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丁晓洁    2010-09-13    第328期

像日剧那样做交响乐

0 0


很多动漫迷和日剧迷第一次走进了音乐厅,这也正是演出者的目的。用商业化的手段,让更多人走进音乐厅,改变交响乐对他们来说陌生难懂的印象。

  有什么好办法能让更多人走进音乐厅?

  从2008年1月开始在中国演出的《千与千寻——久石让·宫崎骏动漫原声大型视听音乐会》,选取了久石让和宫崎骏合作的10部电影中经典音乐片段,整合为10首交响组曲,先后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长沙、武汉、天津等城市演出了20多场,引发了一票难求的轰动效应;2007年在台湾和香港演出的“交响情人梦”音乐会,以风靡日本的同名电视剧为取材对象,演出过程中屡屡加场,受到启发的内地市场从2009年开始,将《交响情人梦——宋思衡多媒体钢琴独奏音乐会》从上海、苏州一路巡演到深圳、广州和北京,票房火爆得让很多音乐人大吃一惊。

  这两出音乐会,一出以日本动漫为主题,海报上陈列着《龙猫》、《天空之城》、《千与千寻》等动画场景,却是缺少了宫崎骏和久石让的“本土制作”;一出以日本电视剧为主题,海报上醒目地站着剧里的吉祥公仔“蒙哥”,却是没有野田妹和千秋学长的“周边产品”。除了出于商业目的而借日漫日剧的噱头之外,它们和国内普通的音乐会其实没有太大区别,却意外地打出市场、形成品牌。

  很多动漫迷和日剧迷出于对原作的热爱,第一次走进了音乐厅。这也正是演出者的目的:用商业化的手段,让更多人走进音乐厅,改变交响乐对他们来说陌生难懂的印象,是最最重要的。

音乐会突然卖座了

  2007年11月,80后钢琴家宋思衡,参与了香港管弦乐团一场以“交响情人梦”为主题的音乐会。彼时,这部日剧一夜之间红遍中国,虽然从未在国内电视台正式播出过,但通过网络下载等途径,迅速积累了大量粉丝。

  “‘交响情人梦’只是一个噱头,只是把这部剧里出现过的古典音乐(大多是肖邦和德彪西的代表作),都单独拿出来演奏完整曲目,实际上只是一场非常纯正的古典音乐会而已。”这是宋思衡第一次听说“交响情人梦”,他完全没有看过这部日剧,但结果却让他大吃一惊:“如果不把‘交响情人梦’这个噱头拿出来,用常规的音乐会演奏这些曲目,是没有什么人去看的,但是把‘交响情人梦’拿出来以后呢?票全部卖光了。本来计划是在2500人的体育馆里开两场的,后来因为观众比较多,又加开了一场。”一场这样的音乐会,能卖掉7500个座位,对于古典音乐来说是非常惊人的——普通的一场音乐会,顶多能卖掉1000张票。

  虽然觉得这种对比有点滑稽,但受到票房的启发,2009年6月,宋思衡开始在国内演出《交响情人梦——宋思衡多媒体钢琴独奏音乐会》。他的考虑是:“如果以电视剧作为主题,这种让大家更适应更接近的方法,也许会是一个不错的推广古典音乐的途径。”除了演奏剧中曲目以外,音乐会中还加入了多媒体视频,穿插着播放剧中经典片段。票房不出所料地好,尤其是在上海:“我们统计下来,比波利尼的票只少卖出去了5张,这是很惊人的,上海音乐厅五年以来,没有一场钢琴独奏是卖到这个程度的。”

  对于推广音乐会的方法论,“千与千寻”算是另一个个案。2006年,久石让到北京开音乐会时,中国广播电影交响乐团常任指挥范焘还搞不清楚这个人是谁,但是一年后,当北京天利时代演出公司找到范焘要做“久石让·宫崎骏”音乐会时,他却欣欣然答应了:“初衷是为了弥补国内没有这种音乐的空缺,让喜欢这些音乐的人,都能够听得到——因为久石让也不可能一年来中国五次八次的,来了也不可能去全国很多地方,他的音乐很多人听不到也是种遗憾,所以我很支持这件事。”

  演出筹备了小半年,主要工作是选取宫崎骏经典动画中的配乐,浓缩成一首曲子。2008年1月,《千与千寻——久石让·宫崎骏动漫原声大型视听音乐会》在北京保利剧院首演两场,票房完全超出范焘的预期:“两场演出都是爆满,票价跟普通音乐会的票价是一样的,但别的音乐会通常是演出当天买票还来得及,这个音乐会提前两周就没票了。”无论在哪个城市,和普通的音乐会相比,“千与千寻”实在是卖座得太多,甚至产生了卖“站票”的情况。

  两年多的演出,让“千与千寻”在国内开始形成品牌。范焘坦言这个音乐会的受众面更广,在古典音乐会上,他常常发现来的人都似曾相识,而“千与千寻”却让他感觉观众非常陌生。在演出现场,范焘总是跟这些陌生的观众说:“希望你们再听听别的音乐会。”这是他坚持做“千与千寻”的另一个目的:“希望能够借助这个品牌,借助大家对久石让和宫崎骏的喜欢,让更多的人能够走到音乐厅里来,让更多人知道交响乐其实是很好听的。”

巧合还是必然?

  宋思衡观察过现场的观众,最多就是电视剧《交响情人梦》的粉丝,这些人看完音乐会回去,还会在网上写下很多观看感受。

  “日剧《交响情人梦》本身就是为了提升古典音乐在年轻人中的认知度而制作的,以非娱乐性的题材作为电视剧的题材,这是很少见的。日本很懂得用这样的东西来吸引年轻人,他们也懂得对年轻人的音乐教育,不能强行灌输,还是要通过与电视剧这些当代的东西相结合的方式,让年轻人更容易融进去。”在宋思衡看来,选择这出日剧对音乐会进行反营销,绝对不是一个偶然:“现在我们国家有个问题,就是文化跟娱乐有点分不太清楚,所以造成商业化的东西占据了主导地位。我们做‘交响情人梦’,实际上是寻找一种可能性——在我们没有其他任何扶植的情况下,相对找到一个自己的市场支点,目的不是为了有商业性的轰动效果,而是为了推广古典音乐,推广这一门对社会比较有教育的艺术行业,以此能够维持这个东西。”

  除了做“千与千寻”的项目以外,范焘还做过诸如《魔兽世界交响音乐会》之类很卖座的音乐会,他把这看作是观众很爱吃的一道醒目的菜:“但是,吃饭不可能只吃这一道菜,我的工作是让很多人走进音乐厅,但同时也要满足喜欢古典音乐的人们。不要说是交响乐越来越商业了,只是说针对不同的人给换一换,选择会越来越多了而已。”范焘没对 “千与千寻”做过长期发展的计划,他唯一的打算是把交响乐从一线城市带到二线城市,不要总是在北京、上海和广州这种音乐发达的地方演出,而是要去一些很少有交响乐团去过的城市,比如宁波、无锡、长沙和青岛。

  因为粉丝群体多是学生,所以这两个音乐会都把暑期档视作重点。今年夏天新一轮的演出中,“千与千寻”新增了《再见,萤火虫》和《悬崖上的金鱼姬》的原声音乐,“交响情人梦”则为了纪念肖邦诞辰200周年,增加了《葬礼奏鸣曲》。虽然无论宋思衡还是范焘,都把对年轻人在古典乐和交响乐上的普及作用引以为傲,视作别的演出不具备的功能,但他们也都深知:音乐会票房虽好,但跟流行音乐的票房还是远不能比的,日本题材中国风格的音乐会不是长久的项目,也不能将年轻人变成音乐厅里的常客,就像宋思衡说的那样,还需要开发更多的可能性:“教育一个民族对古典音乐感兴趣,这不是一场音乐会能完成的事情,我想谁都能明白这个道理,这肯定是一个很艰辛的过程,我们需要长期不断地、反复地进行这方面的活动。”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