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赵渌汀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刘远举(口述)    2018-01-01    第506期

“房事”依然是诸多“城事”的核心

“房事”是“城事”的核心,是化解场面尴尬、挑起公众参与的“百搭话题”;城市里发生的故事,也间接影响“房事”的走向。

2018生活趋势报告 0 0

2018年的中国社会,“房事”依然是诸多“城事”的核心。而城市里发生的故事,也会左右“房事”的走向。

首先是公众对房产的定义和重新解读。十九大报告提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为规范房地产市场秩序注入了一剂强心剂,也捋顺了外界对“房子”这一热词的理解和定义。

大家都知道有项指标叫做“房价收入比”,此外还有“房租收入比”,其实这两项指标之间并没有明显关联。我曾提出过这样的观点:“中国现在的房价早就与出租价格脱钩了,房价的上涨主要取决于未来涨价的预期。”通俗点说,就是房价其实和房租没有必然联系,房价只会与城市的潜力、楼盘的区位以及政策的调整有关。

不过2017年的一项政策引起了我的注意,那就是在广州率先推行的“租购同权”。有人说这将对2018年的房地产市场产生深远的影响,这点我同意,但具体将如何影响,还得看具体细则。其实广州市越秀区一直都有“租房也能享受学位”的类似规定,那么,这一规定未来会不会推而广之到全国各大城市呢?

我觉得有可能。听说沈阳已经喊出了“2018年年底实现租购同权”的口号,包括南京、上海、成都、南昌在内的多个城市也对此有具体部署,这说明“租房也能上名校”早就是民心所向。

一旦“租购同权”在2018年基本落实,势必会有更多新生获得入学资格。我之前说过:“住房这个前置门槛的稀缺性降低,并不意味着教育资源更多。”本来固定数量学生所享有的权益,现在因为“同权”,多了新的、符合条件的学生进来“分一杯羹”,也将直接增加教育资源分配的难度。

但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起码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只要租购同权能够真正落实,学区房的降价将会是大概率事件。那些本来有购房需求的人,在通过租房享受到学区的资源红利的同时,也打消了此前购买的念头。这样一来,购房的需求就可能下降,房价有可能因“租购同权”而出现回落的趋势。

“振臂一呼,应者如云”,透过一座城市凭借租购同权而带动其他城市的现象,我们可以看出:“房事”如今已经占据“城事”的核心地位。

“房事”和“城事”之间也建立了某种默契关系:“房事”是“城事”的核心,是能化解场面尴尬、挑起公众参与的“百搭话题”;而城市里发生的各种故事,也能间接影响和左右“房事”的走向。

回顾一下这些年关于人口在城市的迁徙过程就会发现,“逃离北上广”和“逃回北上广”就像两颗此消彼长的弹珠,带动中国人迁徙、栖居的钟摆效应。

不过城市也会让人寒心,让人害怕,让人恍然若失,大城市尤其如此。但大城市在2018年依然不用担心人员流失,原因就在于人总趋向于用脚投票,而不常用片刻的情绪和感受去投票,所以2018年的人口流动趋势依旧是向大城市聚拢,有多少人离开北上广,就有更多人奔向这些城市——有资源的地方,自然会有人涌入,哪怕这过程中充满寒意。

我反复提及一种说法,那就是大城市具有“赋权机制”。什么意思呢?

生活在一线大城市的市民,虽然会面临高昂的房价、无处不在的户口歧视、缺乏归属感等诸多问题,但那些选择逃回二三线城市的人,会发现在小地方生活、事业都离不开关系。而在一线大城市这种陌生人社会中,人情、关系的重要性相对降低了。人情、关系重要性的降低,本质上说,是因为大城市的市民权利更高,从而抑制了裙带与寻租。当一个人从农村、小城市迁徙到大城市之后,他的市民权利实际上增加了,这就是所谓大城市的“赋权”机制。

赋权的同时,是城市规模的扩大、公共服务的提高和人口素质的提升。我觉得未来中国的大城市将向超大、特大城市看齐。目前来看,中国的大城市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中国的大城市不是“太大了”,而是“还不够大”。

那么,城市将如何影响“房事”?我们可以从2017年发布的《社会心态蓝皮书》中看出一些端倪:城市人口密度与房价关注度呈现一定程度的正相关关系。换句话说,城市的规模及人口密度,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并影响房价,“房事”和城市继续保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大城市的赋权能力将进一步增强,所以在2018年,“房事”依然是“城事”的主旋律,是避不开的话题。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