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苏静       2018-03-01    第510期

软胶怪兽玩具的诡异江湖

像追星一样追捧设计师,作品发布与拍卖现场人山人海, 价格几个月就翻数倍,软胶怪兽玩具会不会成为另一场泡沫?

投资 0 0

回忆自己购买某只展会sofubi玩具的经历,成都85后玩家TEENJOYAKA 总后悔自己下手不够快。2017年7月30日,世界最大型手办展会“WF2017”在日本千叶县举办,展会的前几天TEENJOYAKA就开始关注,并相中了一个来自动漫《宇宙エース》的sofubi玩偶。那是他偏爱的日本昭和年代风格。宇宙エース,别名Uchuu Ace,是一个浓眉大眼的小宇航员:黑色制服、白色手套、白色靴子,帽子上有黄红亮色形成的箭头标志。


TEENJOYAKA原想着这位设计师不大出名,应该不会太抢手,干脆让日本当地代购去现场买,结果未能如愿,只好转战日本亚马逊网站(简称“日雅”)。TEENJOYAKA记得,日雅上当时原价大概是5000日元,不算运费,折合人民币大概290元,他犹豫了几天没买,就错过了。没多久,日雅上出现了第一只倒卖的宇宙エース,价格翻了一倍,开价1万日元,相当于人民币580元。“我也比较天真,觉得贵,没有下手。”后来的故事是,他在几个月后,花了1800元人民币才从一位台湾玩家手上购入。


不到半年,一款非名家设计师的sofubi玩具的身价,就从290元涨到了1800元。sofubi来自soft vinyl日语发音,为“设计师软胶玩具”概称。一个塑胶做的怪兽玩具,十来厘米高,造型基本靠虚构与拼凑,却身价不菲,小小一只起售价数百元,转手可高达数千元甚至上万元。为了买到它们,买家们出国排队,翻墙留言,甚至想办法给设计师送礼,还有很多人心甘情愿上黄牛的当。


软胶江湖是2017年在国内潮流玩具圈突然火起来的,这些软胶怪兽玩具有怪异的外表与不菲的身价。由设计师、玩家、黄牛组成的隐形软胶玩具江湖,在一年多内怪异地狂热着。

乱七八糟花里胡哨鬼鬼怪怪。


sofubi玩具不依靠现成的IP,设计师在一团混沌中从无到有地创造这些玩具,它们材质特殊,造型奇特。至于这样做出来的东西有何艺术或商业上的价值,能值多少钱,都不好说。


2015年5月,软胶玩具还没人关注,柠檬爸爸描述在中国做小众玩偶设计的体验:“很多人说,你怎么搞这么种东西,‘乱七八糟花里胡哨鬼鬼怪怪 ’。但在国外,也许你还没做出来,还在创作,就会有人为你埋单,比如买你的草稿。他买下来并不是因为你的草稿本身有多大价值,只是为了支持你继续创作好的作品。在中国,这是不可想象的。”


这位生活在深圳的图形设计师,是独立街牌PEOPLE3的创始人之一,也是一位资深玩具收藏者与设计者。2013年,柠檬爸爸动手制作了第一只sofubi玩具Pappa。Pappa是个通体绿皮肤的三眼娃娃,金色的头发中央秃顶,上唇和鼻子连在一块,乍一眼像鸟喙。Pappa的脖子、肩膀、腹股沟等关节连接处有金色的褶皱,像蹼又像甲,加上浑身上下的黑色水痕,活像一个刚从水里爬出来的怪物。柠檬爸爸做的Pappa确实是一只水怪,原型来自日本的河童,河童在日语里发音为“かっぱ”(中文谐音“卡帕”)。


不同于大众玩具工业流水线的生产模式,sofubi玩具基本由设计师亲自完成,设计师可以在任何环节随性发挥。所以,柠檬爸爸设计的Pappa不止一个形状,它们有时很像青蛙、蜥蜴与鸟的合体,有时又是一个无手无脚的怪异娃娃。


当年的柠檬爸爸十分羡慕国外的设计师,说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天马行空地做自己想做的作品,因为他们的创作环境有保障,“国内的设计师,即使非常顶尖,也不敢放手去创作太小众的作品,必须考虑心血、成本能不能带来回报”。

昂贵的软胶玩具几乎一夜成为潮流。


多年前,柠檬爸爸入手第一只sofubi怪兽时花了大概1200元,是一只恐龙状的怪兽——来自日本知名公仔设计师T9G的经典系列Rangeas。2013年柠檬爸爸在微博上晒出7个颜色不同的Rangeas,仅有3人评论交流。


放在现在,即便是中国设计师的作品,也会被高价拿下。2018年1月13日,上海软胶玩具节(Sofubi Shanghai Festival,简称SSF)开幕,当天室外温度不到10℃,一大群穿着羽绒服的sofubi爱好者在展区排起S形长队,从十来岁的学生到三十来岁的上班族都有,七成以上是男性。当日展览上,来自上海本土的赤热工作室以无底价拍卖形式卖出一只名为“无毛猫”的限量版sofubi,现场买家第一口价就喊到3000元,没一会儿,有人以9100元成交价拿下。
昂贵的软胶玩具似乎是一夜之间突然成为潮流的。


TEENJOYAKA从2016年开始“入坑”,收藏的sofubi玩具累计近200只,其中包括T9G等名家的早期作品,有时候他会转卖一些。TEENJOYAKA说,玩具进进出出,宇宙エース算最难忘的,因为它得来不易,而且“一直在见证它的暴涨”。


早在半年前,中国大陆地区才有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专业大型潮玩博览展会。2017年9月,北京国际潮流玩具展(Beijing Toy Show, 简称BTS)在北京鸟巢附近的国际会议中心进行,三天时间聚集了超过两万玩家,他们从全国各地涌来,其中不乏香港和台湾玩家。他们中绝大部分是冲着sofubi怪兽而来。


日本文化中,喜欢手办玩具的人被纳入“御宅族”。能吸引他们出门到场,除了展会现场发售的限定款产品,以及到场设计师的手绘商品抽选或签名,最直接的原因还在于展会的首发价格优势。2017年BSF (Beijing Sofubi Festival)上发售的两只御守龙-Chase,为香港玩具设计师Kenneth Tang的sofubi玩具品牌Black Seed代表作之一 ,属于“全球总共限量十只”系列,在海外市场上动辄1000美元,在本次展会却只售4300元。


数万人参展,特定展品却只有几只,供量远远小于需求。

sofubi本来有很多历史,现在只剩下价格了。


自日本丸三公司第一只软胶哥斯拉诞生起,日本sofubi怪兽玩具已经有50年历史。2010年后,sofubi逐渐流行,品牌也越来越多。但2017年在中国出现的抢购潮却令人意外。


“其实sofubi还是有很多历史或内容可以讲的,但现在国内基本上只关注设计师和价格,感觉很浮躁。”某sofubi玩具群成员“自护”是一名生活在上海的70后,他收藏玩具快三十年了。 
2016年到2017年,“自护”买了大约30个sofubi玩具。这个时期的sofubi已经身价不菲,一只的售价动不动上千元,“而且sofubi太多所谓‘会场限定’ 版,好看的款式很容易被炒高”。


作为资深玩家,“自护”不否定sofubi有吸引人的地方:“第一,买来就可以玩,不需要组装上色,把玩门槛低,而且没有什么过度包装,很节省空间。” “自护”认为sofubi有看点,在于其造型、颜色的惊艳,“非常抓眼球”。


TEENJOYAKA最开始没办法欣赏“这种丑陋、简单、可动性很糟糕的玩意儿”。有一次,他朋友带来几个sofubi玩具,包括被圈子称为“神物”的植发版NAGBALL,当时他视而不见,直到看到一个绿色的小怪兽——国内设计师Tan与Paul Kaiju合作的Mimimonster:“我把玩了一下,马上就被迷住了,整个造型虽然看起来有点恐怖血腥,但是神态相当可爱,整体的绿色也相当扎眼。”


柠檬爸爸把这种带着暴力血腥味的触感与视角效果称为用sofubi呈现“肌理感”,以表现一种生命力。


国内首个sofubi品牌Purple Toys的创立者擦主席几乎不会对他的买家解释创作缘由,一是觉得没必要;二是觉得sofubi跟其他艺术品一样,设计师只需要把作品做出来,价值、价格、美丑,由买家自己欣赏判断。这是sofubi圈的不成文规定,也是sofubi逐渐被当作“怪兽投资”的重要原因。

时下火爆的软胶玩具是不是物有所值?


与传统流水线生产的玩具相比,小众设计师的sofubi玩具产量极低,每款产量多则几十个,少则几个。


“sofubi的全部流程都需要人工,这导致它产量不是很高。如果同一个模具一次做太多,会面临卖不出去的麻烦,也难调起玩家的兴趣,如果做少了又挣不到钱。所以,设计师会想折中的办法,比如一次少出几个,隔一段时间换个颜色再出一个版本。有的玩家可能有强迫症,或是收藏控,他们会不停地收藏。”“自护”介绍sofubi价格不菲并且销售模式特殊的部分原因。
和绝大多数真心爱玩具的人一样,玩家“自护”并不愿意从成本上去评判“时下火爆的软胶玩具是不是物有所值”等问题。他用自己的经历分析圈子里的热风从何而来:“前几年玩具圈炒变形金刚之类的,近两年热潮慢慢退了,可能有些炒家也要换新的阵地,而现在,sofubi是他们觉得比较适合炒的一个品类。”


收藏玩具二十多年,“自护”经历过好几波类似的流行,这些东西很快涨到天价,然后一下子降温。他说这种潮流每几年都会来一次,但也有些东西是一直有人喜欢的,比如高达。


设计师擦主席也说,一路走来,购买他的作品的人群并不总是固定的,有些买家可能陪着走一段,走着走着趣味不一致了,转向新的领域,喜欢别的设计师,而他继续往自己的方向走,也会遇到新的买家。擦主席对此看得很开,他觉得作品行情好,能通过作品实现艺术诉求,自然是好事,却不一定强求玩家都理解,也不限定他们出于什么目的去购买这些东西。
“不管流行什么,潮流消费除了买家本身对特定物品的喜爱,本质上需要有相应的经济能力。”玩具爱好者“自护”有同感,他说每个时代都会有些人一直玩某个东西,他们沉淀下来成为长期的消费者,也有些人会走掉,尤其是面临成家生子压力时,很多男性玩家就会收起玩心,将重心转移到家庭。


“毕竟小孩需要投钱和投时间,这个跟玩玩具所消耗的资源是一样的。”“自护”说。70后的他如今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他并没有因此限制自己的爱好,“和其他事情一样,只要你能承担”,至于有人要挣钱或者跟风,那是别人的事情,每个行业都如此。
“本质都一样。”“自护”很爱说这句话。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