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张金平       2018-04-15    第513期

陨石下的欲望、圈套与暴富梦

在兰花、普洱、藏獒之后,陨石成为一个最新的江湖。猎陨江湖,暗潮汹涌。猎陨者深入沙漠,希望比别人更早找到那颗刚刚坠落的陨石。有人编故事,有人造假,有人发假证,有人“埋雷”,有人掉坑,也有人打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钱的地方更有江湖。

事件 0 0

陈鹏力最近为他的猎陨团队增加了装备——两辆皮卡和一辆两轮摩托车,花了9万元。
皮卡是为了装载更多物资,摩托车的好处就多了——省油,快捷,比走路节省时间,可以大面积搜索,尤其是在山地地形中占优势。

陈鹏力是新疆猎陨者俱乐部的队长,共10人的猎陨团队现在有两辆皮卡、四辆越野车、一辆四轮摩托和一辆两轮摩托。陈鹏力每年有120天左右的时间奔波在哈密和罗布泊的猎陨路上。
3月24日,他的4名队友前往新疆的托克逊地区猎陨。

19世纪,陨石猎人就已经作为一种职业存在;20世纪70年代,美国已经有十几个专业人士寻找和买卖陨石;20世纪90年代末期,陨石作为商品在交易会和网上出现。至此时,我国的陨石收藏才刚刚起步,更谈不上有专业的陨石猎人。

2014年,陈鹏力开始真正进入中国陨石圈。如同众多圈子一样,有人在里面臆想“一石暴富”,有人以此生存并以此为乐。圈子的不断壮大衍生了二道贩子和各色鉴定机构。

这是一片充满机会、财富和欲望的海洋,有人通过诈骗获取财富,被圈内人鄙视但依旧“不改初心”,也有人虽身处旋涡中,却笃定决心,要为这个圈子正本清源。

十次猎陨九次空。

陈鹏力今年41岁。18岁时,他随家人从陕西汉中移居新疆。

他从事过多种野外工作,还在胜利油田做了几年的油田采油工人。从前的生活经历,让陈鹏力习惯了旷野里无拘无束的孤独与自由。

2012年,陈鹏力在新疆做起了和田玉、戈壁玉生意。两年后,他开始寻找和买卖陨石。
2013年2月15日中午12时30分左右,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州发生天体坠落事件,给中国的猎陨圈带来不小的震动,国内的陨石收藏和买卖的热潮也正是在这之后才真正到来。
陈鹏力正是在此时赶上了车。

据1985年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出版的《陨石目录》记载,当时全世界98个国家仅发现或目击2611块陨石。到2000年,全世界各国发现或目击的陨石共3165块,仅比1985年多了554块,平均每年新增30多块。近年来,得益于沙漠和南极地区的猎陨活动,陨石数量在快速增加。
 “十次猎陨九次空”是陈鹏力常说的话。他出门猎陨常常是重车走,空车回来。陈鹏力算了一笔账,他和队友们去一趟托克逊地区猎陨,单趟需要三千元。如果是去罗布泊,就要以万元起计了。

好在陈鹏力还做着玉石生意,不然仅靠猎陨,他无法养活一家。他和朋友在乌鲁木齐开了一家陨石馆,300平方米,上下两层。他说,镇馆之宝是一块橄榄石石铁陨石,重约80公斤,目前的市场价为200万元左右。

陈鹏力称,在国内,满世界寻陨石的专业陨石猎人不超过10个,大部分陨石爱好者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还有一些陨石猎人跟陈鹏力相似,从玩玉石、奇石、观赏石开始,逐渐进入陨石圈子。广州的陨石猎人梁飞几天前从缅甸猎陨归来,他在广州市番禺区开了一家陨石玉石化石馆,陨石只是其中一部分收益来源。

“鱼尾梁”陨石是陈鹏力的发现之一。2016年12月16日,他在新疆若羌县附近发现新的陨石散落带,即随后被国际命名为“鱼尾梁”的陨石。“鱼尾梁”在国际市场上的价格约为三十元一克。目前,被全国各地的猎陨者找回的“鱼尾梁”已经达到200公斤。

第二年,陈鹏力和国内知名陨石猎人赵宇贤发起成立了“猎陨者”俱乐部,加入需缴纳1000元的会费,每两年缴纳一次。目前该俱乐部共有10名会员。

 猎陨者俱乐部曾经召集过一次猎陨活动。在出发前,有1000多名陨石爱好者前来询问,但最后到新疆一起参与猎陨的只有9人。

找到真陨石是真的难。

锡盟高速公路一处收费站的探头曾在2014年11月5日拍到过陨石降落瞬间,次日,离陨石降落最近的乌日根塔拉小镇驻扎进十几拨来寻找陨石的人,但最终无人找到。
2017年10月4日中秋夜,大理、丽江、保山、香格里拉等多地市民目睹了一次火流星事件。随后,大批人涌往这些地方寻找陨石。至今,陨石去向仍是一个谜。

暗流涌动的陨石市场和初入局的受骗者。

热潮到来的最明显标志是——从2013年开始,国内矿业展览会上开始引入陨石类别,比如2014年11月的北京国际矿业展览会上有8个陨石展台。

国内知名陨石猎人赵志强参与了此次展会。参展者黄传舰的展台前来了一位从北京丰台区过来的刘姓农民,他的手里提着一大袋从拒马河里捡到的奇异石头。他相信自己捡到的就是“陨石”,甚至是一块稀有的月球“陨石”,因此拿到展会让现场的专家鉴定。

赵志强和他的同行们告诉他,这只是块河套里的普通石头,但刘先生还是不相信。离开展览会时,他从自己带来的石头中砸下一些碎片,委托赵志强带到紫金山天文台进行鉴定。赵志强虽知道这一定不是陨石,但为了说服刘先生,还是善意地答应了。

赵志强是军人出身,曾10次前往罗布泊腹地猎陨,其中6次是负重徒步横穿。他在2012年与罗布泊野人俱乐部武宗云等人联合组建了猎陨团队,并深入罗布泊腹地,发现且收集到13块陨石,获得了国际陨石协会命名,也填补了罗布泊地区在国际陨石数据库的空白。

罗布泊沙漠猎陨热潮就这样到来了。

这次展览后的几个月,赵志强从罗布泊猎陨归来。他把那些碎片和自己猎到的陨石带给了徐伟彪。徐伟彪是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天体化学和行星科学实验室主任,他当天只看了碎片一眼就说:“这是砂石,不必用机器检测了。”

在陨石圈,一夜暴富的故事激励着很多人前赴后继。

流传在陨石猎人圈子里一件最有名的事情是:2000年,在新疆阜康,一名当地居民在戈壁滩上发现一块重达1000公斤的橄榄石陨石,几经倒卖,最后出现在美国市场,售价达到每克300美元。该陨石的切片经常出现在世界各种矿物展览会上。

陈鹏力说,陨石猎人圈子里都知道两个卖假陨石的骗子,一个山东的,一个山西的。才入圈子的时候,他就花了500元从山西人手上买了一块假陨石。

陨石交易一般都是在网络上进行,买家和卖家之间全靠信任。截至目前,陨石交易在国内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可遵循。

当陈鹏力收到山西卖家邮寄过来的陨石后,拿给新疆的“星”友看,才发现该陨石的黑色表面是用电镀的。

陈鹏力第二次受骗上当是为了母亲。

老人当时患了妇科疾病,但抗拒去大医院检查。陈鹏力听说新疆石河子有一个医生靠用陨石泡水,治好了很多疑难杂症,他决定碰碰运气,花了800块钱,买了陨石回家。母亲坚持喝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毫无作用。

后来,当陈鹏力开始学习一些陨石科学知识之后,他才知道“陨石泡水”治病的做法并没有权威科学依据。

2017年的郴州国际矿物宝石博览会上,陈鹏力拿自己在罗布泊捡到的“鱼尾梁”给一个俄罗斯商人看,对方立马来了兴趣,用27克石陨石等量换了他的“鱼尾梁”。

之后,两人还在网络上经常联系,交流心得,这种因一个共同爱好而形成的一段跨国友谊,可遇而不可求。

陈鹏力在展会上也看到有卖假货的人,但他们只骗得了一些生手,老的陨石藏家瞟一眼就知道真假。有一两家展台卖假货,外国展商经过时会使劲摇头……

“在中国,如果有科学家站出来揭露伪科学和售假行为,基本上都会受到那些所谓陨石组织的谩骂和攻击。”

张宝林在北京天文馆工作44年,寻找和研究陨石是他的日常工作,3年前,他从北京天文馆高级工程师的位置上退休。

上世纪90年代,张宝林外出寻陨,常常一盒纸烟就可以从当地农民手上换回陨石,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张宝林说,收藏陨石的热潮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之前一直是暗流涌动,民间猎陨爱好者将其带出了水面。

赵志强坦言国内的陨石圈子很混乱。

他粗略估算了一下,他在自己创办的中国陨石网上处理了2万多个求鉴帖,最终只有57块被确认为陨石。网站推荐到紫金山天文台检测并申报国际命名的只有32块。

赵志强表示,在国内有专门的买卖假陨石的组织,编造伪科学文章,常年进行一些洗脑活动,并且在各地有自己的分会。他们经常组织所谓的陨石交流会,开具没有任何资质的陨石鉴定书,上当受骗的人不计其数。

“曾经有一个煤老板被骗了500万元,也毫无办法啊。”赵志强说。因为取证困难,并且买家的资料全掌握在卖家手里,买家担心受到人身攻击,往往不了了之。

据赵志强了解,甚至一些公共机构也开始为这些假组织背书、站台,并公开售假。有媒体报道称,2017年6月,某省科技馆举办了第一次陨石展,在这次展览的27块陨石中,除了一块2016年陨落在青海省班玛县的“班玛陨石”是真陨石外,其他26块所谓的“玉树黑陨”、青海“伊丁陨石”和“黑又亮”陨石等,皆为假陨石。

据不完全统计,青海省假陨石每年的成交额达数百万元。

赵志强创办的中国陨石网有4万多名会员,陨石相关的微信群人数超过3000人,QQ群人数超过2000人,他们有着各种诉求——求鉴定的,想学知识的,玩真陨石的,卖陨石的,买陨石的,赚了钱的,以前被骗的,用图片刷屏来发泄情绪的,甚至是谩骂专家的……

赵志强将群里的人分门别类,各起各的作用,其中有一个由150多名志愿者组成的“中国陨石打假联盟”,每当一个地方出现假陨石买卖或伪科学文章,志愿者们就搜集证据向平台投诉,或进行科普。

“在中国,如果有科学家站出来揭露伪科学和售假行为,基本上都会受到那些所谓陨石组织的谩骂和攻击。”赵志强说。

紫金山天文台首席科学家徐伟彪的经历就是一个典型例子。2017年9月,在昆山举办的“国际陨石高峰论坛”上,徐伟彪批评了某省科技馆的展假行径,被《现代快报》报道后,便招来假组织的攻击。

赵志强称,事实上,售假者采取的报复手段如出一辙,一是利用网络谩骂攻击抹黑科学家,二是给科学家单位写黑信告黑状,控诉对方破坏和打压“民间陨石”。

但他们的最终目只有一个:闲杂人等少管闲事,别挡住我们的财路。

陨石,玩的就是新鲜与稀缺资源。

一块陨石到底能值多少钱?徐伟彪在《天外来客陨石》一书中做过详细的介绍。

陨石的类别是决定陨石价格的基础因素。陨石猎人在猎到陨石后,首先要做的是进行检测和命名,陨石的命名相当于公民的身份证。当一块未检测陨石获得官方注册命名之后,市场价格的升幅为10%到50%。

“目击陨石”与“发现陨石”价格差异非常明显,一般来说是翻倍与减半的关系。风化程度对于价格的影响非常巨大,出类拔萃的新鲜陨石获得高溢价是理所当然的。

也有人选择去“埋雷”——将旧的陨石预先埋到火流星目击地,然后假装是自己新找到的。用圈子里的话来说,这叫“玩的就是新鲜程度”。

在目前的国际市场上,大多数陨石价格在几美元到几十美元一克,比较稀少的陨石要价几百美元一克,火星和月球陨石在几百到几千美元一克。

陨石的来源和文化属性在陨石交易中也很重要,一块物理属性相同的陨石掉在撒哈拉无人区和掉在纽约富豪院子里的价格肯定会有天壤之别。

世界上的大部分陨石,都收藏在美国和欧洲的自然博物馆里,或国际私人陨石收藏家手中。他们积攒的陨石,大多来自曾经的陨石爱好者和专业陨石猎人。

在广州番禺,有三个在圈内小有名气的收藏爱好者,他们被称为“番禺三少”:江少佳、彭文轻、古英华。

他们是很好的朋友,都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七八年前开始进行陨石收藏。与跑国内矿物博览会的陨石商人不同,他们说,自己收藏的陨石均是从国际市场上买到的,大部分来自美国图森市场及德国慕尼黑市场。

江少佳的藏品里有一件从美国图森市场购买的91千克的阿根廷铁陨石,该陨石看起来像一只卧倒的狗,又像一弓着身子的人,他将其称为“旺财”,格外珍视。

江少佳的本职工作是做地产工程,业余时间用在陨石收藏上。他说,自己收藏有世界各地100多种稀有陨石,有一些样品,连紫金山天文台也没有。他将自己收藏的陨石,进行细致的分门别类,一一封存。

江少佳收藏的陨石几乎不进行交易,主要用来科普和展览。他们很少谈及自己收藏的稀有陨石的价格,用行话来说,这些东西无法用钱衡量,玩的就是稀有性,懂陨石的人自然就懂。
2015年11月16日,江少佳和彭文轻在广州文伟中学举办了一场陨石科普讲座,他们将自己收藏的陨石带到课堂,让孩子们在听完理论后,亲手去沙盘中寻找陨石。做科普,是两人计划将来主攻的一个主要方向,但由于审批、安保等问题的限制,活动无法持续开展。

江少佳在国际市场上做过上百次交易,他说自己从未买到过假陨石,因为在美国卖假陨石会入刑。中国陨石市场之所以假货横行,其中一个主要原因便是造假没有法律惩罚,被骗了的人不甘心又去骗下一个,由此便陷入了恶性循环。

“陨石价值就是按稀有性排序,品种胜于一切,因为假货横行,才出现目击贵(指目击的陨石价格高),从认知角度,稀有才是王者,求知和探索才是陨石价值取向的原动力!”

赵志强目前的部分精力转向了利用奇石和陨石进行艺术创作,他利用500颗陨石创作了艺术作品《封神榜》《清明上河图》。

将陨石做成饰品,目前在国内也开始慢慢形成市场。赵志强说,科学与艺术结合,将陨石加入文化内涵,才会显现它的多重价值——科学、观赏、收藏和经济价值——似乎所有被人类赋予意义的东西最后都逃不过这样的宿命。

3月31日晚,猎陨者俱乐部去往托克逊的队员回到了乌鲁木齐,历时7天,他们一无所获。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