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米宗几       2019-10-15    第549期

『戏精』的生意 实景剧本杀如何俘获年轻人?

实景剧本杀,一种亲自表演杀人与亲自表演被人杀的游戏,在杀人游戏和侦探综艺的合力助推下,慢慢发展成大城市里年轻人热衷的体验式消费。

社会 剧本杀 0 0

“哈哈哈,你就是杀手!”

如果你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一群年轻人玩起了变装秀,他们不是演员,也不是动漫活动或电影节上的cosplayer,但他们穿着各式有穿越感的服装——有时是民国的上海滩名媛,有时是中世纪欧洲贵族,有时是原始部落猎人……无论“穿越”到哪个时代,他们都很认真地在那个场景中搜集证据、分析案情,侦破一个神秘大案,最后大声喊出杀手是谁……

这些年轻人并不是压力过大而精神错乱,他们很可能只是在玩“实景剧本杀”。

剧本杀,又称Murder Mystery,是一种多人角色扮演游戏(Live Acting Role Playing Game,LARP),最初流行于欧美的年轻人聚会上。一名玩家扮演杀手,一名玩家扮演侦探,杀手则隐匿在各种角色当中,玩家要通过线索和参与者的言行判断出谁是真正的杀手。玩这个游戏,玩家需完全沉浸到角色当中,过一把“戏精”和“侦探”的瘾。

北京望京地区是剧本杀的聚集地,在这里能找到“魔戒前传”“落樱之殇”“风声”“所罗门的律法”等众多主题的剧本杀体验馆。

“店里有女巫、祭司、弓箭手之类的装扮,还有和服,服装不收钱,费用全部在购买入场体验券时打包了。”其中一家店主介绍,二十来岁的年轻女性是主要消费群体,相比过去简单的剧本杀桌游爱好者或传统的侦探迷,她们更在乎消费中的视觉感受而非剧情的复杂程度。在剧情难易度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她们更愿意选择场景、服装更好看的店,而非仅仅看消费单价。该店主介绍,他们为玩家提供的服装中,质感好一点的汉服采购价要三四百元一件,“和服、欧式蓬蓬裙最贵,单价四五百元”。

花钱准备高水准道具,在剧本杀玩家看来十分必要。中国文化娱乐行业协会之实景娱乐分会评审团团长“笑脸哥”是剧本杀资深玩家,他也是芒果TV《密室大逃脱》的顾问。他说,实景剧本杀游戏属于实景搜证类型的沉浸式体验,通过置景、服装、灯光、背景音乐等的应用,让玩家有身临其境的带入感,必备的换装环节也让玩家有了发布美照、将体验过程分享到各种社交平台及自媒体的动力。“所以,实景剧本杀票价比桌面版同类游戏要高几倍,在北京、上海一些知名的店,一场游戏的票价甚至达到400元。”  

在他熟悉的一家店,经营者为了给客户更好的体验,甚至高价购置了热播综艺《明星大侦探》里明星使用的同款手机,用于游戏中的搜证拍照。按照市价估算,这家店仅采购20台品牌手机的费用就超过5万元。

剧本杀实景店的更大成本来自门店租金与装修。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剧本杀体验店往往位于城市商业中心的地下室,这源于这类现场店对地段与面积的需求。作为一款线下多人互动游戏,剧本杀需要让分布在城市不同地点的玩家聚集到一起,地方太偏或者交通不便都不行,因为那样会极大增加玩家的时间成本,从而降低玩家的游戏意愿。剧本杀的场地一般设在城市中心,随之而来的是高昂的房租。

要让玩家“戏精附体”,就需要设计者对游戏剧情的背景、年代、社会风俗等有所了解,并提供尽可能逼真的场景,让玩家“一秒入戏”。望京的某相关门店,实际使用面积超过1000平方米,店内仅设两个主题,每个主题按照剧情分为多个房间,均为360度1: 1全仿真实景。门店投资者称,该店装修造价超过100万元。 

“实景剧本杀提供非常规的视觉体验,很符合当下‘拍照即在场’的社交趋势,圈内的老玩家可能对此不在乎,但这对于圈外的人吸引力会更大,他们可以用它来展示自己生活的精彩。” 90后剧本杀爱好者蒙淡认为,这种圈内人带动圈外人、圈外人乐意加入并自发宣传的模式保障了剧本杀行业的生命力。

剧本杀至少要五六个人才能成一场戏。一场两三小时的游戏,按人均300元算,体验一次至少要花1500元。

蒙淡月收入约1.2万元,在北京的90后中算不上高薪阶层,但她说有机会的话还是很愿意花这个钱,尤其是和朋友一起。

剧本杀的主要乐趣来自当面可感的超强互动性。剧本设置了互动的背景与角色,剧情推进每个角色的表演,哪怕再“社恐”的人也有话可说。因此玩剧本杀需要提前看剧本,熟悉角色,“不能临时凑人,一般线下的话,至少要先凑五六个人才能订场,多的话十几个人也可以,那样玩起来会更难、更复杂”。 

这是蒙淡选择玩线上版的原因,但偶尔她也会经不住诱惑找朋友组局。

蒙淡工作较忙,经常只能趁着下班后的夜晚登上相关App,在线随机匹配玩家。由于时间太晚,她玩着玩着不是自己睡着就是队友开溜了,体验不够完整。剧本杀作为一个多人互动游戏,鼓励玩家自发组队,当组织者熟悉的朋友人数不够时,他们可能会在网上发出活动邀请。

“线下剧本杀有实景装修、服装,玩的过程中还有真实的视听互动。线上玩的话,你不一定知道其他玩家是谁、长什么样,而且说不定有人玩着玩着就来了电话玩不成了。” 蒙淡说,现在生活压力大,有钱也难买快乐,相比吃饭、逛街、看电影等聚会“老三样”,在相对正经的看展、话剧、音乐会之外,剧本杀作为一种新型社交游戏,给年轻人提供更为个性、新潮的选择。

美国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认为体验消费是人类从生存、发展到自我实现的历史进程的产物。他曾在《未来的冲击》中指出:顾客一方面希望所生活的环境具备一定程度的稳定、重复和熟悉性质,另一方面又渴求一些刺激和兴奋的东西。他们希望得到广泛的各种体验。

笑脸哥总结,从需求和体验感两个维度来说,线上剧本杀和线下剧本杀相当于两个不同的产品,因而目前都有相当不错的市场。线下实景体验这一块,随着《明星大侦探》《我是大侦探》的热播,迎来井喷式的发展。他介绍道,2015年全国的剧本杀店仅几十家,而截止到2018年年底,已经达到2000多家,“预计2019年年底统计时,数据还会成倍地增长”。

笑脸哥对行业也有忧虑。他分析,作为一款社交聚会过程中衍生的主题游戏,剧本杀并非完全没有门槛,“如果一个完全不懂这个游戏的投资者看到它火了也去开一个店,那他做出来的东西很可能是不符合市场的”。他担心,随着市场疯狂发展,必然带来行业过度饱和与乱象丛生。“很多工作室搞流水线作业,创作周期从几个月缩短到几天,逻辑错乱,笑话百出;更有甚者,用黄暴描写来抓眼球、走捷径。另外一方面,因为产品比较特殊,很多作者没有版权保护的意识,经常面世不到一周,盗版已经遍布全国了。”笑脸哥为此感到焦虑。他说,因为行业门槛太低,加上前期投资者的“低投入高回报”,目前市场充斥着大量低劣的产品。他认为,为避免劣币驱逐良币,剧本杀行业急需一轮洗牌,“拥有原创优质才是生存下去的关键”。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