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郑依妮       2018-08-01    第520期

去洗衣店喝咖啡才是正经事

从美国波特兰的“洗衣酒吧”到丹麦哥本哈根的“自助洗衣咖啡馆”,还有西班牙巴塞罗那的“洗衣夜店”……主打跨界与高颜值的新型洗衣店已在世界各国流行起来,洗衣店正在晋升为热门的社交场所。

社交 0 0

美国人不爱在家里洗衣服,《生活大爆炸》《老友记》等美剧里经常出现人们去洗衣房洗衣的镜头。“今天是我的洗衣日。”这句话听起来就很有范儿。美国年轻人都有自己的“洗衣日”(laundry day),在那天他们会把攒了几天的衣服送到自助洗衣店或者公共洗衣室清洗。

在纽约生活了至少十年的杨旭说:“对于大多数纽约人来说,衣服是不会在家里洗的,他们经常背着洗衣袋去洗衣店。在那里,他们会付每件几美元的费用,使用公用的洗衣机进行洗涤。为什么要买洗衣机呢?去洗衣店洗衣服多有趣。在等待的时间和旁边的人聊两句,没准还能遇上Mr.Right,成功脱单。”

在美国,洗衣店的数量甚至比便利店还要多。洗衣店内多数洗衣机都是投币式的,将硬币放进去,一键启动即可。洗一筒15磅的衣服只需要1.5美元。如果你没有硬币,也不用担心,多数洗衣店有自动换币机,可用纸币自助换硬币或到柜台兑换,十分方便。在美国,很多公寓不准私自安装使用洗衣机以及其他噪音及震动比较大的设备,要是被邻居报警,罚的款够去洗衣房洗10年衣服用了。

美国之所以有那么多洗衣房,和当地的法律有很大关系。在美国有著名的“晒衣绳禁令”,即不允许居民在户外和阳台拉绳晾晒衣被。这项禁令在欧美国家已实行多年。欧美人反感将衣服晒在窗外,主要有几个原因:一是影响环境美观;二是降低社区内房子的价值;三是有些人把窗口晒衣看作贫穷的象征;四是当地人认为将内衣晒在外面很不雅观,甚至会被视为性骚扰。英国电影工作者史蒂文·莱克表示:“晾衣绳看上去是一样普通得不得了的东西,但是却牵扯出个人权益、私人财产、阶级、美学和环保方面的众多问题。”

传统洗衣店难免让人联想到黑暗潮湿的空间、老旧的墙壁以及摆放整齐的滚筒式洗衣机。客人在等待洗衣服时,会觉得尴尬无聊,只好低头玩手机。洗衣店就真的那么无聊吗?

在美国波特兰,有一家可以全家一起玩的洗衣店,名为Spin Laundry Lounge。内部利用大片玻璃窗引进户外光线,抢眼的工业风红色铁椅与清爽的蓝白色调,给人带来干净明亮、舒适宽敞的感受。这里结合了酒吧、咖啡厅的功能,食物皆选用当地新鲜食材制造,美味并且平价。二楼设置了多款游戏机,还有大屏幕播放电影和体育实况。妈妈喝咖啡,爸爸喝啤酒看球赛,小朋友玩游戏,这里成为“洗衣日”里全家共度家庭时光的空间。

如今,主打跨界与高颜值的新型洗衣店已在世界各国流行起来,越来越多洗衣店跨界咖啡店、酒吧甚至蛋糕店,正在晋升为热门的社交场所。

当洗衣店跨界咖啡店,新的社交场所就此诞生。

在科技时代,不论购物还是通信,都变得十分方便。洗衣店与咖啡厅,都不是新颖的概念,两者结合却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如今洗衣店的作用已经不光是洗衣服,它跟咖啡馆一样正在演变成一个社交场所。

洗衣店是年轻人的集合地,有年轻人的地方自然少不了音乐。西班牙巴塞罗那有家名为Splash的洗衣店,位于大学校园附近,主要面向年轻人而设立。室内设计运用了具有未来感的霓虹灯,橙粉色的灯光与金属质感的洗衣机结合,这种氛围让整个空间像一个时髦的夜店。洗衣店举办一些诸如小型乐队演出、分享会等校园社团活动,让洗衣店成了名副其实的社交空间。

丹麦哥本哈根的The Laundromat Cafe是“自助洗衣咖啡馆”的鼻祖。最初这样设计的本意是想让人们在等待衣服洗好或烘干的时候,可以有个落脚的地方,喝杯咖啡、吃点东西、看看书或上网打发时间。这家店内收藏了4000余本书,如同一个小型图书馆。来洗衣的人可以在等待衣物清洗的时间里浏览书籍。这家店还因为独特的氛围和可口的餐食登上了当地最受欢迎的咖啡馆排行榜,受到旅游杂志的推荐后,吸引了不少国外游客慕名而来。

德国人弗雷迪从小就对洗衣店有特别的感情。小时候,他妈妈会带着他一起去洗衣店。等待洗衣的时候,弗雷迪就会蹲在滚筒式洗衣机前,看着卷在一起滚动的衣服,等到走出洗衣店,他的心情就会特别好。

长大后,弗雷迪自己在柏林开了一间名为Freddy Leck sein Waschsalon的洗衣店。这家洗衣店全年无休,每天从早上 7:00 营业至晚上11:45。除了提供一般自助投币式服务,店内还有专业的服务人员为来这里洗衣服的客人提供咨询服务,例如特殊材质的衣物或大型的地毯、窗帘,都有特殊的处理方式。

虽然 Freddy Leck sein Waschsalon 提供的服务是以洗衣服为主,但为了让客人觉得更舒适,弗雷迪先是在店内加设了一个小区域,让客人在等待的时候可以喝一杯店家招待的咖啡。渐渐地他发现,许多在咖啡自助区的客人,虽然彼此都不认识,但都会在等待时交谈,并且都会神奇地感觉等待洗衣的时间变短了。有些客人甚至等到衣服洗好后,还舍不得离去。这让弗雷迪有了新的想法,就是把洗衣店与咖啡厅结合,变成一个社交场所。

于是弗雷迪在内店设置咖啡吧台,请来专业的咖啡师提供服务,并划分出让客人可以轻松交谈的空间。有的客人会点一杯咖啡,然后静静地看着滚筒式洗衣机,或搭配店内提供的免费书籍,好好享用自己的时间。也有客人边喝咖啡边与其他客人聊天。甚至有人约上朋友来这里一起喝咖啡聊聊天,顺便把堆积的衣服洗了。

就这样,原本枯燥乏味的洗衣时间变得充实而有趣起来。前来洗衣服的人能够接触到各式各样的人。弗雷迪说:“更重要的是,在洗衣店认识的人,如果彼此喜欢就可以继续聊下去,遇到不喜欢的人也能用‘衣服洗好了’当作借口离开。在洗衣店里认识各种陌生人,比刷着手机社交软件更有生活感。不论与对方的关系最终变成怎样,在偌大的世界里,能够在同一家洗衣店不期而遇,就是一种特别的缘分。”

在日本,洗衣店是主妇之间的社交场所。

据统计,日本目前有1.8万家洗衣店。走在街头随处可见那些只有洗衣机和烘干机的自助式无人看守店铺。日本最早的投币式自动洗衣店在1966年就出现了,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现在很多大的自动洗衣店还备有洗鞋子的机器,非常方便。

此外,由于现在日本家庭主妇出去打工的在增多,做家务的时间会减少,积攒的衣物都要周末来洗,但因容量所限要洗多次,碰到雨天还无法晾晒;如果拿去洗衣店,几十分钟内洗涤加烘干就可完成。日本的单身公寓很多,常见那种两层高、一共十几户的出租楼房,石膏板隔墙隔音效果很差,晚上回家后为了不影响邻居,一些家里有洗衣机的人,也会特意出去洗衣服。虽然日本1960年前后就普及了家用洗衣机,但毛毯与被褥等大件物品,因家中洗衣机容量小而无法使用,就诞生了投币洗衣店。这些洗衣店数量还在逐年增长。

在东京,有网红洗衣店“Wash&Fold”。虽是洗衣店,它的装修更像一间咖啡店。店内以白色与绿色作为基础色调,配置了最新的投币式洗衣机。平常的换洗衣物乃至棉被、运动鞋,都能够拿到这里来洗。此外,这里还有世界首台时尚服饰专用洗衣机,以“比手洗还要温和”为卖点,机器会有如摇篮般的摆动,从而保护衣服的材质、色泽等不受到损伤。就连洗衣液也是使用来自新西兰的有机洗衣精“ecostore”,成本不低。公司负责人表示,希望能“让洗衣店化为生活形态的一部分,并且成为人们交流的场所”。

除了常规的洗衣店,东京的Eco Wash Cafe则为主妇们开辟了一片社交空间。在这里,经常可以看到三五个主妇投币洗衣后,就坐在旁侧的咖啡角,喝下午茶聊天。咖啡角还提供免费充电器与无线网络,让主妇们完成家务之余,还可顺便偷得浮生半日闲。除了喝咖啡,新宿的一家投币式自动洗衣店还可以做美甲。通常等待衣物洗完大概需要1小时,主妇们可以在店内享受美甲服务,据说价格比专门的沙龙便宜,而且刚好可以填充等待的时间。这样的美甲洗衣店也深受年轻女生的欢迎。

在大阪府吹田市,一家名为Wash Cafe的洗衣店与松饼店合作,店里出品的松饼在日本美食网站上收获很多好评,到店顾客中更不乏专程到访的食客,并被转化为洗衣会员。Wash Cafe品牌的经营负责人表示,开店概念源于过去日本女性会围在井边,边洗衣服边七嘴八舌谈天,而“这家店就是现代的洗衣井户”。品牌希望自助洗衣店能够成为常客之间特别是妇女间交流的公共领域,补足住户因家庭空间不足而被迫丧失的社交空间。

八王子市的一家投币式自动洗衣店甚至可以让客人在此和68岁的老店长交换日记。所谓的“日记”其实就是一个小本子,客人可以在等待洗衣的时候,写下一些想要说的话,下次再来还会看到店长在下面给的回复。店长已经把这件事坚持了38年,现在他的女儿也加入进来。社区邻里关系也因此变得更加融洽。

国内洗衣店成为年轻人喜爱的网红打卡点。

小吴去年从美国毕业回国后,在上海工作。今年年初,他发现自己租住的小区附近开了一家自助洗衣店。“和我在美国念书时经常去的那家洗衣房很像,投币式的洗衣机。”小吴算过一笔账,按照目前标价,20元可以洗10公斤的衣服,30元则是14公斤,加上烘干的钱,平均算下来一件衣服2块钱左右。新店开业为了吸纳会员招揽生意,还有“充值满就送”的活动。于是他果断办了一张洗衣会员卡。“平时经常要加班,晚上回到住处已经很累,不想再洗衣服。我更愿意在周末把毛衣、牛仔裤、卫衣等集中起来拿去洗衣店洗,节省精力而且价格也十分划算。”

远在老家的小吴母亲却不能接受洗衣店洗衣,小吴说:“我妈总是念叨在外面洗不干净,她说晾干衣服还是要太阳照射才行。其实她不知道,公共洗衣机都有消毒设置,并且定期清洁。洗衣店的洗衣机可能比自己家的洗衣机还要干净。”

在中国,洗衣店文化也许还并不适用,但洗衣店社交却悄然兴起。成都九眼桥附近有一家看起来像咖啡店的洗衣店,名为Enjoy Laundry Cafe。来自广东的旅行者闫女士带着她的孩子来洗衣服,中途她点了杯咖啡,一边喝咖啡一边等待衣服烘干。闫女士说:“在北美旅游的时候,发现国外有大量的自助洗衣店,这种洗衣方式对于旅行者而言非常方便。”这家洗衣店的老板李薇介绍,开店以来,一开始光顾的大都是旅行者,后来在抖音上突然火了起来,吸引了很多年轻人来拍照。她说:“成都作为一个旅游城市,来洗衣服的客人也可能因此多认识一些驴友,结伴上路。洗衣店未来没准会成为旅游者的中转驿站。”

不仅是独立洗衣店,就连酒店也跟上了洗衣店社交的热潮。前不久刚在北京开业的MUJI酒店,应该是北京第一家有自助多功能洗衣房的酒店。住店客人可以刷房卡来使用自助洗衣机。洗衣房设有阅读区,那里有沙发和灯光柔和的阅读灯,洗衣房还有内衣自动贩卖机。这样的24小时自助洗衣房让人完全不用担心衣服弄脏该怎么办,即使是凌晨!

实际上,当城市里的居住形式越来越多元化,利用自助洗衣店去补足生活空间不足的各种问题是可行的,并且洗衣店能够成为社区商业发展的一个方向。洗衣店虽然有如此多新玩法,但是洗衣店文化在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THE END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