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邝新华       2019-09-01    第546期

被电商和中国货改变的沙漠之国

地球人没有了中国货,还能怎么活?在中东,当地人民的生活以及零售生态,正在被中国成熟的电商模式颠覆。

0 0

2019年4月19日,周五的中午,女子中学教师法蒂玛刚刚做完聚礼,她打开手机上的电商App Jollychic,输入关键词:充电宝。

盖西姆是沙特阿拉伯西北部的三线城市,距首都利雅得450公里,商店稀少,拥有手机的青年人习惯跨过当地的商店,直接在互联网电商平台购物。Jollychic是中东最大的全品类电商平台,销售包括服装、电子、家居、鞋包、美妆、母婴等来自中国的商品类别。这家在海湾地区用户触及率逾 80%的中资电商企业,连logo的颜色都跟京东一样。  

法蒂玛要给明天过生日的弟弟买一份生日礼物。弟弟在离盖西姆几十公里的老家上高中,总羡慕班上有同学用中国某个名牌的大容量充电宝。盖西姆的商店没有这款充电宝,她在Jollychic上很快就搜索到了。但法蒂玛下单太晚,生怕第二天收不到货,于是选择了“次日达”配送服务。

每花费7美元,就有1美元买的是“中国制造”

根据Kantar Research等机构的数据,从2014年到2019年的6年间,中国电商出口总额增长了近3倍;海外消费者在线上每花7美元,就有1美元买的是中国出口的产品。

我们从“双十一”可以看出外国人都在买哪些中国货。

2017年的“双十一”,22岁的俄罗斯姑娘阿纳斯塔西娅在中国电商平台买了93件商品,包括手包、面膜、领带、衣服、戒指和送给父亲的摄像机。天猫称,这年“双十一”有225个国家和地区的“剁手党”在购物,他们在买中国的手机、毛呢外套、羽绒服、针织衫、卫衣、裤子、平板电视、笔记本电脑。中国手机是德国、菲律宾、柬埔寨、俄罗斯、意大利、泰国等国家的最爱。

在非洲,销量第一的手机不是苹果,不是三星,不是华为,而是来自深圳华强北的传音手机,一年出口超过一亿部,还为黑人朋友设计了贴心的“美黑”功能。它以前有一个耳熟能详的名字——波导,手机中的战斗机。很多中国人出国旅游给孩子买玩具,回来一拆,标签写着Made in China;生气之余,再淘宝一看,国内价格便宜一半。

有人常问:地球人没有了中国货,还能怎么活?

他们提出论据:日本人使用的棺材90%从中国进口,中国每年都会向日本送去几百万口棺材。彭博社发文称,从衣服、背包到孩子的玩具,从宠物绳、自行车、吸尘器到滑雪手套,这些美国人日常用品,都来自中国,“对于某些产品而言,每个美国购物者购买的10件产品中,就有超过9件属于中国制造”。

中美贸易摩擦后,美国海关经纪人和货代协会负责人马格努斯发现,全美各地仓库都处于创纪录的状态——美国商家大量囤积中国制造的商品,库房堆积至天花板。

沙漠上的快递员是村里的常客

与美国这些囤积“中国制造”的商家相比,沙特阿拉伯电商Jollychic就轻松多了——这家公司在中东投资了最大的电商单体仓库。

周五那天,电脑提醒沙特零售商Five Star的CEO沃利德,该店的明星产品——中国某品牌大容量充电宝有了一个新订单,买家是来自盖西姆的法蒂玛,她选择了“次日达”。 

沃利德开店5年来,以销售中国制造的厨房用品和小电器知名,半年前他加盟Jollychic平台,今年一季度线上销售额就翻了一番,远超线下销售额。 

Jollychic在中东海湾地区的自营海外仓是中国制造进入中东地区的枢纽,Jollychic会根据海外订单大数据对每个季节的销售量进行预测,在国内进行采购,通过海运、空运,进入海外仓成为备货。根据Jollychic的销售数据,充电宝是需要常备的明星产品。

收到订单后,沃利德第一时间和Jollychic利雅得的履单中心确认商品和出货时间,充电宝在Jollychic的仓库打包并交给物流公司。加盟Jollychic平台的好处是,可以利用Jollychic的库存和快递员,Five Star只需承接订单,就能轻松赚钱。

4月20日清晨5点,法蒂玛订购的充电宝被送上物流公司每天发往盖西姆的货车。上午11点,货车按时抵达Jollychic在盖西姆的自营配送站。法蒂玛老家所在区域的配送由快递小哥穆斯塔法负责。

穆斯塔法今年22岁,去年沙特劳动部组织外企招聘会,他第一时间在网上提交了简历,顺利入职。高中毕业后,穆斯塔法就在舅舅的小超市工作,送货是熟练工。前往法蒂玛老家,需要开车穿越几十公里的沙漠公路,穆斯塔法是这个地区的常客。

下午1点,回到老家的法蒂玛有点着急,她希望充电宝能在2点生日会开始前送到。她拨通了Jollychic的客服电话。客服一查物流信息,充电宝已经在穿越沙漠的路上。沙特多数地区没有明确的门牌号,穆斯塔法通过定位找到目的地,1点40分,门铃响起,手捧包裹的穆斯塔法出现在法蒂玛家门口,法蒂玛打开门时开心地笑了。

中国电商模式正在颠覆中东的零售业生态

在中东,Jollychic卖得最好的中国制造品类有家居、时装时尚产品、3C产品,还有母婴童装和美妆。1982年出生的李海燕,毕业于浙江大学电子商务专业,早年他在亚马逊、eBay上开店,卖服装、手工艺品等,他跑遍中国各大批发市场,自做客服,自写网站程序,网店越做越大。2012年,李海燕对东南亚、南亚、中亚、中东欧、拉美、西亚、北非等市场进行调研,最终锁定人口年轻、消费力强劲、对华友好的中东海湾地区作为主攻方向。同一年,当他前往沙特时,沙特签证很难办理,当地也看不到几个中国人。

好消息是中国与中东各国的关系越来越好。Jollychic副总裁杜明皓是学阿拉伯语的,他的一个重要工作是处理当地政府关系。杜明皓第一次到沙特时,用阿拉伯语跟海关的官员聊天。得知杜明皓在Jollychic工作,海关官员奉承道:“我们全家都是您的用户,您下次别排队了,走特别通道吧。”

跟着中国商品一起来的,还有中国的移动互联网、手机支付等电商模式。这一切正在颠覆中东的零售业生态。杜明皓说,在中东一些商业不发达的三四线城市以及偏远地区,电子商务消费增长惊人,2018年增幅达到20%—30%。总部在利雅得的中资零售企业Moon的创始人王忠也不得不改变自己的销售策略,从去年开始加入了Jollychic的电商平台。王忠在沙特卖床上用品已有20年,在沙特各大城市一共拥有20多家门店。有一天他发现,一位老乡在Jollychic上把大容量充电宝做成了畅销品,这位老乡的充电宝,过去线下日销售额只有2000美元,现在线上销售额近万美元。王忠感到一种被抛弃的恐惧,匆匆上了电子商务的车。

中国制造的成本已经不是全球最低

Kantar Research的数据预测,2018—2021年中国跨境电商零售出口规模复合增长率将从2014—2018年的24%降至11%。中东还好一点,中美贸易摩擦让专注美国市场的Pat Pat创始人兼COO高灿感到了压力。

电子产品和时装时尚产品是中国制造在全球出口最大的两个门类,时装时尚品类占整体出口电商的13%。高灿在美国生活多年,2014年以前,他每次回国都会淘一批童装带回美国给朋友。后来,他决定抓住这个商机,在中国联系供应链,把优质的母婴产品卖给欧美的妈妈们。

创业之初,市场调研公司告诉高灿,中国母婴产品在欧美消费者心中的印象并不算好。在购物平台的留言区里,欧美消费者对中国母婴产品的反馈是:“确实很便宜,但质量都不太好,抄袭、侵权严重。”

美国童装第一品牌卡特(Carters)走的是款式单一、价格低廉的路线。高灿调研后发现,卡特的货源也来自中国,但它的供应链控制得非常好。如果跟随卡特走低价路线,Pat Pat作为新品牌并没有规模优势。“我们的设计感会更强,样式也更潮流,会更多运用卡通形象,比如恐龙、熊猫、独角兽等动物。”

随着劳动成本的提高,中国已经不是全球成本最低的服装生产地。高灿说:“现在在美国逛街,你会看到越来越多的产品是孟加拉、越南、墨西哥这些国家生产的。过去几年非常明显的感受是,很多工厂都搬到这些地方去了。”高灿认为,中国制造业现在剩下的优势是,原材料跟上下游的产业链配套是最完善的。

采访时,服装还没列入美国加征关税的清单,但高灿已经想好了应对措施:“如果真的对服装加税,我们就会改成小包裹发货,这样货物价格低一点,容易避税。”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