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孙琳琳   图/视觉中国    2018-11-15    第527期

观无疑真迹,邂逅宇宙第一尤物

2018年,辽博大展三个月,举办晒出镇馆的46件古代书法的“中国古代书法展”、39件古代绘画的“中国古代绘画展”,以及58件古代缂丝、刺绣的“中国古代缂丝刺绣展”。大展国宝云集、脉络清晰,如此大手笔,成为今年当之无愧的第一现象级大展。

艺术 0 0

近期热播的清宫剧《延禧攻略》与《如懿传》,经由戏说乾隆的收藏故事,将《瑞鹤图》《鹊华秋色图》等杰作重新带回到流行文化的视野中。这些国之重宝流传至今,一直妥善存放于各大博物馆的库房中,近年各大博物馆特展不断,才使之有更多机会与普通观众见面。
2018年,辽宁省博物馆可谓是中国最慷慨的博物馆,新馆十万方,大展三个月,照度提升60%(由≤50 lx到≤80 lx),把镇馆看家的古代书法、绘画与缂丝、刺绣都亮给你看。

作为新中国第一座博物馆,辽博馆藏超过11.2万件(套),其中古代书画尤为丰富,仅次于北京故宫博物院与台北故宫博物院。这次辽博大展,书画展品可谓星光熠熠:东晋楷书《曹娥诔辞》、唐欧阳询行书《仲尼梦奠帖》、唐张旭草书《古诗四帖》、北宋欧阳修行书《自书诗文稿卷》、南宋赵佶草书《千字文》、《洛神赋图》、《簪花仕女图》、《夏景山口待渡图》、《瑞鹤图》、《达摩至慧能六代祖师图》,等等,85件珍品,皆是平时难得一见的国宝。

从6月18日到11月18日,辽博成了艺术爱好者必到的打卡胜地,第一期就吸引观众近28万人次。看展的人既从和平区、沈河区、大东区、皇姑区来,也从美国、英国、意大利、比利时、澳大利亚、俄罗斯来。
为了看一眼名作而不远千里,是董其昌时代的做法。现在,这一风尚又重现于世。

辽博藏品从何处来?

辽博之宝与沈阳结缘,要从1924年说起。1912年溥仪退位,其后依据民国临时政府与清朝皇室签订的《清室优待条件》继续在紫禁城居住了12年,其间他将大量古玩、字画、善本以“赏赐”的名义交由溥杰和溥佳带到宫外。1924年11月,溥仪被迫离开故宫,这些珍宝跟着他由天津日租界辗转至长春小白楼,中途不少遭变卖。自长春逃到沈阳时,溥仪随身携带的两箱书画和珍宝在机场被苏军截获,并移交给东北民主联军。1949年东北博物馆(辽博前身)成立时,这批文物遂成为辽博藏品的基石。

除了溥仪,在展览中存在感很强的皇帝还有宋徽宗与乾隆。前者的《瑞鹤图》是皇家气派的典范之作,写于整幅描金云龙笺上的草书《千字文》与怀素难分伯仲,被誉为“天下一人绝世墨宝”。而乾隆可说是古往今来最具实力的收藏家和“弹幕狂人”,根据《石渠宝笈》及其续编、三编共225册记载,明清两代近600年,宫廷收藏超过万件。经乾隆赏玩的书画名品,如本次辽博展出的不少珍品,都加盖了“乾隆御赏之宝”“养心殿鉴藏宝”“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等印章。

另一位于辽博引起注意的大人物是士大夫董其昌,不少名作都有他的题跋。与帝王家搜尽天下奇珍不同,董其昌想看杰作基本靠旅行。

1591年,董其昌为田一儁扶柩还乡,途经京口时,在陈从训家观看米友仁《雨景山水》。
1595年秋,董其昌至杭州孤山,观好友冯梦祯藏王维《江山雪霁图》与萧照《中兴瑞应图》,作题跋。

1596年春,董其昌访嘉兴大藏家项元汴与项德纯父子,观天籁阁藏名家字画,写下《天籁阁观画记》。同一年,董其昌奉旨持节封吉藩,在杭州的高濂家观看并跋郭忠恕《摹王维辋川图》和赵令穰《江乡清夏图》。次年,董其昌与陈继儒再游苏州,观韩世能藏颜真卿《自书告身》、徐浩《朱巨川告身》、赵伯驹《三生图》、周文矩《文会图》、李公麟《白莲社图》等。

1609年2月,董其昌游黄山,住吴怀贤家两个月,题《宋元明集绘》。

1617年2月,董其昌携《宋元宝绘册》至嘉兴,嘉兴藏家汪珂玉同项德新、项圣谟过舟中观看。3月,董其昌过京口张觐宸家,观杨凝式书,并跋沈周《东庄图册》。

1619年春,董其昌游嘉兴,再观项、汪两家珍藏字画,跋陆广《溪山清眺图》、项元汴《花鸟长春册》等。

1621年,赵希远随董其昌往京口拜访张觐宸,观黄公望《浮峦暖翠图》。王时敏和王鉴也曾随董其昌至张觐宸家观摩黄公望《秋山图》。

在这些旅行与观摩中,董其昌最大的收获是董源。在他毕生所藏中,四幅董源是挚爱,甚至专置“四源堂”收藏。而此次辽博展出的《夏景山口待渡图》,正是董其昌可望而不可得的心头爱。

看不完也拍不走的董源

《簪花仕女图》极度雅致的色彩,草书《古诗四帖》的“急雨旋风之势”(董其昌语),都是极品。但所有作品中最精神的,还要数董源。绘画展厅中,从《洛神赋图》到《夏景山口待渡图》,山水树石从人物的陪衬变为主角,眼前缓缓打开一个温润的江南,也进入了文人画的世界。

董源是谁?北宋郭若虚说:董源,字叔达,钟陵人。事南唐为后苑副使。善画山水,水墨类王维,着色如李思训,兼工画牛、虎,肉肌丰混,毳毛轻浮,具足精神,脱略凡格。(《图画见闻志》)

董源的画什么样?米芾说:董源画平淡天真多,唐无此品,在毕宏上,近世神品,格高无与比也。峰峦出没,云雾显晦,不装巧趣,皆得天真;岚色郁苍,枝干劲挺,咸有生意;溪桥渔浦,洲渚掩映,一片江南也。(《画史》)

艺术史学者尹吉男认为:“董源不一定是我们今天理解五代或北宋初期绘画史的重要因素,但他却是理解元代以后绘画史的必备条件。特别是对晚明清初的绘画史而言,董源不仅是一个最重要的艺术典范,同时也是最重要的知识概念。我越来越倾向于把‘董源’区分为宋代的‘董源’、元代的‘董源’和明末清初的‘董源’。另外,从文本的角度,还可以区分为沈括的‘董源’、米芾的‘董源’、汤垕的‘董源’和董其昌的‘董源’。”(《“董源”概念的历史生成》)

从沈括、米芾、汤垕到董其昌,极柔、极淡的董源被高举为文人画的鼻祖。高居翰如此描述董源:典型构图是圆头山脉绵延起伏的水景,用一种疏缓的笔调画成,使用了大量细点和皴笔来柔化形式,以产生丰富的地质层次感。(《图说中国绘画史》)

收藏家王季迁则说:“董源的结构就像是一个极为文雅的人,他不会毫无目的地跳来跳去,而是以一种从容不迫的步调来做事,充满了舒畅和娴雅。”

这样的董源是看不够的,也是拍不走的。只有在辽博亲身面对真迹,才能感受到他的技巧之高、能量之足——圆形的轮廓和皴法,渲染与轻擦,看起来毫不费力却浑圆生动。甚至可以说,单看这一幅画,就看见了所有文人画。

艺术让你有机会脱离精神枷锁

“宇宙第一尤物”,王铎如此盛赞《洛神赋图》。

“真迹无疑”,乾隆为唐欧阳询行书《仲尼梦奠帖》题道。

这些评语,是辽博大展最具说服力的广告语。当然,观众是为了真迹才专程飞到沈阳的,但长时间地争论一件作品是否是真迹,迷惑了我们。流传有序只是故事,只对专家有用,就好比普通人读《红楼梦》和红学家读《红楼梦》的差别。这些作品能给我们的所有营养,就是去看它,而且是不带偏见地,就像去见慕名已久的他。你要相信自己的眼睛,比真假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判断呈现在眼前的是不是一件伟大的作品。

看懂一张画的确很难,但就算是这样你还是要看,听说或读到都是远远不够的。让人惊讶的往往是那些你不看真迹就绝对得不到的信息,这样的所得也是博物馆存在的意义。

董其昌为什么会为了看这些东西而长途奔波?我们为什么要到沈阳看一件董源“点”出来的山水?这就是精神生活,是其他东西无法代替的。

《瑞鹤图》为什么蓝得这么优雅?张旭怎么可以这么写字?八大山人的结构怎么可以这么超前?这就是只有艺术才可以触及的地方。

有一个故事很好地说明了艺术是一个暗示系统:2007年1月12日,在《华盛顿邮报》安排下,小提琴家约夏·贝尔(Joshua Bell)用一把价值350万美元的琴在地铁里演奏了6首难度最大的巴赫作品,45分钟内,只有6人放慢脚步,帽子里只多了7.17美元,而贝尔平时的演出酬劳平均为每分钟1000美元。从这个故事里,我们知道艺术是需要你打开感官、放下成见去感知的,而且你真的要相信自己,地铁里就没有人相信自己。

今天我们为什么要飞到沈阳去看董源?就是为了进入艺术这个暗示系统,它是一个福利,让你有机会摆脱精神枷锁。我们当然希望我们是更自由的,而不仅仅是在规定好的路径中运行。又要满足自己,又要冲破自己,这就是人性的需求,而艺术满足的正是人的这一需求。

THE END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