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观
   朱慧憬(采访整理)    2011-01-11    第336期

袁莉 我不崇拜什么演员

路虎也好,角色也好,所谓事业出色也好,都是别人给我贴的标签。很多时候一关门我是我自己,一打开门可能是你们想象中那个人。

0 0

袁莉
1973年生于杭州。1992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1998年凭电视剧《永不瞑目》欧阳兰兰一角一炮而红。出演过《铁齿铜牙纪晓岚》、《黑洞》、《浮华背后》、《绝对情感》等影视剧。


路虎也好,角色也好,所谓事业出色也好,都是别人给我贴的标签。很多时候一关门我是我自己,一打开门可能是你们想象中那个人。


  我不觉得有什么采访会打动我,采访对我来说就是应付。今天?今天我一点儿都没有应付你。当我开始做这件事情,我就不会应付。采访如此,拍戏也如此。电影学院毕业的时候,我跟老师说我完全不知道什么叫演技,我就是用心去演,用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去感受。老师就说,千万别跟别人这么说,这显得我们电影学院的人没演技。呵呵,只用演技去对付角色,是在应付别人或者应付自己,我不想。

  不过,当有些人觉得我必须是谁的时候,我更多的是在应付。OK,你愿意我是谁,我就顺着你的感觉走,把这个事情做完就完了。我经常会放弃自己,想着就这样吧。当然,也有的时候,我渴望一个真正了解我的人告诉我他怎么想。我也渴望被别人挖掘,挖掘我自己不了解的那一面。所以我喜欢看星座,这点跟所有女孩一样。唯一的特殊,只是我做了一份演员的工作,如此而已。

  我现在最想要的是一个稳定的家庭。不是着急,是期待,我觉得每个人都希望有一个肩膀可以依靠。我也演了有十年的戏了,希望在生活上经历一些变化。

我像一块泥,可以随意塑造

  演员这个职业是老天给我的,不是我选的。如果让我选,我喜欢做幼儿园老师。跟小朋友在一起,很开心——自然而然走过去,拉着他的手,弄他的脸,跟他讲话,他不理我,我还使劲说……但不可能放下一切做幼儿园老师,像我这种没有教师技能的人会耽误小朋友的。

  我也很喜欢小动物,想过办动物收容站,在路上看到流浪猫狗,就会很牵挂放不下。但是我不可能去救它们,因为不知道救下来送到哪里去。收养流浪猫狗是需要有耐心和恒心去做的事情,我做不到,我只有努力忘记它们。救不了它们,我真的感觉很无力。

  这些小女人心思不像开路虎的女人的想法?其实路虎也好,角色也好,所谓事业出色也好,都是别人给我贴的标签。这些符号是暗示我,我可能是那样的人,但其实我真不是那样的。我是演员嘛,可以像一块泥一样,被随意塑造。很多时候一关门我是我自己,一打开门可能是你们想象中那个人。

  合作的男性当中,王刚老师比较了解我。他说:我碰到很多演员或者主持人,要么站在金钱肩膀上要么站在权力肩膀上,背后都有支撑;我认识袁莉这么久,她背后没有任何影子,她是靠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我很感激王刚老师,他把我的努力看在眼里。

  赵宝刚导演对我的了解是出于他的角度,就是演员的特质如何为角色所用,所以有些性格特质是他营造出来的。比如我演兰心、欧阳兰兰,真的我是这样的吗?其实并不完全是这样的。我也不认同相由心生。演久了,当然会有点那种劲儿,因为老是演这种角色嘛。

  我不崇拜什么演员,我崇拜邓小平、朱镕基、吴仪那样的。我觉得他们是实干家,实实在在地推动这个社会的发展,而且果断、能干、不啰嗦,只做实事,不表演脱口秀。我做不了他们,但我欣赏他们。我演过“大当家的”,在戏里可以做到,在生活中我没有这个本事和魅力。

演员不是我的谋生手段

  我不认为做演员是谋生手段。像我们这样的人,谋生的方式有很多种,我觉得我不仅仅能做演员,还可以做很多事情。但命运选择我做一个演员,我就要努力做好。我去参加电影学院60周年校庆,一块红板上写着优秀学生的名字,我的名字也在,还有一个“母校为你们感到骄傲”的横幅,我会很感动。就是这种精神在支撑着我,有一种信仰让我一部一部戏认真地去演。也许有人觉得挺幼稚的。没办法,我就是一个有点理想化的人,很容易自己感动自己。

  我通常演一个角色,几个月还走不出来。就好像一个人附在你身上的感觉,你穿她的衣服,梳她的头,说她的台词,进入她的生活情景……完全忘掉自己的生活了。沉浸在角色里非常舒服,偶尔也会跳出来一下,马上觉得:哎呀,不对,我又跳出来了,赶紧进去。最夸张的是《浮华背后》,我和孙红雷、陆毅和宋春丽合演的,我的角色叫莫菲,她很愁、很悲,一直附在我身上。所以拍完以后,我会想:莫菲,请你离开我,我已经受不了了。我还算是一个心理和身体都比较健康的人,能够慢慢忘掉以往的角色,要不然,根本没有办法进入新角色。这样的演员是非常感性的,是用心在演戏;有的演员是脸在演戏,那样不累,但他不快乐、不享受。用心演戏是享受,也是痛苦,痛并快乐着。

  当然,容易入戏,会给生活中的伴儿带来一些影响。一开始人家还有新鲜劲,你经常这样,人家就会觉得很烦。因为不是演员,是不可能理解这种情绪的。

  在生活当中,不能歇斯底里,因为别人会害怕。我觉得我真实的一面也应该是美好的,不应该是歇斯底里的。在生活中我是一个特别平静的人,歇斯底里、大起大落的情绪是我不能接受的。演戏很好,有的时候你的情绪就在角色里释放掉了。我现在要在我爱的人面前表现得很好,要展示我最好的一面。我不会在妆容上时刻装饰自己,但会在行为上装饰自己。

我没有抗拒嫁富豪

  如果我是男人,会有很多女朋友。这不是玩笑。我觉得如果我有儿子,会希望他婚前有多一些恋爱经历,婚后能对妻子好。但是作为女人有很多男朋友,是不可以的。在中国社会里,对男人和女人的要求真的不一样。这么多年的封建社会,时代再变化,也有一些传统的沿袭在你的骨髓里、在你的血液里,中国人是不能彻底变成西方人的。我们喝温开水,人家喝冰水;你生完孩子得坐月子,人家生完孩子马上去洗澡;你吃中药,人家从来不吃中药……完全两个不同系统的人,我们学不来的。

  我没有抗拒嫁富豪。男人有钱并不是一件坏事,他有能力让自己富起来,你为什么觉得不好呢?但一个男人成为富豪以后,得有社会责任心,你不能说把所有钱都捞在自己口袋里,对社会没有任何贡献,不管别人死活,开车摁喇叭很吵、随地吐痰……我不会喜欢这种人的。

  我不觉得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是必须的,我觉得情投意合、有感觉才是必须的,当然他如果有一定的身家,那更好。我不能接受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我觉得他有他的问题才会到穷光蛋这一步。对另一半的要求,我觉得他应该往前冲、有担当,仅此而已。我觉得男的就该像个男的,说:对,这件事是我干的,我来承担……这样我一下子会觉得他好有魅力。如果一个有魅力的男人,有一些其他女人的事情,我觉得无所谓,难道去找一个没有人追的男人吗?

  我对男人的理解度、宽容度没有要求。我如果爱一个人,我希望我是崇拜他的。如果我不崇拜他,他还懂得我,我还嫌烦呢。我憧憬中理想的情感状态就是互相尊敬、彼此有空间,难过的时候你可以跟他倾诉。也不用天天听我倾诉嘛,如果我想倾诉的时候,是人家正要往前冲的关键时刻,那我可以忍一忍,没关系,你的事情比较重要。


采访手记

  袁莉是纠结的、矛盾丛生的。刚刚接受采访时,她号称对所有的采访都是应付,随即袒露心声——她就是一个学不会应付的人。她厌倦飘荡虚伪的剧组生活,却痴迷于演员本身的跌宕人生;她崇拜勇于改变自己命运的英雄,可是她更愿意沉迷无法改变命运细枝末节的无力感;她有着小女人的脆弱和敏感,但是她也无疑有着大女人的坚硬外壳;她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脆弱更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大女人姿态……

  袁莉,作为一个演员一定是一个好演员,戏如人生,她恨不能在每个角色中刻骨地活一下。而在生活中她实在一点都不会演戏,仿佛一个学不会虚伪的小女孩,无所顾忌地袒露着真实,渴望着被了解,却又习惯装着成熟,从所有人的了解中惊吓着跳开。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