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间大学
有间大学   冯柒    2017-2-13 14:07    

汉东大学: 可能是中国大学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多年以后,我一边啃鸭脖一边撸《人民的名义》,想起研究生入学当天选择导师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大学 人民的名义 1 0

微信图片_20170510150434.jpg

院系会议室热气腾腾,放眼环视却感到冷气凛冽。坐在对面的导师对着学生名单现场点兵,随即出现了菜市场般争抢学生的情况。另一边则是面面相觑的新研究生,他们刚刚经历完考研折磨,听到不尽如人意的结果,凳子上的屁股早已坐不住,纷纷使出绝招,围住导师软磨硬泡。

考研自修室

有位女生的哀求近乎哭诉,她的眼泪光滑、晶莹,活像“豪门”里闪烁的水晶,然后,顺理成章地把原本名单上的我挤了下来。

当年大学里如此混乱不堪的时刻,曾让我大失所望。最近,我看了热播剧《人民的名义》,心里顿时透亮起来,这就是一部控诉当代大学黑暗面的剧啊!

官场反腐剧,黑的其实是当代大学

除了李达康,清一色汉大政法系

对于这部现象级反腐神剧,各路人马早已用尽各种方式来解读,但有一条隐藏的黑线,却甚少有人提及:《人民的名义》实际上还是一出大学弊病的深黑剧。

剧中所有精彩的权力斗法,所有纠合的社会关系,症结都在于大学校园——权力斗争中的同伴或敌人,总有一个是大学师长或同门。换句话说,大学里的人际关系,很大程度成为了社会角力中的资源。

祁同伟经常到高育良家里早汇报晚请示

汉大帮是剧中的一条明线,即汉东大学政法系师生形成的官员群体,以汉东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原汉东大学政法系主任高育良为核心,左有得意门生省公安厅长祁同伟,右有得意门生省检察院反贪局局长陈海,空降一个干部仍是得意门生侯亮平,侯亮平与老婆钟小艾也是汉大同学。

一个汉东大学政法系,竟然贡献了省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省反贪局局长、最高检反贪局侦查处长、中央纪委某监察室副主任。谁敢说这不是汉大帮?连高育良也承认,主观上没有,客观上有。

张志坚扮演的高育良书记

关照现实的人,必定心领神会——在某些高校的某些专业,昔日同窗很可能成为日后官场同仁。他们之间“您是我最尊敬的老师”,“您是我最欣赏的学生”,“学姐、学长”,“学弟、学妹”叫得分外亲切。

汉大帮几乎把持了汉东省的政法系统。育良书记过去亲自组织学生们聚会吃饭,后来不方便了,由祁同伟出面组织。有新老两代“组织部长”为核心,汉大帮兵强马壮。

明明是同门相坑,仍然学长前学弟后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育良书记说起的一件学校往事。当年侯亮平的学生会主席,若不是由他高老师拍板决定,那就是陈海的。

这个细节正好说明,高育良在当大学教授的时候已经在破坏游戏规则。众所周知,学生会主席是竞选产生的,怎么他一个系主任可以拍板让哪个学生当呢?原来,育良书记从来都没有秉公办事,没有遵从规则,甚至对学生的一碗水,也没有端平过。

祁同伟携妻子梁璐拜访老师,假恩爱真怨怼

破坏规则的,还有祁同伟的妻子梁璐。这位过去的女神,现在比祁大十岁的“糟糠之妻”,也是个大学教师,当年因为嫉妒祁同伟与陈阳(陈岩石女儿)的恋情,她利用在校职权,将祁同伟发配到了边远乡村司法所,棒打鸳鸯。

在此,大学分配的黑幕又被周梅森怼了一刀:在那个国家包分配的年代,大学毕业生的命运,竟然可以被人轻易左右。

季检察长后期十分给力,屡发大招

除了明摆着的汉大帮,还有一些暗线有大学同学的痕迹,比如老检察长季公公,哦不,季昌明,与陆亦可的母亲吴法官,虽然没有明说,但可以推断两人是政法大学的同学。

按照退休年限推断季检的年龄是60岁,差不多就是文革后恢复高考头几批大学生。这些法律系老同学的公正廉洁,是不是周梅森暗讽新一代大学学风不如过去呢?

师生同门关系,本质上是互利关系

《梁山伯与祝英台》。

在中国古代传统社会里,“天地君亲师”是妇孺皆知的人生信条。“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更是古代人伦中的大项。连“谋道不谋食”的孔子也曾经说过:“不患无位,患所以立。不患莫己知,求为可知也。”

从这里可以看出,古代的老师,不但有教育学生成才的责任,而且还肩负着教导学生谋求职业、事业的责任。

科举制形成后,师生(门生与座师)、同年(同年中举或中进士者)更成为官场中看不见却摸得着的亲密关系,老师提携门生,同年关照同年成了天经地义之事。

祁同伟听高老师的耳提面命

汉东的权力斗争,集中在以高育良为首的“汉大帮”与李达康之间。高育良与祁同伟的师生关系,本质上是互利关系。门生的种种恩义行为,可以为其成名得仕攫取资本;而发迹的门生,也会反过来助力自己的座师。

所以,育良书记有一群人陪他战斗,而达康书记是一个人在战斗。所以,我们很同情达康书记,他的所谓秘书帮只有一个叫刘新建的不成器的同门,不但没有帮他,还挖了个坑给达康书记的前妻跳进去。

一个人在战斗的达康书记

这也是作者的高明之处。在中国从古到今颠覆不破的师生与同学关系面前,什么同事、同行,都不过是以卵击石而已。

不同代际的师承关系,在文化与权力的交互循环中,实现了官宦的世代交替。如此一想,当年的同学拼命挤入名师门下的荒谬场景,也就不难理解了。

当立场不同、利益相悖,同门撕破脸没商量

当大学成为名利场,导师和同学都将成为日后的学术资源和社会资源,它和官场也就没什么区别了。

既然是利益黏合的关系,那么师生同门也会因为利益而反目成仇。侯亮平体恤老师,在师兄祁同伟东窗事发之前,他还好心去找育良书记企图拉老师一把,但育良书记给这位最欣赏的学生挖了个坑,再推了一把。


微信图片_20170510150418.jpg

0个人收藏
广告
最新评论
新周刊网友
超烦大师 2017-05-08 16:09
萌萌哒
0 回复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