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间大学
苏炜       2018-12-13    

熬夜学习?我看你就是在假装努力

0 0

微信图片_20180914152337.gif

经历过大学生活的人应该都有体会,象牙塔里住着中国睡得最晚的一群人。

他们打游戏、谈恋爱、看手机、开卧谈会、吸奶茶、选外卖、洗澡,总而言之,在十二点甚至一点前闭上双眼几乎等同于一种浪费时间——相应的,在早上九点之前睁开双眼是另一种浪费时间。

小新同学还记得那句过气的流行语,“睡什么睡,起来嗨”,起来嗨什么或许不那么重要,不睡才是一种态度。

而熬夜学习的升级版,大概就是通宵学习了。无论是强拗学霸人设,还是期末真的忙不过来了,“二十四小时”系列一直是大学里一种很有格调的存在。

二十四小时书店,二十四小时咖啡馆,二十四小时自习室,甚至还有二十四小时图书馆,大学生们的勤奋的可见一斑。他们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这样一个通宵亮灯的地方。拔下电脑充电线,拿上课本,带好手机和水杯,精神抖擞地下楼,然后——

假装准备学习到天明,其实在后半夜已经以一个别扭的姿势趴在桌上,睡得昏天黑地。

有数据显示,我国每年熬夜猝死人数高达55万,而大学生,正是其中的一部分高危人群。


大学生熬夜学习的最大收获,是自我感动
 
晚上七点钟,随着《天气预报》接近尾声,一些守在电视机前的老人渐渐支持不住,等不及黄金档的电视剧,就在柔软的沙发上沉沉睡去。

九点钟,写完作业的小学生想再打一把手游,却被父母早早赶上了床,带着怨愤、不甘、心痒难耐等复杂心情沉入梦乡。

十一点钟,中学生也写完了作业,抬头看一眼挂在墙上的中考/高考励志标语,考虑要不要再做一套卷子,最终还是决定先去睡觉吧。

十一点半,北京西二旗,上海陆家嘴、张江,以及其他一二线城市的CBD、产业园的白领们终于打到了出租车。还没到平稳到达远在城市边缘的小区,他们就已经在出租车后排进入半梦半醒的神游状态。

十二点整,一大半中国人都已经入睡,大学生的夜晚才刚刚开始。

青春怎么能在睡眠中度过呢?在漫长的夜里,学习是比吃鸡、大牌、吹牛更好的借口,他们一遍遍把“晚上效率更高”挂在嘴上,晚上效率是不是更高不知道,但是晚上学习带来的崇高感和成就感是白天的好几倍倒是一个确定的事实。

真正热爱学习的人,大都是不会光顾二十四小时场所的,任何一次熬夜甚至通宵,往往都以第二天的昏昏沉沉为代价。大多数人闯进二十四小时图书馆通宵学习的唯一原因,不过是期末在即,而时间所剩无几。

越接近学期尾声,通宵学习的人越多,就是最好的证明。

Deadline,是一条名副其实的死亡线。它催促着拖延癌晚期的大学生们闯进二十四小时自习室,如果没有,那就麦当劳、肯德基,如果这些也没有,那就忍着宿舍的鼾声和抱怨,挑灯夜读。

写完作业的某一个瞬间,还真觉得自己是囊萤映雪的好孩子,并且发誓下个学期再也不这么干了——但如果誓言有用,还要“打脸”这个词干什么?有的大学生一个学期通宵两个晚上,一次是为了期末作业,还有一次是为了庆祝期末作业写完。

这样十几个夜晚过去,大学四年也就匆匆溜走了。

如果说通宵是学习压力加大时的特殊情况,或者是拖延症酿成的苦果,那么熬夜就是大学生活的常态,是校园里相当一部分年轻人的生活方式。

通宵不常有而熬夜常有,如果非要给大学生不睡觉找个理由,除了上面的学习,其实还能搜罗来不少。

有了一场游戏,谁还想要一场梦啊

对于上一代大学生来说,打游戏的门槛还是很高的。

那是一个前手游时代,厌倦了打牌的中国大学生一脚迈进了电子游戏时代。想要在宿舍玩游戏,至少要准备一台配置还不错的电脑,为了不吵到舍友睡觉,还有配备无声键盘和鼠标。这也意味着一旦上床,就要离开游戏。

但是手游的普及改变了这一切。

大学生可以以各种不同的姿势,在床上,在桌前,在厕所,在阳台尽情游戏,还能拉舍友入伙。睡觉?鸡吃到了吗?塔推平了吗?卡抽到了吗?梦想把他们从困倦中解救出来。

不睡,是因为真饿

外卖和不睡觉维持着一种很复杂的关系,很难说得清谁为因,谁为果。

不想这么早睡,所以在百无聊赖中点些东西吃;外卖还没来的时候,枯坐在宿舍无事可做;外卖来了,所以吃的时候还要找点剧来看。至于外卖吃完而一集剧还没播完,或者一集剧播完而外卖还剩半碗,都是一件让人为难的事情。
 
一来二去,夜晚的时间就在食物蒸腾的热气中一点点消磨。

“真的,我就玩几分钟手机”

玩手机是个很宽泛的概念,除了上面提到的打手游之外,手机还有一万个理由把已经头沾枕头的大学生叫起来嗨。
 
微信群抢红包、微博转发抽奖、卡在十二点的网店优惠、爱豆的投票截止、还没补完的综艺节目……

就算这些都没有,随手点开的一部电影,或者一条接一条的搞笑短视频,都能轻轻松松让大学生坚持到后半夜。

舍友那么嗨,我睡得着吗

如果一个大学生以为绕开上面所有的选项,就能早早上床,那他应该才刚刚大一,而且多半还没过完头一个学期。

除非是神经及其大条而睡眠质量极好的人,否则在舍友消停之前安稳入睡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开门、冲水、敲键盘、点鼠标、磨牙……所有声音都会被放大数倍,在闭上眼睛后变成隆隆巨响。除了下床,加入他们,或者掏出手机,消磨时间培养困意之外,还能有别的选择吗?

于是,往往第一个上床的大学生,会是一个宿舍最后一个睡着的人。

最后,小新同学奉劝大家还是珍惜最后的早睡时光。

毕竟,当离开校园、见识了生活的青面獠牙之后,大多数人已经没有想几点睡就几点睡的权利了。

                                                            THE ENDFohAPVrteeq7U41kCvXU2mrTGSda.jpg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