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文莉莎    2011-12-12    第358期

什么航空公司需要A380?

庞大的体积和载客量是A380的卖点,对于中国航空公司而言,机场的几乎每一个环节都因为A380的巨大而有了变化。

0 0


庞大的体积和载客量是A380的卖点,对于中国航空公司而言,机场的几乎每一个环节都因为A380的巨大而有了变化。

A380部分数据:

客舱面积相当于3个单打的网球场。

翼展宽度(79.8米)比机身(73米)还长。

可持续飞行14800公里。

每乘客百公里油耗不到3公升,这一比例相当于一辆经济型家用汽车。

噪音感觉比装配8个气缸的V8发动机豪华轿车开到时速180公里时还要低。

南航之前,全球已有54架A380交付运营,服务于38条航线,25个目的地。


  大约两个月前,一位澳大利亚籍华裔乘客,通过互联网买了一张10月18日南航A380北京—广州“F”舱的票。他曾坐过新加坡航空、阿联酋航空、汉莎航空等多家航空公司的A380的豪华头等舱,这次就想体验一把南航。谁知,登机后他才发现,他买的实际是头等舱——在南航的销售系统中,豪华头等舱的代码应是“A”舱。于是,飞到广州后,他毅然在机场等了几个小时,恰好有一位返程的豪华头等舱的乘客未到,他便买下了这个座位,又从广州飞回北京。而上一程他的邻座跟着这架A380两天飞了三次。

  据南航提供的数据,首航当天,北京至广州航班客座率超过90%,广州—北京航班客座率达到100%,往返航班的16个豪华头等舱和140个头等舱座位全部售完。10月27—29日,北京往返上海浦东的航班,豪华头等舱座位也全部售完。

A380效应

  事实上,全球范围内每一架A380首航都是一次狂欢。2007年10月25日,史上第一架投入商用的A380,由新加坡航空公司执飞,从新加坡首航悉尼。自凌晨4点30分办登机牌开始,400多名旅客全程疯狂,7.5个小时内没有人睡觉,没有人甘心只坐在座位上,通道始终挤满了人,或拍照,或与空姐聊天。花了5万美元,买了双人床套间头等舱的托尼、朱莉夫妇,本该在全封闭的私密空间里享受撒着玫瑰花瓣的纪梵希羽绒被和床垫、23寸的液晶电视以及香槟,却不得不忍受每5分钟一次的记者采访和乘客参观。

  目前,运营A380的包括新加坡航空、阿联酋航空、澳洲航空、法国航空、汉莎航空和大韩航空,南航是第七家。这架之后,空客还将在今年年底再向南航交付1架,2012年交付2架,2013年交付1架。待到有2架、可以实现对飞之后,南航将把A380投入国际航线,执飞北京—巴黎。

  除了首航的热闹,前6家航空公司的后续业绩表也相继证明并诠释了航空界所谓的“A380”效应:新航A380新加坡—东京航线,在采用A380执飞之后,旅客人数增长7%,与此同时,用其他机型飞同一航线的其他航空公司的旅客人数则出现2%—3%的下降。澳航澳大利亚—美国航线,其定价比竞争对手高出33%—60%,但由于使用了A380,其客座率达到了85%,高出竞争对手5—20个百分点。

  去年8月,阿航率先将A380引入中国,其“北京A380航线曾用波音B777-200LR执飞,上海A380航线曾用波音B777-300ER执飞,改用A380以后,两条航线的运能都增加了50%左右”,阿联酋航空大中华区副总裁刘荣柱表示,A380是其航空公司的旗舰机型,“阿航订购90架A380正表明,我们对该机型的表现充满了信心”。

  在南航A380执飞广州—北京和上海—北京期间,虽然除豪华头等舱外各舱票价与其他机型的全价票基本持平,但其他机型却悄悄地在打折。

度身定做

  空客的总部位于法国第四大城市——图卢兹。A380的零部件由分布在英国、德国、西班牙的各个分厂生产,再由水路和陆路运送到图卢兹,大部分零部件可以和空客的其他机型通用。一般,组装一架飞机需要3个月,机身结构完成后便运送至汉堡总装厂对客舱内部进行装修和喷漆。喷涂不同航空公司航徽的尾翼往往是组装的最后一个环节,一旦尾翼与机体各部段完成对接,便可以启动系统测试、厂家测飞等工作。

  以全产能投产计算,A380的年产量为30架,近年平均产量为24架,部分零部件还有纯手工工艺环节,从这一角度来说,它算得上全球制造业中最大的奢侈品。

  理论上,A380最大的载客量(包括机组成员)可达800人,由于各家航空公司的客舱设计不同,通常情况下载客量约为550人。用阿航总裁蒂姆·克拉克的话说,一看A380飞机的构造,就会认为它是专门针对中国市场的,它能够一次性运输更多的乘客,在经济上有规模效应。

  另一个不能忽视的中国现状是,航空公司根本无法拿到更好的航班时刻来加航班,一线城市有限的空港也已经繁忙得再“插不进针”了,所以,只能通过增加座位数来提高运力。其他航空公司的A380经济舱占六至七成,而南航则将经济舱舱位增至428个,占舱位比重的81.8%;其他航空公司的豪华头等舱甚至配有独立的淋浴室,南航则将豪华头等舱设计为半封闭的包厢,两个座位之间由1.52米高、与座位同长的隔板分开,类似一个大办公室内各自独立的小单间,一键调节,坐椅便可变为180度平躺且有按摩功能。

  “无论对于空客还是南航,很多设计都是第一次,比如包厢,空客一共只做了40个,只供给南航的5架A380,每架8个,别的航空公司都没有。”南航客舱部副总经理徐娟娟飞了31年,曾服务过连空调都没有的广州—湛江—海口航线。

  她说,往日接飞机最多去10个人,待10天;这次去了18个人,待了20天。如果说737舱内的设施是基础版的话,A380则是清一色的升级版:过去每个飞行员都需要拖一个箱子上飞机,里面装着各种飞行资料,现在所有的资料,包括机场的运行图像全部装入机载信息系统中,飞行员可以轻松登机;过去灯光只有亮或者不亮两种状态,现在即便是经济舱也有渐亮、渐灭等更人性化的状态;现在舱内空气每三分钟便自动循环一次,因此,会比过去感觉更湿润、更新鲜。

航空枢纽显雏形

  什么样的航空公司需要A380?关于这个问题,业内几乎没有争议。与同样定位于远程但只有217—257个座位的波音787相比,A380的运营理念,简单来说,就是从一个航空枢纽载上一大群人,飞到另一个航空枢纽,再用中小型飞机分流到其他机场——曲线到达目的地。

  已经订购了A380的客户,如新加坡航空、阿联酋航空、汉莎航空等都有一个共同点,即依托一个强大的航空枢纽并拥有密集的国际网络。单就市场规模而言,北京和上海毫无疑问亦可担此重任。空客全球市场预测显示,未来20年最大的20个航空客流市场中有4个与中国有关,分别是中国国内、中国至西欧、亚洲至中国和中国至美国。

  至于国际网络,如果不是空客延迟交付,南航本该在2008年奥运会前就拥有这架A380,从而拥有与国航一较高下的利器。如今,南航与国内外同行角逐国际航线的野心,在其“十二五”规划中昭然若揭:2010年和2011年上半年,国际收入在南航的占比分别为16.2%和16.9%,未来5年,计划“以运营A380为契机,以澳洲中转为突破口,依托广州、北京、乌鲁木齐枢纽,同时,借助天合联盟平台,力争2015年将这一数字超过30%”。

  同样考验航空枢纽的还有机场的综合实力。汉莎航空A380首航北京时,负责地面服务的国航地服使用了世界上最大的AST-1X680无拖把牵引车,它的车身长度达11米,自重达39吨。行李服务中心安排了2辆平台车、5台行李牵引车和2辆传送带车。站坪运行中心安排了50余人的清洁员队伍,并把饮水车加至容量4吨,污水车、垃圾车全部放空专门为该航班服务。值机柜台比平时早开放了30分钟。

  当然,这一切都是非常态,一旦A380航班逐渐增加,机场的配套就会捉襟见肘。鉴于此,民航总局要求阿航A380北京试运行期延长至10月30日,且在试运行期不得增加A380的班次;在开航之前就已经按照一周三班预售机票的汉莎航空,也被迫将A380的执飞表调整为一周一班。

  “就说一个细节,一架A380需要三座廊桥。普通的廊桥根本无法满足其高度要求,白云机场使用的廊桥是可以伸缩的,最高达到8米,单是这一项就耗资420万元。”白云机场一位地保人员称,从跑道长度、上层客舱垃圾处理到配餐,几乎每一个环节都因为A380的巨大而有了变化,需要改进,有的需要专用设备,A380给航空业带来了蜜月期,但与机场的磨合来日方长。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