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苏炜       2019-08-15    第545期

如果每块城市空间都被认真设计,我们会过得更自在

只需要一点小小的设计感,杂乱琐碎的日常就能被归纳得更妥帖,也更能适应人们的需求。设计,是必不可少的盐分,也是属于生活的至味。

城市 0 0

在今天的语境里,大概很少有人不认同、不向往中产式生活,却也很少有人能给这个流行概念下一个明确的定义。

2001年,《新周刊》以“忽然中产”为题推出专题,早早预言了“中产”二字爆炸式的流行。

如今,张口“真中产”、闭口“中产了”的中国人,把“中产”既当形容词用,又当动词用,尽管还没有给中产人群划出明确的区间,却已然给中产式生活描绘了一幅清晰的图景。

我们不知道谁是中产,却知道什么是中产式生活。与其说它专属于中高产阶层,毋宁说它是当代人普遍追求的一种生活形式,一种把平常过得不寻常的耐心。对于每个平凡的人,迈向中产式生活都是提高生命质量的一次伟大演进,而在这个进程中,设计成为关键。

只需要一点小小的设计感,杂乱琐碎的日常就能被归纳得更妥帖,也更能适应人们的需求。设计,是必不可少的盐分,也是属于生活的至味。

设计感——我们最需要也最缺乏的盐

中国有多需要设计?看看标榜简约设计、精致生活的日韩、北欧品牌如何大行其道,吸引来门店前长长的队伍,就不难体会消费者的迫切。设计风劲吹之下,国内一些品牌也纷纷搭上了转型求变的快车。

中国有多缺乏设计?看看大街小巷的怪异建筑、丑陋招牌,浏览一下互联网上的土味审美热潮,再回忆一下新房装修时年轻人和长辈漫长的拉锯战,就能真切体会到设计感的稀薄和设计观的落差。

2006年,日本设计师原研哉写了一本畅销书——《设计中的设计》。在这本书的开篇,他问读者也问自己:到底什么是设计?

我们正处在一个把设计挂在嘴边的时代,对于中国不断扩大、崛起的中高收入阶层而言,或许连他们自己都还未意识到,设计是如何塑造生活的。

如果说精致是中产式生活的面子,那么设计所带来的温度和舒适,就是中产式生活的里子;如果说丰富的物质是中产式生活的糖,带来的是短时间的甜蜜,那么设计就是中产式生活的盐,是一种在漫长时光里带来力量的滋味。

当然,任何滋味都有高下之分,设计也不例外。当一种生活形态开始流行,随之而来的必然是泥沙俱下、鱼龙混杂。中国消费者和品牌对于设计的理解到了一个怎样的层面?我们或许还不能作过高的估计。

糟糕的设计、过度招摇的设计、铺张的设计、刻意的设计,带来的负面影响是巨大的——放了太多盐的生活,就像没有盐的生活一样,让人难以接受。把握好分寸,拿捏好尺度,触摸到需求,流露出温度。我们的周遭缺乏设计,更缺乏双脚落地的好设计。

正如原研哉在那本书中给出的回答:“设计不是一种技能,而是捕捉事物本质的感觉能力和洞察能力。”

设计,永远不能拉开与生活的距离。

拥抱大设计时代

8月5日,宁波,“预见2020——2020城市生活预见发布会”盛大举行。

这是一个关于设计的夜晚,在“设计改变生活”主题下,《新周刊》、方太、罗莱生活、太平鸟和万科共同让一幅关于未来城市生活的画卷在人们面前徐徐展开。

方太带来的,是一个关于晚餐的故事。

“橱柜靠近窗台的部分,能不能不要用石英石台面?最好是一个木板的台面,我可以打开。”这是一位老人向方太提出的一个小要求。老人的理由很简单:每天傍晚,他可以打开木板,从窗口望出去,看到老伴接孙子回来就开始烧菜。等祖孙二人回到家,洗手坐下,一家人就能吃到热乎乎的饭菜了。

“推动我们的动机是什么?就是要让在座的每一位生活得更好。我们看到了你内心柔软的部分,接触到了某种情感的颤动,与你一起共鸣了,才会做出好的产品。”方太集团产品总监王艳辉感慨道。

设计的温度,有时候就是那一桌饭菜的温度。

罗莱集团副总裁肖媛丽女士讲述了一个让江南冬夜更加温暖的案例。

人体适宜的温度是18℃到25℃,南方冬季室内是很难达到这个温度的。所以,在没有供暖的长江以南地区,冬日格外难熬。一年冬天,北方薄款被的热销让罗莱意识到这种差异。

基于此,他们明确了产品设计的两点需求:第一,在低于适宜的温度时有很好的睡眠空间;第二,尽可能不要长时间依赖空调。通过面料和工艺的改进,被子的保暖功能增加,能够提升5℃;同时,根据人体胸部比脚体温更高的特点,被子各部分的填充量得到更合理的调整,从而使用户体表温度能维持在28℃到32℃。

“没有那么多惊天动地的设计,我们只有紧贴消费者,去一点一点发现,让消费者用得更舒心、更满足。”

罗莱的设计,是冬夜里的温情和安眠。

第三个案例,来自太平鸟集团Mini Peace产品总监王培斌先生。作为一家服饰企业,太平鸟在跟女性用户沟通时,发现有很多妈妈反馈家里的高跟鞋、连衣裙总是莫名其妙地被挪动了位置,其实是女儿基于对成年人时尚的好奇,在偷偷尝试。

由此,太平鸟萌发了把成年人的服装元素融合到童装中,打造儿童潮流的创意。

“我们将所有的货架设计成平均高度1.4米,让小朋友可以触摸到衣服,这也充分保证了小朋友作为消费者以及穿着者的购物体验。”

太平鸟的设计,是对于儿童的一份温暖与尊重。

在这些案例里,设计对生活的优化并非大刀阔斧,而是润物无声。优秀的设计,总是带着生活的烟火气和温度,一点点拼接出一个优质的家居环境。

正如发布会主持人、《新周刊》生活方式研究院院长周可总结的那样:大设计时代已经来临。

功能层面日趋精细化,体验层面逐渐情感化,价值层面日渐精细化,美学层面渐趋风格化,这是大设计时代的几大特征。具体到日常生活中,傍晚的饭菜、冬夜的睡眠、让孩子开怀的一件新衣,使得我们抵达理想生活的桥梁,也在无形中传递着设计的温度。

从单纯的产品设计进化到潮流设计的阶段,最后向生活设计迈进,设计正以一整套生活方式的面目呈现。

当你的家被设计出温度

有什么产品能够最大程度地覆盖我们的生活、展现设计的价值?答案非房子莫属。

房子是容器,容纳生活用品,容纳家庭成员,也容纳生活点滴。房子也是交汇空间,对于一个家庭的未来、社交、亲子关系而言,它都是横向和纵向的连接点。在它身上,设计的重要性越发凸显。

发布会的后半场,宁波万科副总经理丁宁用演讲阐释了设计理念在万科“Chip City”中的体现。

Chip City,顾名思义,就是一种芯片式的城市建筑,它并非纯粹的住宅区、商业体、休闲空间,而是囊括了居住、购物、健身、游乐等多种体验,尽可能最大程度地利用空间,让一块土地化身为城市的地理核心与功能交汇点,发挥出芯片的作用。

这种理念,已经被万科运用在开发实践当中。

位于宁波姚江北岸的滨河道,项目功能与城市功能对接。在城市地标旁,万科补上了稀缺的酒店和商业服务,它们又与住宅巧妙配合,相得益彰。借助水岸的便利,面向江水的多层屋顶花园、亲水平台应运而生,由此,观景、办公、住宿等人流互相交织,一块土地的功能实现了联动。

丁宁把Chip City比作底盘,连接其上的是许多被称为hub的功能节点。这些hub可以是一间小小的店铺,可以是平时社区里不起眼的大堂,可以是住宅楼下常被忽视的会所,但匠心设计之下,生活中形形色色的痛点就被Chip City理念主导下的这些hub逐一攻克了。

从过去到今天,万科的设计观有一条清晰的变化脉络,从社区思维转变到城市思维,Chip City和滨河道是成果,更是开端。

设计的思路永远在变化,但设计的初衷始终如一。从过去纯粹的住宅设计到多元的生活设计,这是一个升温的过程,让设计感越发充满人文关怀,对城市生活的方方面面给予关照,这或许就是万科的初心所在。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