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郑依妮       2017-09-15    第499期

莫干山民宿样本:有点洋气,有点贵

民宿复兴乡村,让一个空心村焕发出不一样的生命力。曾经鲜有年轻人的莫干山,如今成了年轻人纷纷回归乡村生活的选择。然而,人们却开始担心它会否成为下一个丽江。

0 0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去丽江这件事已经变得不酷了。如今人们又找到了新的“丽江”,它的名字叫莫干山。今年2月,德清县被列入首批“浙江省全域旅游示范县”。

根据浙江省发改委公布的数据,今年上半年德清县接待国内游客1050万人次,相当于德清县总人口的21倍。一个既没有世界文化遗产也没有国家5A级景区的小县城半年能做出这样的成绩,可以说相当厉害了。

莫干山会是下一个丽江吗?

早在2012年,在还没有太多人听过莫干山这个名字的时候,莫干山就被《纽约时报》评为“全世界最值得去的45个地方”之一。距离上海3小时车程的莫干山,因为地理区位的优势,20世纪20年代就成为长三角地区的避暑胜地。但在80年代末,此地的旅游由盛转衰,山上很多无人居住的别墅渐渐破败,住宿场所也陆续关门。 

夏雨清是民宿行业服务平台“借宿”创始人,但他更为人熟知的身份是“在莫干山上开民宿的第一人”。2002年,他在莫干山租下颐园,花了30万元装修。随后他开始接待来莫干山度假的第一批客人。夏雨清说:“我到这里来不是为了住五星级酒店,而是为了找回小时候在农村生活的感觉,像是回到了故乡。” 

夏雨清的颐园最开始的定价是每晚1800元,没想到还常常供不应求。莫干山的民宿在外国人中的口碑日渐高涨,吸引了不少在上海工作的外国人到此度假。夏雨清说:“在2006年至2008年,颐园60%以上的客人都是外国人。这些外国人很有钱,我经常碰到他们带着厨师上山,他们喜欢住得舒适。” 随后,洋气的上海人也紧跟潮流,来到莫干山度假。

如今,莫干山不少别墅已成景点,包括毛泽东住过的皇后饭店和蒋介石住过的武陵村松月庐。在旺季,莫干山民宿一晚的房价能高达6000元,价格最低的也要上千元。到2016年年底,莫干山民宿有近800家,比2015年多出400多家,趋于饱和。

消费升级之下,民宿的住宿人群逐渐转向中产化和年轻化。克而瑞乐苇今年发布的《2016年中国民宿市场报告》显示,80后、90后成为当下民宿消费群体的生力军,占总比例的70%以上,中产为主,有固定的旅游度假习惯,重视旅游过程中的体验感,有一定的消费实力。

和村支书聊民宿才最时尚。

莫干山民宿从建成到火爆,当地政府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莫干山镇党委书记陈金侃说:“其实像‘裸心谷’这样的民宿,按照相关规定是开不了的,因为在消防上达不到酒店的标准。但我们觉得民宿可以改变莫干山,所以出台了一些民宿的管理方法,让它们有发展空间。” 

夏雨清说:“现在来莫干山的人有将近一半是来考察而非旅游,他们当中有的是旅游局的,有的是村支书,有的是商人。他们来莫干山都有着明确的目的,那就是学习莫干山的民宿经验,推广向其他乡村。”帮助当地村民增收是村支书们最关切的头等大事,而让乡村恢复活力、吸引年轻人回乡,让村民有信心、有动力、有能力在乡村追求更好的生活,则是他们的目标。

为了吸引年轻人回乡,莫干山镇政府还举办各种户外活动。“今年有一些户外运动赛事,如马拉松、越野赛。还有一些文化创意活动、高端有机农场、精品观光农业等,都是给民宿配套的。赚钱机会多了,年轻人都纷纷回来了。”陈金侃说。

如今的莫干山拥有了咖啡馆、餐厅、书店等设施,年轻人在工作之余,有了可娱乐的地方。村里原来几乎无事可干的中老年人现在成了“洋家乐”的服务员、“土特产”的推销员。他们有的进入民宿当管家,有的当起了司机接送游客。接一趟客人上山能收150元,如果碰到愿意包车上山游玩的客人,一趟至少能够赚500元。对于以往每月收入只有一两千元的当地村民来说,这是一笔不错的生意。

靠着民宿做起情怀生意的不只莫干山。实际上,在2010年至2016年间,各地民宿数量呈爆发式增长。根据《2017中国全域旅游魅力指数排行榜》的排名,贵州花溪区、贵州盘州、山东台儿庄成为区县级前三。这些地方的民宿都在迅速发展壮大。

有人说民宿与酒店最大的区别是它在最大化保留当地人生活和文化风貌的同时,也使他们的家乡越来越富庶、越来越有“人情味”。莫干山民宿给乡村带来的长尾效应超乎了人们想象。表面上看,开民宿是一部分人的生活方式,但实际上,这是一次精神上、文化上的寻根运动。比起财富,这些人更重视自己的个性和爱好,希望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渴望摆脱都市生活压力,渴望亲情与健康,渴望回到大自然。夏雨清说:“对于任何一个地方来说,一家民宿不可能直接带来经济上的改变。但民宿的优势在于,可以此为入口,带动整个乡村的复兴。”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