮米熟,汤成去滓,温服一汗”。

此三方属于先用粥法,后用粥法有理中丸(汤)、桂枝汤、三物小白散、十枣汤四方。理中丸(汤),“服汤后,如食顷饮热粥一升许,微自温,勿发揭衣被”;桂枝汤,“服一升。服已须臾,啜热稀粥一升余,以助药力”。至于三物小白散,进白散方后,“病在膈上必吐,在膈下必利。不利,进热粥一杯,利过不止,进冷粥一杯”。十枣汤,“若下少病不除者,明日更服,加半钱,得快下利后,糜粥自养”。

糜粥煮药,用来治发热、高烧、出汗、脱水症,大病初愈要糜粥自养,在高烧期间和早期退烧以后尤忌肉、面、酒、酪等高蛋白饮食,以防止热遗食复,这是中医几千年来通过大数据分析总结的经验。

疫情期间,有位传染病医生建议中国人早饭不要喝粥,要喝牛奶、吃鸡蛋以补充蛋白质。这位医生跨界指导营养学,忘了隔行如隔山。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的饮食习惯不同,即便在中国的南方、北方,饮食习惯也有差异。在人生病、初愈的状态下,怎么可能照搬西方人的饮食习惯,强迫消化、吸收、转化能力极差的人吃鸡蛋、喝牛奶呢?

人不是试管,缺什么就往里面放什么。食物吃进去,面临消化、吸收、运化、代谢、排泄等多个环节。如果不能消化、吸收,吃进去就拉出来还算好事,没有很好地分解就吸收,利用不了阻塞在体内,就会变成废物,甚至成为致病、致命的原因。这次疫情的危重、死亡患者基本上是被痰栓塞住憋死的,而那些痰都是黏稠的蛋白质。从世界范围来看,国外的病死率远远高于国内,而那些欧美人哪个不是网红医生说的喝牛奶、吃鸡蛋的人?

世界卫生组织制定腹泻的治疗方案时,明确否决滥用抗生素的做法,把补充糖和盐作为唯一指定方案。大病初愈,喝小米粥、吃点咸菜,不就是每个病人的切实需要,也是世卫组织倡导的方案吗?在日本的西医就是这么建议的,不把输液、补充营养液作为首选,而是鼓励患者恢复自主进食。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