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观
   朱慧憬(采访整理)    2010-04-13    第320期

曾子墨 我不太喜欢和智商太低的人打交道

恋爱是一个人生活经历当中非常重要的内容。如果没有经历死去活来或者惊心动魄的爱情,特别遗憾,远比没有婚姻的遗憾大得多。

0 0


恋爱是一个人生活经历当中非常重要的内容。如果没有经历死去活来或者惊心动魄的爱情,特别遗憾,远比没有婚姻的遗憾大得多。


曾子墨
1972年生于北京。1996年毕业于美国达特茅斯学院,供职于摩根士丹利。2000年加入凤凰卫视资讯台担任财经节目主播,曾获得《新周刊》2002年度中国电视节目榜最佳财经类节目主持人称号。


  如果被贴上“完美”标签,我不觉得害怕,无所谓。现代人写文章都喜欢贴标签,这是文章的需要,与我无关。关键是要对自己有一个特别清醒的认知,那么别人说你“完美”也好,充满瑕疵也好,就不太会被外界的东西所左右。

  现在上微博,当然会看到一些“脏话”留言,我不在意。何苦呢,留言者和你的生活是无关的,你今天要过,要高高兴兴地过,情绪受影响,多不值啊。

我只是有点小聪明

  我不觉得自己聪明,这是真心话。也许我有点小聪明,比如临时抱佛脚还考得不错;而我觉得真正聪明的人,考试前是不用看书的,他们悠哉游哉,学什么都好像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当然职场一路顺利地走下来,我肯定不笨。但是我觉得人生关键还是机遇——你是不是够幸运得到这样的教育机会,这样的工作机会。我去艾滋病村采访时,特别有感受。你出生在那样一个环境,你爸爸妈妈卖过血,可能刚出世就已经染上了病毒;而你家境贫穷,即使有120、140的智商,但是家里没有钱为你治疗,可能不到十岁,你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所以天赋、智慧、智商都没有用。

  我不太喜欢和智商太低的人打交道,聪明是我特别欣赏的特质。我身边的朋友,无论男性还是女性,如果不聪明,彼此之间交流没有碰撞,我可能不会和他走得特别近。

  聪明是迷人的特质,而随着人的日益成熟,最能打动我的还是人性的光辉。我现在特别在意采访对象身上是否有特别闪亮,特别温暖的东西。比如我采访的代课老师,他讲对女儿的愧疚心情,哭得稀里哗啦的,十分动人。

  做《社会能见度》,带给我不同的人生体验。当我从城市走入农村,触及很多人的本质生活的时候,看到了太多不一样的东西,很多想法会有所改变。十年前,我回北京度假,看到骑三轮车的特别多,拉着货抢汽车的道,我就想,他怎么不按规矩办事。但是今天看到同样一幕,会觉得他挺不容易的。当然我也会觉得他不按规矩办事,但是我更多会想,他为什么不遵守规矩?他可能有生活的困难,可能有一家老小需要去养活……

男女之间最重要的是灵魂的平等

  女人不需要太聪明?我不同意。如果一个男人这么想,我们不会成为朋友。大家对一个问题缺乏基本的共识,自然不会有太多交流的可能。

  我有很多男性朋友,比如说企业家、做金融的,他们通常表示不会找一个很漂亮、很年轻的娃娃摆在家里当太太,还是愿意找那种受过良好教育,彼此之间能有思想交流的伴侣。

  在两性关系当中,选择伴侣最看重的是聪明、好人品还是好性格,我觉得很难排序。如果是我,找一个人,必须是以上三者兼有的吧。如果他不能三者兼有,那我就干脆谁都不要,就一个人算了。

  我是传说中的甲女吗?如果还没结婚,我不会降格以求找丁男,我会抱着宁缺毋滥的想法等待属于我的幸福。如果你不满意,或者说如果你对对方没有感情,没必要非得找一个伴。

  如果所谓甲女、丁男,只是世俗眼光的划分,而在两个人的世界里,你们是平等的,这种结合我能接受。我最在乎两个人灵魂和精神的平等。无论你在外面职位多高,哪怕你的另一半是一个没有职位的全职太太,我觉得你们在灵魂上、在精神上应该是平等的。但如果不是世俗的眼光,你们两个人也觉得有着“甲”和“丁”的巨大差异,只是为了找一个伴向社会妥协而将就在一起,那一个人过也没什么不好。

  从小,我妈妈会跟我和姐姐说,女人一定要工作,这样才能够在这个社会上,或一个家庭里和男人平起平坐。直到今天,我都认可这种平等。当然如今物质并不那么匮乏,并不见得一个女人一定要工作,才能够在家庭中获得这种平等的尊重。

  我和大学生交流,一定会说,大学里学知识不是最重要的,谈恋爱才是最重要的。恋爱是一个人生活经历当中非常重要的内容。如果没有经历死去活来或者惊心动魄的爱情,我觉得是特别遗憾的,远比没有婚姻的遗憾大得多。

  人在恋爱的时候是没脑子的,不然就是爱得不够纯粹、投入。而选择婚姻的时候,需要心也需要脑子。不是每一个让你爱得全身心投入的人,都是合适的婚姻伴侣。婚姻就是以爱情为基础的一个社会契约,是一种特别稳定的生活常态,是否合适就非常重要。而谈恋爱的时候没有什么不合适的。

  长沙商学院院长是这么教育两个女儿:年轻的时候,一定要谈无数个恋爱,知道你要什么样的男人什么样的生活,然后再选择安定。如果没谈过恋爱,或谈一两次恋爱就结婚,其实对自己和别人都不负责。我觉得很有道理。

不一定非要按照主流价值观生活

  如果以后我的孩子想放纵青春,我当然会担心,但是我肯定不会要求他一定要怎样,或者不能怎样。年轻人应该去探索自己所期待的生活方式。上大学时,同学都抽过大麻,我没敢抽。现在我都三十多快四十岁了,还去抽大麻,就不是这个年龄段该做的事了。我会有一丝遗憾,年轻的时候为什么就没尝试一下呢?

美国是一个特别多元化的地方。美国人从小生活在资源丰富的地方,一切来得容易,自然能从容地追寻兴趣和爱好;而我们从小生活在资源匮乏的土地上,要经过特别残酷的竞争,才能够获取某些资源,才能够过得更好,因此别无选择,大家都走一条路争取早日爬到塔尖。大学毕业时,我特别不理解,有些美国孩子品学兼优,家里也很有钱,就是不想工作,要去中国偏僻的山区教英文。我会想这么做太浪费人生了,你22岁,两年后再开始工作,在人生的这条道路上,就晚起步了两年。我后来明白,每个人生活的起点、终点,绝对不是这样算的,不一定非得按照大一统的价值观去生活。

所以我有勇气离开投行那份人人眼中的好工作。当时我看了棉棉的《糖》,小说描述的生活方式一点都不主流,但我觉得主人公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不是挺开心挺好吗?它给我的就是一刹那的勇气——其实不一定非得按大家认可的方式活,你怎么活,让自己高兴,才是最重要的。这可能是那本书给我最大的启发。

现在的我特别理解,也特别尊重不一样的生活。我发自内心地说过:假设有一天,我是一个同性恋的母亲,我肯定不会觉得什么,肯定特别希望他找到自己的幸福,找到他的爱人,然后快乐生活。我不觉得这是一个多么大的问题。


曾子墨答问

问:你会骂脏话吗?
答:有的时候会用英文骂,中文没有尝试过。比如模仿别人的时候,会说谁说了一句什么什么话,可能也会说一些,但我通常很少说。
问:你有过像泼妇一样的时候吗?
答:我有过歇斯底里的时候,也有过喝醉酒不可收拾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时候,胡乱和朋友说话,或者在公共场所号啕大哭……我不知道这些算不算失态的泼妇行为?


采访手记

  曾子墨曾经这样自我介绍:我是曾子墨,曾子的曾,孔子的子,墨子的墨。她是骄傲的,她的聪明和美丽,她的家庭教养、教育背景、职场业绩、衣着品位……都是值得她骄傲的。所以,她那本自传体随笔集《墨迹》书写的就是一个中心思想:完美。她似乎完美得让我不知道从何扎针——去褪下她完美的“外衣”,还原她的本来面目。

  她骄傲地面对所有那些世俗小女子碰到的情感问题,给出极具高度的回答。我惶惶然地以为“完美”的她,也许真的不需要在意那些困惑。直到那一刻,她说——我也有过歇斯底里的时刻,在那段情感低谷的时候……我忽然有点释然,再完美的女人也是女人。

0个人收藏
广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