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吴淡宁   图┃Hashem Shakeri    2019-09-01    第546期

哈蒙湖的挽歌

『哈蒙湖周边从事捕鱼业的人,年捕鱼量一度超过1.2万吨。现在他们全部失业,住在荒废村庄的简陋房子中。而那里曾经是充满水和生命的湖泊。』

0 0

摄影师哈希姆·沙克里(Hashem Shakeri)第一次踏足位于伊朗锡斯坦-俾路支斯坦省的哈蒙湖时,想到了《等待戈多》中的一幕:主人公在希望与绝望之间苦苦挣扎,于是感慨——“希望迟迟不来,苦死了等待的人。”

“这里的人也是这样,”沙克里说,“多年来,他们似乎在等待奇迹的发生,但什么都没等到。”

几年前,沙克里因为丹麦媒体与新闻学院的一个项目得以开启哈蒙湖之行。此后,他先后两次来到锡斯坦-俾路支斯坦省,穿越1400多千米的路程,用镜头对这里进行了真实的记录:干枯的哈蒙湖河床在强烈的阳光照射下,燃起无名之火;古老的村落被沙尘掩埋,500多个家庭现在仅存17个; 一些动植物比如锡斯坦牛逐渐灭绝……很难想象,过去的锡斯坦-俾路支斯坦省被称为谷物储藏库,是一个拥有5000多年历史、森林葱郁、水源丰富、土壤肥沃的地方。现在,自然灾害的泛滥把这里变成一片贫瘠的沙漠。

“锡斯坦-俾路支斯坦省现在正在迅速消失,将来可能会变成一个传说。” 沙克里说,“过去,人们以渔业、农业和畜牧业为生,生活完全依靠哈蒙湖。随着水源枯竭,人们的生活也受到了巨大影响。” 近几年,该省有25%的人口迁移到其他地区,成为伊朗移民率最高的省份。贫困、干旱、人口流失等问题不断蔓延,锡斯坦人在将来可能不复存在。

种种问题的根源之一,是哈蒙湖缺乏河水补给。而哈蒙湖主要的补给源——赫尔曼德河的使用权,是伊朗和阿富汗之间一直悬而未决的问题。1973年,伊朗和阿富汗共同签署了一项关于赫尔曼德河下游的水域使用权条约。1998年,阿富汗政府违反条约,修建灌溉渠,阻碍河水流入哈蒙湖。加上伊朗政府在水资源管理方面的疏忽与治理方针的不当,锡斯坦-俾路支斯坦省由此经历了近20年的干旱。

“锡斯坦-俾路支斯坦省现在被视为被社会遗忘的地方。人们无奈且悲观地沉默着,却依然希望让村庄继续生存,就像《等待戈多》的狄狄跟戈戈。”沙克里说道,“从事捕鱼业的人,年捕鱼量一度超过1.2万吨。现在他们全部失业,住在荒废村庄的简陋房子中。而那里曾经是充满水和生命的湖泊。”

沙克里将这一系列凝重而深刻的照片命名为“挽歌”。“我认为这个名字会引起深刻共鸣,并成为一个生动的隐喻。”沙克里解释道,“我希望通过自己的真实记录为拯救该地区献上微薄之力。在事物消逝之前,我们应该做点什么,不然到它真正消逝的时候,可能已经连哀悼者都没有了。”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