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谭山山       2020-02-01    第556期

(第556期尝鲜)2019中国情爱报告 生活中的爱,远比戏剧精彩

2019年,我们也许忙到不配拥有爱情、累到不想开始爱情,但我们可以嗑CP、吃大瓜,旁观别人表演爱情。

爱情 0 0

2019年,我们看到了更多被包装、被设计、被公开展示的爱情细节。最典型的,莫过于范冰冰和李晨。他们官宣在一起时,用的是“我们”二字;官宣分手时,分手文案也围绕着“我们”这一关键词展开——“我们不再是我们,我们依然是我们”,成功地把AI绕晕。马伊琍、文章也不遑多让,继“且行且珍惜”后,又贡献了化用自敦煌藏经洞藏《放妻书》的这一分手文案——“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2019年,我们也看到了更多充满戏剧性的爱情现场:当当创始人李国庆摔杯一怒,像个荒诞剧;林志玲和Akira举行婚礼,则像个偶像剧;郎朗、吉娜已经在电视上秀过恩爱了,李云迪是不是也应该安排上?

2019年,我们也许忙到不配拥有爱情、累到不想开始爱情,但我们可以嗑CP、吃大瓜,旁观别人表演爱情。



一个热词:PUA

北大女生包丽自杀事件让PUA这个词在2019年年底迅速出圈。朋友圈里展开了一场“含P率”测试——“请我朋友圈里关注了‘××情感’这个号的朋友自觉删掉我的好友”,而这个“××情感”,做的就是PUA培训。有一种说法认为,关注类似公众号的人当中出现渣男的概率也高,因此含P量又称“含渣量”。这一说法固然不无偏颇,但它反映了人们对PUA的警觉和愤怒。

事实上,PUA此前已经进入大众视野。2019年5月,江苏网警查处全国首例发布违规违法PUA信息案件,可以说是PUA首次普遍为人们所知。江苏网警当时的表述是:该违法违规PUA教程以“自杀鼓励”“宠物养成”“疯狂榨取”为卖点,突破道德底线,把女性直接称为“猎物”“宠物”,或教唆伪装成成功人士诱惑涉世不深女性以骗取财物,或传授如何暴力征服让女性崩溃,或传授如何让女性失去理性,甚至不惜自杀等。

至于北大女生自杀事件中的男主角牟林翰,有不少观察者指出,牟林翰的行为和PUA并无关系,从报道所透露的信息来看,他所施行的应该是一种“煤气灯操纵”(Gaslighting)。“煤气灯操纵”源自1944年由美国导演乔治·库克执导的惊悚片《煤气灯下》(Gaslight),片中男主角安东一面将自己伪装成潇洒、体贴的丈夫,另一面又不断使用各种心理战术试图操控妻子,让她怀疑自己的记忆力、理智、精神状态乃至自我存在价值。

就精神的操控、打压层面而言,有人认为,这种“煤气灯操纵”不仅局限于异性之间,还可以进一步延伸到朝夕相处的同事、朋友甚至家人身上,也可能贯穿人生的各个阶段。只是“煤气灯操纵”的说法过于专业,不如PUA通俗而当下,于是PUA也被借用来表述这种被操控、被打压的状态——“万万没想到自己躲过了爱情上的PUA,反倒在职场被PUA了!”



一个大型车祸现场:李国庆摔杯一怒

李国庆上节目时那一摔,被评论为一场“自恋的表演”。随即,俞渝在朋友圈展开了反击,上来第一句话就是:“李国庆,我要抓破你的脸!”

专栏作家黄佟佟将俞渝这段千字朋友圈回复称为“重要的新闻文献”,“可视为上世纪90年代财富新贵们的生活实录”。“一对创业明星夫妻可以撕得如此难看,也算是替大伙开了眼。你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全在他们的生活实录里,比电视剧还敢写,生活比戏剧精彩,真是此言不虚。”

黄佟佟正是从创业夫妻这个角度来解读以李国庆+俞渝、潘石屹+张欣等为代表的夫妻形式的:上世纪90年代,中国市场刚刚起步,互联网刚刚兴起,国外资本渴望进入中国市场,于是,“年轻的拥有海外教育背景的经济学精英女士与土生土长的中国男企业家强强联手蔚然成风”。这样的组合,女方带来世界眼光,男方了解中国,东西相融,土洋一体,强强联手,确实发挥了强大的威力,当当网、SOHO中国的成功即是明证。

但是,时间长了,后患也无穷。正如黄佟佟所写,“亲密关系讲爱,商业关系讲利”,既然是商业组合,就势必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在李国庆和俞渝这对组合中,从李国庆把俞渝称为“武则天”来看,很明显,李国庆已经出局。出局者不甘心,掌权者毫不相让,于是我们看到了这幕年度狗血大剧。



一种对立:阿里P8男VS江浙独生女

和PUA一样在2019年出圈的,还有“P8”这个词。P8是一个内部用语,属于阿里巴巴代表技术的P系列,能做到P8,已经是高级技术专家。它的出圈,拜“阿里P8男征婚事件”所赐,甚至有人调侃道:这难道不是阿里的宣传?

这位P8男自称生于1986年,安徽皖北人士,一年到手算上股票合计170万元左右,有房有车,还有北京户口,想找这样一个女孩:“最好南方城市家庭,江苏、浙江最好,安徽也可”“1990年以后出生,家庭无负担,最好是独生女”,另外,由于自己经常加班,“需要女方对家庭方面有更多照顾”。

该征婚帖一出,立即引发热议,而男性和女性的看法迥异。男性觉得这大兄弟条件还不错,要求也真心不高,女性则认为此人莫名地优越感爆棚,且有各种硬伤——自己是80后却只找90后,属年龄歧视;不要北方女孩只挑江浙女孩,属地域歧视;自己不是独生子却要挑独生女,还想让女方父母帮自己照顾孩子,有吃“绝户”之嫌……

这位P8男的诉求情有可原,只是,他并没有意识到,现在的女性在获得财务自由之后,更会努力捍卫自己的婚姻自由。在“自己奋斗到P8”和“给男人生两个孩子、相夫教子”这两个选项之中,她们会选前者。



一种上头:甜宠爱情

“给我亲!”“民政局你已经成熟了,请自己走过来给他们登记结婚……”这是被甜宠剧甜到的“上头姐妹”在看剧时留下的弹幕。2019年最火的甜宠剧,非《亲爱的,热爱的》莫属,就连TVB也开始拍甜宠剧了——TVB台庆剧《多功能老婆》中,杨千嬅主演的中年失婚女被多金、帅且用情专一的小鲜肉男友拯救,不仅有了爱情,也有了事业;而从不给女朋友买花的小鲜肉,不仅给她买了一大束向日葵表示心意,还表示不论如何他都会支持她。

上头姐妹已经不满足于在所谓虐恋剧里艰难地找“糖”了,她们要的,是全程甜、甜、甜:男女主通常是母胎单身,“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即锁定对方,在一起之后各种亲密互动,以精准的节奏发糖,让观众“引起极度舒适”。如果说以前的虐恋剧用流产、车祸、绝症这“狗血三宝”催人泪下,现在的甜宠剧也有“甜宠三宝”——接吻、壁咚、公主抱。一个男女主水到渠成终于吻上的镜头,她们可以循环播放,看了又看。

正如一个女观众所说:“难道你喜欢看漫威系列大片是因为真的吗?是因为爽啊!谁不知道甜宠剧里的爱情都是拼凑的,完美男朋友是不存在的,但就是因为又酥又甜,能安慰到痛苦的我们,这就足够了。”



一种主义:恋爱技术主义

PUA流行,归根结底,就在于我们缺少一门“恋爱课”——如何学会与异性交往,如何在与异性交往的过程中把握分寸感、边界感,等等。

“看理想”公众号专栏作者李厚辰指出,因为缺乏对分寸感的了解,人们就容易产生各种极端的观念。一种是将他人物化,认为别人是自己的附属品,而没有意识到别人是一个独立的意志承载者;一种是将自己物化,没有意识到自己是有独立意志的,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恋爱上是有独立选择权的——包丽和牟林翰正是这样的例子。

“恋爱课”缺席,PUA最初正是以“恋爱教程”的名义满足了人们的刚需,并渐渐成为一门产业。《奇葩说》爱情论题结集出书,有些读者是把它当成“恋爱攻略”来看的。如今的趋势则是,你不会谈恋爱,那就让科技来帮你——“恋爱话术”App可以帮助“社恐星人”完成聊天;日本研发了AI配对技术,受到结婚率在日本倒数第一的秋田县政府的青睐,1月起在“秋田结婚支援中心”率先使用该服务;美国哈佛大学遗传学家乔治·邱奇正在开展基因配对项目,让基因来判断你跟另一半是否适合。因此,有评论认为,恋爱走向了一种“技术主义”。

当然,技术只是辅助手段,“理论上”跟这个人可以展开一段关系,并不代表着“实际上”的进展一切如意。感情这件事,充满了变量,无法适用于某种模板,只能靠自己去体验、去摸索。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