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徐倩影       2019-09-01    第546期

正在失宠的2300座玻璃栈道

玻璃栈道、玻璃桥、玻璃观景平台、玻璃滑道等观光设施成为全国各大景区最硬核的“标配”,它们一度被视为打破传统景区“门票经济”的转型良方,事实上果真如此吗?

0 0

短视频时代,“戏精们”走上高空玻璃栈道,极尽花式搞笑之能,展示刺激的感官体验。他们有意无意间捧红了景区的玻璃观光设施,让它们从社交媒体中成功“出圈”——抖音话题中与玻璃栈道、玻璃桥等相关的视频播放量均达上亿次。

2007年,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的U形玻璃观景台开启了玻璃观光设施风潮。两年后,中国上海东方明珠电视塔259米高的悬空玻璃观光廊开放后大受欢迎,再次证明大众对悬空透明设施拥有天然的猎奇心理。从那之后,天门山、三清山、白石山、明堂山、白云山等山岳景区纷纷开建玻璃观光设施。

国内玻璃观光设施真正火起来是在2016年至2017年间,张家界大峡谷“云天渡”玻璃桥运营一年来,接待游客达395万人次,纳税过亿元。云天渡玻璃桥成为当年中国景区成功转型的标志性事件。自此,从国家级5A景区到远郊生态园,一场史无前例的玻璃风席卷全国各大景区。据不完全统计,北京、三亚、重庆、邯郸、石家庄、广州等城市的景区共修建玻璃栈道、玻璃桥2300处(不包括玻璃滑道与观景平台)。 

玻璃栈道、玻璃桥、玻璃观景平台、玻璃滑道等观光设施成为全国各大景区最硬核的“标配”,它们被视为打破传统景区“门票经济”的转型良方。但没有人在乎玻璃观光设施尚无明确行业标准,没人在意它的存在是否符合大自然的美学规律。 

玻璃观光设施的野蛮生长

“相比传统的看山、看水的旅游方式,现在大众更希望在旅游中体验惊险与刺激。”金华市灵江源森林公园总经理姚徐刚说,早期科罗拉多大峡谷和东方明珠塔的成功足以证明,大众对高空、透明感官的旅游项目很感兴趣。

2009年,张家界大峡谷景区董事长陈志冬接管景区后,提出一个设想:在峡谷之间建一座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人行玻璃桥,与自然景致和谐共融。历时7年,云天渡玻璃桥由以色列建筑设计大师渡堂海设计,中国建筑第六工程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建六局”)施工建设完成。这座创造了“十项世界第一”的玻璃桥,助推了玻璃观光设施的盛行之势。

云天渡玻璃桥开放之后,金华市灵江源森林公园也投入上亿元修建玻璃桥。姚徐刚说:“早在2010年,玻璃桥项目就被列入景区整体规划,对景区而言,修建一座玻璃桥是中长期计划。”在高山峡谷中修建玻璃桥并非易事,峡谷作业要面对建设时施工设备运送、山区极端天气变化以及林地消防等多方面的压力。

灵江源森林公园修建玻璃桥之前,一年接待游客量为10多万人次,建成之后,游客量增长至40万人次。姚徐刚说:“带火景区的不仅仅是景区的战略规划与商业营销,更重要的是每个游客的个体传播力。”游客用第一视角拍摄视频、发照片,多维度展示走在桥上的惊险刺激感,打开了观看者一探究竟的好奇心。

灵江源森林公园玻璃桥开放18个月后,景区开始赢利,比预期提前了半年。2019年年初,继玻璃桥之后,园方又开放高空悬廊项目。现在,玻璃桥与高空悬廊的收入已经占到灵江源森林公园整体收入的60%左右。不管是张家界大峡谷还是灵江源森林公园,都在这场玻璃设施的游客争夺战中获得红利。

景区不能盲目跟风

在第35届国际桥梁大会(IBC)上,中建六局凭借云天渡玻璃桥获得亚瑟·海顿奖。

“在此之前,中建六局并没有接触过类似桥梁项目,是一次偶然的交谈促成了这桩享誉全球的生意。”云天渡玻璃桥总工程师马亮说,修建玻璃桥时,在国内外都没有可参考的经验,这是一个极富挑战的项目。 

云天渡玻璃桥采用空间索面地锚式悬索桥结构,作为世界上主跨最大的人行桥,对减振的要求非常高。“虽然我们拥有丰富的跨江、跨海及山区建桥经验,但在大峡谷建玻璃桥还是第一次。”马亮说,项目前期,他们与专家团队做了大量关于确保桥面结构安全性的研究,不断优化细节方案,同时还要保证景区的自然景观不被破坏。

“英国广播公司记者在云天渡玻璃桥抡起大锤砸向玻璃之前,我们已经对桥面玻璃材料的安全性和耐久性进行了大量的试验,比如静载、动载、抗冲击等。”马亮说,桥面玻璃的实际抗压性能远远超过了设计要求。在国内,钢化玻璃夹胶是成熟产品,表层的玻璃破碎时,玻璃整体不会散开,而中间的夹胶起到保护作用。

2016年张家界玻璃桥项目竣工后,中建六局相继接到了江西、福建、浙江、重庆等诸多省市景区的邀请。“我个人觉得景区不能盲目跟风。”马亮给出的建议是,一座玻璃桥的建设投资都在上亿元,如果景区定位不明,很可能造成巨大损失。

“近年来,行业内冒出很多施工队,他们可能并没有相关施工资质。一些有施工经验的工人注册一个无施工资质的公司或挂靠一家建筑公司,就自己做包工头接活。一些小景区只是单纯考虑价格,没有经过规划、勘察、设计等程序,随便找个施工队就敢建,忽略了玻璃桥与景区的整体关系,也忽视了潜在的安全风险。”江西省悬空栈道建设有限公司总经理封立强说,景区玻璃栈道建设也需要施工资质、安全生产许可和相应的报建程序。

2016年,北京平谷石林峡玻璃观景平台上,有游客不听劝阻用力踩跺平台,工作人员及时疏散周边游人;2017年,武汉黄陂一景区玻璃滑道发生事故,致1死3伤;2019年,广西一景区玻璃滑道发生事故,致1死6伤。近年来,伴随着安全事故的出现,各地方出台相应措施:北京市叫停玻璃栈道建造,河北省亦出台玻璃栈道地方标准,广西旅游发展委员会则提出“谁审批谁负责”,湖南省规定景区玻璃桥(栈道)不得先建后批、边建边批。但在国内,关于玻璃观光设施的法律、法规以及相关行业标准严重滞后于行业发展。截至今年8月,中国建设工程标准化协会编制的《旅游景区玻璃桥检测评定标准》尚未出台。

从遍地开花到“失宠”

外行人以为玻璃观光设施一本万利,事实上,严重的产品同质化已经在损害这个市场。

中国旅游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战冬梅博士的看法是:“大部分旅游景区的开发和运营浮于表面而缺乏内涵,令游客体验不具‘品质感’。对于一些新开发的景区而言,试图通过打造玻璃栈道项目,作为引客的噱头产品,结果可能事与愿违。”

姚徐刚说:“(玻璃观光设施)正在慢慢失去吸引力,如果没有新亮点,景区口碑就会变差。”

前不久,江西省悬空栈道建设有限公司将三清山玻璃观景台上的三块玻璃拆除。它们凌驾于数百米的悬崖峭壁上足足10年,在2019年完成使命,被放入三清山博物馆,成为景区历史的见证。在封立强看来,高山峡谷地区修建玻璃栈道早已不是新鲜事,未来,国内的游客对旅游产品的要求会越来越高,玻璃栈道类的观光设施会逐步被淘汰。

封立强说:“以前,很多景区负责人希望通过高空玻璃栈道来吸引游客。有的景区没有岩壁,要用钢管支架支撑玻璃栈道,所谓没有条件也要制造条件。我们公司基本每天都会接到景区的相关咨询。”

当下,遍地开花的玻璃观光设施正在“失宠”。越来越多的景区为图一时之快,盲目推出玻璃观光设施,产品无法与景区其他资源有效融合,呈现出一种粗制滥造的劣质感。 

面对景区疯狂式增长的“山寨”玻璃栈道,网友 Hedgehog说:“玻璃栈道的存在有种自然景观被人为破坏的现象。美,应该是一种体验、一种心境。现在连自然的美都不能欣赏了,放眼望去都是虚名和利益。这已经不是商业开发的问题了,而是粗制滥造的景区败笔正在破坏国人的审美能力和对自然的感受。”

从景区的投资角度、投资回报以及后期维护成本、安全隐患等方面考虑,封立强不建议景区做200米以上的玻璃栈道,“100米和1000米,游客的体验感没什么差别”。

2018年之后,一些景区使用了3D、4D甚至7D效果的玻璃特效技术,增加开裂、声效、火焰、流水等多种方式,以吸引游客。但当游客弄清是怎么回事就不再上当受骗,最终佐证了景区的低审美能力。景区希望依靠玻璃观光设施迅速打造“网红”景区,变得越来越难。有人说,被无限复刻的玻璃观光设施,终有一天会像人造景区一样慢慢消亡,或许会变成另一种“景观败笔”。

战冬梅博士认为,遍地开花的玻璃景观项目,已经让景区丧失新意,各个景区不考虑自身情况,盲目模仿,却不加以创新改进,终归使玻璃栈道这一产品千篇一律。

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俞孔坚教授曾说,景观是画,展示了自然与社会精彩的瞬间。或许,国内景区缺失的,不仅仅是创新思路,还有景观审美。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