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分子工作室
孤独的修书匠   图/视觉中国    2018-12-07    

解忧图书馆 : 5本书带你进入雪花飘飘的世界

0 0

蓝色底知道分子版头图.jpg

今天是大雪,广州终于吹起了冷风,就当是给人们过节创造些气氛了。记得2016年的时候,广州市区居然飘了些小雪,全城的人们也都为这个奇观兴奋了好久,还有人用稀缺的资源堆起了雪人,或者说是冰晶小人。

南方人对于雪的想象和期待,永远超出北方人民的想象。修书匠曾和北方的朋友提起,非常希望能在雪地里打滚,对方露出了一脸的鄙夷。同样生活在南方的读者们,老天爷既然不能给我们创造雪花,我们只能在书里,“望雪打滚”了。今天就来推荐5本雪花飘飘的书给大家。

                                                      《雪花的答案》

微信图片_20181213162145.jpg

                                 [美] Kenneth Libbrecht / [美] Rachel Wing 著

                                         电子工业出版社,2017-09-01


如果要检验一样东西是不是真的美,就要看ta没有被包装过的模样,因此有一段时间,明星们很喜欢晒自己的素颜照。《雪花的答案》这本书就是来晒雪的素颜照的。作者将雪花放到显微镜下面,给我们呈现了雪的真正面貌,事实证明,雪被形容为梦幻、美丽的代名词是当之无愧的。

而且从生成到落地,每一朵雪花在空中都要经历不停的变化,在显微镜下,就可以看到它们生长的历史,最后形成“没有两片相同的雪花”。雪花们千里迢迢来到人间,我们要尊重一下它们的努力啊。

                                                          《雪人》

微信图片_20181213162150.jpg

                                              [挪威] 尤·奈斯博 著

                                         湖南文艺出版社,2016-04


一个小男孩从睡梦中醒来,没有找到自己的妈妈,于是想跑到邻居家看看。出门后发现,不知道谁堆的雪人还立在那里,只是有一点不一样了,雪人脖子上围着男孩送给妈妈的粉红色围巾,妈妈却失踪了。像这样类似的事情,在数十年间,发生了多次,并且失踪被害的都是已婚且有小孩的女性,除此之外,案件之间还有一个共同点,现场会出现一个雪人。其中一个受害者在森林中被发现,场景让人毛骨悚然,雪地上依旧有一个雪人,只是雪人的头,就是受害者的头。

凶手究竟为什么选择这样的人群下手?这个雪人又代表了什么?读者不妨在阅读过程中自己推理一下。《雪人》的作者尤•奈斯博,是北欧犯罪小说天王,大概是生活的地区常年气温底下,小说中的气氛,也让人脊背一凉。还在南方的艳阳里短裤T恤的读者,不妨读来降降温。

                                         《雪:中国现代经典美文书系》微信图片_20181213162153.jpg

                                                    陈子善,蔡翔 编

                                             人民文学出版社,2007-07


陈子善和蔡翔两位老师想必对雪是情有独钟的,这本集子中,囊括了鲁迅、梁实秋、沈从文、萧红等一大批作家对“雪”这个主题的文章。古代的文人很喜欢玩的一个游戏,就是作同题诗,大家都写一样的东西,谁的文章更好,就立见分晓了。两位编者将多个大家关于雪的文章集合在一起,就像是把鲁迅等人都号召过来,提倡大家都说一说雪一样,新奇好玩。

如果对里面作家的文风都熟悉的读者,不妨和朋友玩一个游戏。将文章都拎出来,盖上作家的名字,来玩一下蒙面作家猜猜猜,为这个周五的“雪夜”加点乐趣。

                                                           《雪国》 微信图片_20181213162157.jpg

                                                     [日] 川端康成

                                             南海出版公司,2013-09-15


一到冬天,雪就会有七八尺厚,下大了恐怕有一丈二三尺,四周环绕着山林,还有冒着热气的温泉。一说出雪国的这个景象,许多南方人,甚至是北方的朋友都要为之疯狂。没有工作的压力,家庭的烦恼,坐吃家产的主人公岛村在雪国一个度假村里,结识了一个叫驹子的艺伎。驹子对岛村可谓是一往情深,但是岛村却始终觉得两人的关系不过是露水姻缘。

有一次在一个按摩女人的嘴里,岛村了解到,驹子是为了给她师傅的儿子行男治病,才出来做艺伎赚钱的,二人似乎还有婚约。但驹子对此一再否认,连行男快死了也不愿意去看一眼。男男女女的痴心和冷漠的故事,在覆盖着皑皑白雪的雪国中发生。《雪国》是川端康成的诺贝尔文学奖作品,相对于其中的情感纠缠,其中艺伎的音容笑貌及雪国的风光,更吸引人,完全可以满足读者对日本上世纪“特色服务”的想象。

                                                             《雪》微信图片_20181213162200.jpg

                                     [土] 奥尔罕·帕慕克 著,沈志兴 译

                                          上海人民出版社,2018-06


2011年,帕慕克因涉及帕美尼亚大屠杀的话题,被土耳其政府判为有罪。在今年的采访中,他始终坚持文学的讨论应是和平的。政治、民生等话题,在文学中的讨论不应该被切断。而《雪》这部小说,被称为是他最钟意的作品,毫不掩饰帕慕克对现实社会种种问题的关注,是他贴合初心创作。

小说的主人公“卡”用朋友给的临时记者证,去到卡尔斯,据说这个地方是了解十二年来真正的土耳其的必去之地。卡尔斯的市长不久之前被谋杀,因此卡尔斯要进行一轮新的选举。与此同时,当地出现了传染式的自杀现象,年轻女性们出于不同的原因纷纷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或是因为要被迫嫁给年老的男人,或是因为带头巾被拒绝进入课室,或是遭遇丈夫家暴……不幸的故事形式多样,但令卡感到意外的是,为何她们都如此轻易地、迅速地选择了自杀。

除了去了解卡尔斯的情况,卡还了解到,自己倾慕的大学同学伊珂也在卡尔斯,并且刚刚离婚。无论从采访还是个人的角度,这段行程都充满意义和未知。还值得一说的是,主人公给自己取的名字“卡”(Ka),同“雪”(Kar)以及“卡尔斯”(Kars)之间的联系充满意味。卡在卡尔斯经历的每一个故事,都在大雪的映衬下发生。

上海人民出版社的这个封面还原了雪的本色,白茫茫的一片,但也顺带捎上了雪的特点,容易弄脏!所以如果你不想让帕慕克这本书沾上一点污渍,记得帮它加一个好看的书套呀。

                                                            THE END知道分子版尾.jpg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