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宋爽       2019-11-01    第550期

百年希尔顿家族简史 由32份遗嘱保住的酒店帝国

尽管希尔顿家族似乎接班无人——康拉德的子孙们能干正经事的没有几个、花边新闻接连不断,希尔顿集团却稳坐酒店行业第一把交椅。不论是大萧条、二战、冷战抑或金融危机,都只会让它历久弥新,焕发光彩。

风尚 酒店 希尔顿 0 0

1919年,康拉德·尼克尔森·希尔顿(Conrad Nicholson Hilton)来到得克萨斯州——这里发现了大片油田,淘金者们正蜂拥而至。

康拉德本来打算买一家银行,结果卖主出尔反尔,导致他的第一笔交易以失败告终。备受打击的康拉德走到马路对面的莫布里酒店(Mobley Hotel)准备歇歇脚,却被告知房间已满,让他8小时后再来碰碰运气。店主告诉康拉德,酒店生意很好,每天不得不做3轮生意以满足应接不暇的房客。康拉德立即嗅到了商机,并以4万美元买下了这家酒店。

谁也没料到,一个世纪后,当初只有40间客房的莫布里酒店最终拓展为遍及全球113个国家和地区、旗下有超过5700家酒店的世界酒店业巨头:希尔顿酒店集团。



“要放大船,必先找到水深的地方”

凭着勃勃野心,仅仅6年之后,康拉德就促成了希尔顿酒店在达拉斯、阿比林、韦科、埃尔帕索、马林、普莱思维尤、圣安吉洛和拉伯克等地相继开业。1938年,康拉德买下旧金山的德雷克爵士酒店;翌年,长滩的布雷克尔斯饭店也被他收入囊中。

然而,康拉德的事业上升期不巧赶上了大萧条时期。1929年10月29日,华尔街人声鼎沸,纽约股市暴跌的消息让无数人的生活瞬间进入寒冬。仅1929年到1930年一年间,美国GDP下跌了12.6%。

经济环境的恶化让康拉德差点破产,大萧条的头一年,他就负债累累。为了降低经营成本,他将部分客房用木板封住,切断供暖和电源。尽管如此,他仍然交不上酒店租金。走投无路之时,康拉德决定采用众筹的办法,把员工变成合伙人。多样化的经营管理改革,让他最终渡过了难关。

大萧条过后,康拉德重燃斗志,打算拿下当时全球最大的酒店——芝加哥史蒂文斯酒店。这家酒店有3000间客房,宴会厅一次可接待8000名来宾。1945年,康拉德得到了史蒂文斯酒店的所有权,随后他又以1940万美元买下芝加哥最豪华的帕尔默酒店;1949年,位于纽约巴克塔尼大街的华尔道夫阿斯托利亚酒店也被康拉德收购。作为“酒店皇后”,华尔道夫接待过众多国家的国王、王子、政府首脑和富豪,是世界上最豪华的酒店之一。

此时的希尔顿酒店集团的版图横跨美国本土,西至加利福尼亚州,东至芝加哥和纽约。它在美国38个城市拥有188家酒店,其中包括华盛顿的五月花酒店、芝加哥的帕尔默酒店、纽约的广场酒店(Plaza Hotel)和华尔道夫阿斯托利亚酒店。康拉德后来还陆续收购了卡特布兰奇(Carte Blanche)信用卡公司、美国冰糖公司以及其他企业的权益。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得益于旅游业和美国企业海外业务的蓬勃发展,希尔顿酒店集团进入全球扩张的阶段,并成为世界上第一家国际连锁酒店。

康拉德坚信,做大事业的前提是有远大的梦想,正如他的母亲所言:“要放大船,必先找到水深的地方。”

“非凡的男人”巴伦·希尔顿

2019年9月19日,希尔顿酒店集团的第二代掌门人巴伦·希尔顿(Barron Hilton)在洛杉矶的家中去世。作为康拉德的次子,巴伦延续了希尔顿品牌的辉煌历史。

早在加入家族事业之前,巴伦已涉足商业多年,他创建了全美最早的飞行器租赁公司之一——航空金融公司(Air Finance Corporation),在橙汁饮料与石油领域也有着出色的经营表现。这位“非凡的男人”精力充沛,热衷体育与户外运动,他不仅参与创立了美式足球大联盟(AFL),并力促其与美国国家美式足球联会(NFL)合并,催生了体坛盛事——“超级杯”(Super Bowl)。

1966年,巴伦接任希尔顿酒店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巴伦一上任就显示了他在成本控制和房地产交易方面的天赋。据Talents报道,1970年,他说服董事会从拉斯维加斯赌场大亨柯克·克科里安手中收购了两家酒店——拉斯维加斯国际酒店和弗拉明戈酒店,以便深挖拉斯维加斯的消费市场。随后,这两家酒店分别更名为拉斯维加斯希尔顿酒店和弗拉明戈希尔顿酒店。这桩生意的获利相当惊人,1972年前后,这两家酒店贡献了当时全美162家希尔顿酒店收入的一半。

这两家酒店将希尔顿的业务范围拓展到内华达州的博彩业,使之成为首家涉足博彩业的纽交所上市公司。巴伦为这两家酒店的博彩设施引入的两项创新,之后也成为全球博彩业的通行标准:安装监控摄像头以及引入老虎机。

作为娱乐之都,拉斯维加斯让众多名人流连忘返。“猫王”埃尔维斯·普莱斯利每年在这里待两个月,每晚演出两场,每周七天,直至1977年去世。这位“摇滚之王”还在拉斯维加斯希尔顿酒店创下了一项世界娱乐纪录:837场演唱会门票连续售罄。拳王泰森20岁时也是在这里一战成名,成为美国最炙手可热的拳击手。

巴伦在商业上冒进、大胆,在财务方面则非常保守。在他担任希尔顿首席执行官的30年里,集团始终保持低债务资本和高信用评级。凭借强劲的现金流和大量流动投资,巴伦操持的希尔顿帝国经受了美国滞胀时期(1970—1980年)的考验。

1996年,巴伦退休,回归他最初的梦想:飞行。他打造了一个面积2200平方公里的飞机农场,有长达1600米的跑道和能停放十几架飞机的飞机仓库。此外,巴伦还拥有一支由飞机、直升机、滑翔机和超轻型飞机组成的机队。

2007年6月,黑石集团宣布以260亿美元私有化希尔顿酒店集团,收购价为每股47.5美元,较前一天希尔顿酒店集团收盘价溢价40%。不久,金融危机席卷全球,酒店业遭遇前所未有的重创。在黑石的管理和财务帮助下,希尔顿的财务状况得到持续改善。金融危机期间,黑石将其希尔顿投资减持约70%。

当时,希尔顿酒店集团在76个国家和地区拥有2800家酒店48万间客房,员工人数达10万人。被私有化后,希尔顿的规模进一步扩大。2013年12月,希尔顿再度在美国上市,成为当时全球酒店行业规模最大的一次IPO。2014年,黑石集团分12次交易将希尔顿股票清仓,获利约140亿美元,成为私募史上回报最丰厚的投资之一。

截至2016年年底,希尔顿集团在90个国家和地区开业的酒店数量达到4922家,旗下的14个全球酒店品牌包括希尔顿酒店、华尔道夫、康莱德、希尔顿逸林、希尔顿花园酒店等,成为名副其实的“酒店帝国”。

希尔顿为酒店制定的一些标准,最终影响了全球酒店业。希尔顿集团现任首席执行官克里斯托弗·纳塞塔介绍了希尔顿辉煌的历史:“我们创造了机场酒店的概念;率先提供空调、电视及中央预订系统;发明了标志性的食物和饮料,比如布朗尼(brownie)和椰林飘香鸡尾酒(pi?a colada)。”

此外,希尔顿著名的“微笑服务”也对整个酒店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康拉德的母亲告诉他,要抓住客人,需要一种“简单、容易、不花本钱而行之久远的办法”,而微笑最能直击人心。康拉德每到一家希尔顿酒店,一定会问工作人员:“今天你微笑了吗?”即使在大萧条时期,希尔顿的“微笑服务”也从未中断。



“与其让孙辈把家产败光,倒不如拿来做点好事”

有些时候,巨额遗产并非好事。

从1946年开始,康拉德共起草32份遗嘱,希望将大部分财富捐献给慈善机构。在他看来,年轻人在没有学会工作和如何处理财富之前,就通过继承遗产不劳而获,后果往往是毁灭性的。他希望自己的亲戚和孩子都能出去工作谋生。康拉德去世时,只留给巴伦几十万美元和一小部分股权,大部分家族资产则捐给罗马天主教会以及慈善基金会。

巴伦也传承了父亲的这项传统。他在1996年退休后,把家族生意交给非希尔顿家族的继任者斯蒂芬·F.博伦巴赫打理,并在去世后将97%的遗产(约23亿美元)留给康拉德·希尔顿慈善基金会。他在声明中说:“与其让孙辈把家产败光,倒不如拿来做点好事。”

从家族史来看,希尔顿的家庭成员从来都不是循规蹈矩的人,他们经常出现在娱乐版头条,是名利场的宠儿。康拉德在年逾古稀之时曾告诉媒体,他喜欢跳舞,但舞伴仅限于“年轻美丽的淑女”。他有过三段婚姻,在与第一任妻子玛丽·巴伦离婚后,他迎娶了小自己30岁的美国艳星莎莎·嘉宝。莎莎·嘉宝与康拉德的长子尼基闹出绯闻,这段持续了5年的婚姻随即宣告结束,而康拉德不过是嘉宝9次婚姻中的第二任丈夫。

与弟弟巴伦的专情不同——巴伦一生只有一位“牵手”知己即玛丽莲·茱恩·霍莉——尼基更像父亲,一生热衷于派对和女人,对家族生意从不过问。1950年5月6日,尼基与好莱坞女星伊丽莎白·泰勒在比弗利山庄举行了盛大的婚礼,然而蜜月尚未结束,这段婚姻便告终。

如今,到了家族的第四代,帕里斯·希尔顿成为最具争议的女继承人。美貌、丑闻不断的帕里斯是当年好莱坞最受瞩目的名媛,也是当之无愧的网红鼻祖和时尚icon。金·卡戴珊当时充其量只是她的拎包小妹。

2000年,帕里斯与唐纳德·特朗普的模特公司T Management签约,第二年,这个20岁女孩首次被评为“纽约女生潮流指标”。金发、深V和吉娃娃,是帕里斯凹造型的三大法宝。尽管这在今天看起来俗不可耐,但不可否认,与当时大多数高不可攀的名媛相比,她正是以这样“接地气”的做派而名声大噪。

帕里斯闯荡影视娱乐圈多年,除了给多家夜店冠名、上了几本杂志封面以及出演一些蹩脚的电影,并没有留下任何值得称道的作品。这位好莱坞名媛给人的最深印象还是她在夜店里狂欢的身影以及性丑闻录像带。有媒体总结,帕里斯18年内一共换了19个男友。

此外,帕里斯花钱如流水的毛病也是众所周知。例如她为爱犬打造狗窝就花了32.5万美元(约人民币229万元)。这个奢华狗窝有两层,下面是起居室,上面是卧室和一个橱窗。狗窝与主人房子设计如出一辙,表现的是一片粉红色的海洋,并配有空调、暖气等设备,以供爱犬快乐地度过每一天。

帕里斯说过一句名言:“我不希望人们总是以希尔顿家族的孙女来看待我,我希望他们知道我是帕里斯!”只是这句话就像她的成就一样苍白。如今,帕里斯风光不再,她过时的装扮就像对上世纪90年代致敬。今年5月,她发布了全新单曲——《我最好闺蜜的屁股》——也就是金·卡戴珊的屁股。这支烂大街的夜店舞曲再次说明了一件事:一切都过去了。但对于帕里斯而言,这一切都不算什么,她在自传《一个女继承人的告白》中写道:“世界上没有比当一个无聊的人更罪恶的事情了。”至少在这点上,帕里斯做到了真正的成功。

尽管希尔顿家族看上去似乎后继无人——康拉德的子孙们能干正经事的没有几个、花边新闻接连不断,但不可否认的是,希尔顿这个品牌历经沧桑,不论是大萧条、二战、冷战抑或金融危机,都只会让它历久弥新,焕发光彩。在英国品牌评估机构“品牌金融”(Brand Finance)发布的2019年度“全球最有价值的50个酒店品牌”榜单中,希尔顿酒店集团以总价值146.73亿美元名列第一,万豪和假日紧随其后。而康拉德及巴伦“冷酷无情”的遗嘱,令这些闹心的家族成员无法触动希尔顿帝国的利益核心。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