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桃子酱       2019-09-01    第546期

(第546期尝鲜)30个玄学现场,没有人可以躲得过

新刊推荐 0 0

玄学是个什么学?

玄学是玄之又玄的一门人间学问,是面对复杂境遇与不确定性时的一颗小糖果,它无处不在,说不清、道不明、理不顺、扯不清。

有一种话术是玄学,很可能每个字你都认识,但你却完全不知道它到底在说什么。

有一种高级感是玄学,汉式、唐式、美式、英式、意式、日式、北欧式……许多人特别喜欢沉浸在所有人都活得没自己“高级”的幻象里。

有一种人设是玄学,所谓明星人设,它不过是粉丝、明星、市场三方合谋和参演的一场大型娱乐秀,一露破绽便会瞬间崩塌。

有一种物件是玄学,徕卡、苹果、华为、戴森、保时捷、奔驰、LV……

有一种小型玄学现场是:你永远不知道网红店门口为什么会排长队;你在机场永远排在最慢的那一队;午饭到底吃什么;出门到底穿什么;在办公室为什么永远找不到笔;永远不知道你家那位、你家那猫在想什么;村上春树到底会不会得诺奖……

朋友,在今天行走江湖,除了玄学,你还得掌握至少22门当代“新学”:柠檬学、走廊对视学、吃瓜学、追剧学、“我好难”学、独居学、薅羊毛学、开会学、人间松弛学、括号学、反“猜你喜欢”学、杠学、彩虹屁学、数据脱水学、图鉴学……

其实,以上均是玄学。

是的,当我们在讨论玄学时,就已经很玄学。

01/ 午饭吃什么?

以外食为生的“社畜”们每天都会面临的灵魂拷问。豆瓣上有个“午饭吃什么”小组,其slogan就是道格拉斯·亚当斯在《银河系漫游指南》中写下的这句话:“时间只是幻觉,午餐时间更是加倍如此。”

02/ 出门穿什么?

与“午饭吃什么”并列的宇宙第一难题。对很多人而言,每天出门最大的障碍,除了醒不来,就是不知道穿什么——换了一个又一个look,最后还是穿上了第一套,因为再不出门就要迟到啦。

03/ 在办公室永远找不到笔

除了笔,一转眼就会丢的小物件包括且不限于:便利贴、订书机、剪刀、夹子、数据线,等等。有媒体调查过,超过8成的白领丢过笔。因此有人开脑洞:办公室里一定有一种肉眼不可见的、以笔为食物的食笔兽,天天吞掉我们的笔。

04/ 排队永远排在最慢的那一队

这似乎成了一个魔咒:同时几个队伍,自己总是选了最慢的那一队;忍不住换队,它又变成最慢的了……每到这种时候你就忍不住怀疑人生。据说最简单粗暴的做法是排最左边那一队,因为多数人是右撇子,人们下意识间会偏向排右边的队伍。

05/ 招聘看星座

将星座作为衡量员工的标准,这听起来就不科学,但就是有人信。有网络调查显示,招聘中最不受待见的星座依次是处女座、天蝎座和双鱼座。在处女座被全网黑的背景下,有公司另辟蹊径专招处女座,就显得清新脱俗。

06/ “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一个万能句式,使用时请自动脑补《都挺好》中的搞笑担当苏大强说这句话的语气。无语、不满、无法理解、无能为力、调侃、吐槽、自嘲甚至是伤心,种种微妙的情绪都可以通过它来表达,作用类似于“弹幕护体”。

07/ “你是什么垃圾?”

来自生活的暴击往往猝不及防(比如快递小哥会问“你是什么东西?”),来自上海阿姨的这句“你是什么垃圾?”则是最新版也是最辣手的——别偷着乐,迟早会轮到你的城市。此时你就可以祭出上面那句“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08/ “猜你喜欢”的迷之推送

算法是个好东西,但如果它过于放飞,就会导致“猜你喜欢”变成大型车祸现场,或者说羞耻play环节——你也许搞不清屏幕右下角的小弹窗为什么会不断给你推荐种猪、鹅卵石、履带式挖掘机,但最好记住千万不要手欠去搜“水晶棺”,你总不希望上网上出殡葬一条龙服务的感觉吧?

09/ 绿植永远养不活

肉眼可见的人生挫败之一。挫败感在于,你连最皮实的绿萝、仙人球都搞不定,那还能搞定什么?有些人甚至因此产生恐婚恐育心态——当然,这可能有点想太多了,没必要自己跟自己较劲。

10/ 永远不知道你家猫在想什么

任何尝试弄懂猫在想什么的努力,最终都会被证明是徒劳的。猫作为不愿出门、不爱洗澡、性情别扭(你别想指挥一只猫)的深宅,它的小脑瓜里思考的可能是深邃的哲学问题或者宇宙的终极答案,“愚蠢的人类”当然无法理解。

11/ 饭圈造词术

“我抛出的梗你接得住,你丢出的缩写我看得懂”,据说这是成为灵魂CP的前提。但问题是,谐音、字母缩写、词性及词义转换等饭圈造词术过于玄妙,圈外人很难明白。比如,271是啥?rs又是啥?(请自行搜索答案。)

12/ 从“艳压”到“高级”

以前明星公关通稿喜欢用的“艳压”,现在则被“高级”取而代之:脸很高级、造型很高级、气质很高级、在机场读书的行为也很高级……所以有论者称:“当大家都言必称高级,高级离玄学也就不远了。”所谓高级,归根结底是一种假象。

13/ 以卡戴珊姐妹为代表的网红

有些人,红得没有天理,红得无法用科学解释,金·卡戴珊及其同母异父妹妹凯利·詹纳就是这类超级网红的代表。尤其是金·卡戴珊,她的丰乳肥臀每天在社交媒体上刷屏,被称为“当代互联网艺术奇观”。

14/ 影视剧取名的学问

如何取一个好名字,是一部影视剧能否大卖的关键元素。因此,影视剧命名出现了套路化、跟风的现象,比如《扶摇》之后有《招摇》、《延禧攻略》之后有《盛唐攻略》。张震、倪妮新剧从《宸汐缘》更名为《三生三世宸汐缘》再最后定名《宸汐缘》,满满的求生欲。

15/ 票房!票房!

口碑、热度、档期而不是流量明星(参见《上海堡垒》的例子)决定了一部电影的票房。但票房的成败,可能是一种玄学——举个例子,谁会想到《前任3》能大卖呢?所以电影上映前片商和发行商是不敢预测的,因为怕打脸。

16/ “他好像只是非常短暂地爱了我一下”

接踵而来的几个娱乐圈分手大瓜,让吃瓜群众益发认定“爱情是门玄学”。如果说范冰冰和李晨的分手话术充满塑料感,韩国才女演员具惠善那句“他好像只是非常短暂地爱了我一下”则让人感同身受,并慨叹爱情太难了。

17/ 《失恋33天》剧组团灭

导演滕华涛称“用错鹿晗”上了热搜,至此,《失恋33天》剧组几乎全员flop:从男女主角文章、白百何到女配张子萱以及客串的马伊琍、陈羽凡、李晨、姚笛,人人都摊上了事儿,以至于网友将该剧组标记为“有毒”。

18/ 被称呼“直男”的时候

“直男”的指称确实有可能被泛化了,从“多喝热水”到分不清口红色号、误以为玫瑰花瓣状的腮红是红薯干等,女生习惯从细节看真章,并把有意无意踩雷的男生统统归为“直男”。心态好的男生会如此自我安慰:还好不是“直男癌”。

19/ 关于化妆的迷思

鉴于化妆这件事包含了无数复杂的社会规则,关于它的困惑和难题也特别多:碰到完全分不清自己有没有化妆的直男男友怎么办?美妆博主尤其是美妆男博主为什么会成为网红?为什么素颜党和化妆党会互相鄙视?到底化妆的最高境界是看上去化了妆还是没化妆?

20/ 在洗手间自拍

洗手间正在变成自拍新地标。那些明亮宽敞、有设计感(Ins风的火烈鸟壁纸了解一下),而且能保持私密性的酒店房间及网红餐厅的洗手间还可以理解,在商场的公共洗手间拍个不停算怎么回事?

21/ 圈层之隔

人们以三观、兴趣等区分圈层,在小圈子里自得其乐;与此同时,圈层与圈层之间的壁垒也日益加剧。比如学者王晓渔对文学圈的这一观察:“评论家经常不看作家作品,却声称自己看了;作家经常看评论家的评论,却声称自己从来不看。”

22/ 村上春树到底会不会得诺奖

从“村上春树多年陪跑诺奖”到“如何在每年诺奖颁奖后安慰村上春树”,整件事情都很迷:且不论诺奖评委口味一向飘忽,村上本人也完全不care这个奖。村上早就说过,自己得奖与否,“世界大概还是眼下这副德行,我也肯定还是这样”。

23/ 高考服饰指南

高考服饰有三大主流色:红色,代表红红火火,妈妈或女教师们穿红旗袍,寓意旗开得胜;绿色,代表一路绿灯;紫色,则多见于东北,穿紫色内裤寓意“紫腚(指定)行”,要获得双重保障,可以选紫内裤上有“√”图案的,穿耐克鞋也是同样的道理。

24/ 经济学家的预言

“我预言经济可能出现危机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每次都失败了……”这个说法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事实上,经济学家预测不准是常态,万一预测准确,那很可能是蒙对的。因为,不确定性正是几乎所有问题的根源。

25/ 作为玄学的创业

登到峰顶的大佬才有资格总结创业哲学,刚刚起步的创业者经历的则是创业玄学。首先,创业过程充满变数,时灵时不灵;而从风口跌入泥潭可能在一夜之间发生,因此创业者将失败归结为风水——见证互联网公司扎堆挂掉的望京SOHO遂有别名“望京滑铁卢”。

26/ 码农界的墨菲法则

有程序员在知乎网上描述程序员玄学:准备越充分,代码上线时越容易出现bug,而且是那种必须下线立刻修改的bug;反之,只花一个通宵赶完、写到凌晨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的代码,一!定!能!跑!

27/ 玄不救非,氪不改命

这句话的完整解释是:玄学不能拯救“非洲人”(指脸黑运气也黑的游戏玩家),氪金不能改变命运。玩家获得稀有装备、物品的某些手段如“骂运营商”“凌晨12点”有一定的偶然性色彩,故名“玄学”。另外,电竞圈还有些忌讳,比如要想赢,就不要吃牛肉面和海底捞。

28/ 减肥黑科技

想减肥,又懒,不想挨饿、不想流汗、不想吃药,听起来似乎没有这样的好事。但有需求就有市场,针对这部分人群,商家推出了很多黑科技:减肥气球、减肥贴片、暴汗服、防弹咖啡、吸脂可乐,等等——功效倒在其次,最紧要是有噱头。

29/ OMG,我的心好像被烧着了

我们会用“烧心”来描述胃酸反流到食管、食管受刺激从而产生烧灼感的症状,果壳网一篇科普文认为:“烧心这个词看起来很玄学,难道真的不是古人随便编出来忽悠我们的吗?”食管和心脏离得很近,古人就误以为烧灼感是从心脏发出来的——这推演也很玄学。

30/ 到底是喝茶还是喝文化

有茶界人士认为,当下的年轻人不喜欢茶,原因在于做茶的人把喝茶弄成了玄(zhuang)学(bi),论茶时云山雾罩,所谓“茶艺”也是似是而非。蔡澜也抨击过这种做作的喝茶方式,因为还不如“随时随地,想喝即喝,不管什么茶具、礼节”。

本文首发于《新周刊》第546期

✎文 | 桃子酱 图 | 山田全自动

本期现已上市

本 期 看 点

高级感是个什么感

当代新学:杠学/人设学/独居学……

王志纲:城市要会一点变脸术

玻璃栈道的刺激经济学

罗朗:可能是最会做中餐的老外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