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中国视频榜的荣耀, 属于所有实力派
活动简介

“达康书记”吴刚。图/视觉中国


文/窦浩


2017年,当人们开始怀念摇滚歌神的保温杯时,老男人们的命运在这一年变得坎坷。知识精英许知远与青年偶像马东的一场尬聊,让古典主义者蒙上了一层悲凉的底色。


2017年,《爸爸去哪儿》没有人关心了,《跑男》的人气跟鹿晗的流量成了反比,人们开始关心诗词、书信与嘻哈。古典与亚文化并行不悖,诗词与奇葩说雅俗共赏。


2017年,国产动漫没有了齐天大圣的一柱擎天,却涌现一批小而精的佳作,纪录片也在众多商业大片中杀出一条路,夺回了纪实的尊严。


《中国诗词大会》掀起了诗词文化热。图/cctv


2017年,papi酱还在喋喋不休地吐槽,一条从文艺青年变成了杂货推销员,二更的鸡汤继续安慰深夜人们的胃口和心灵,但流量的火山口属于尬天尬地尬一切的农村短视频。


2017年,长视频借资本的力量腾云驾雾,网络自制剧一举超过电视台剧集,各大视频平台不断加码下注,群雄逐鹿网络剧江湖。


2017年,老男人们的《锵锵三人行》不再锵锵了,小鲜肉们用太多替身开始招人嫌了,人们开始重新爱上老戏骨。


这一年,各大流量的作品不断,却鲜有佳作。图/sina


2017年虽不是电视剧的大年,却也有很多亮点和槽点。


人民以《人民的名义》在上半年捧红了达康书记,《欢乐颂》里四姐妹却上演着各种各样不欢乐的相亲糗事。《军师联盟》与《那年花开月正圆》一开播就赢得口碑逆天的满堂彩,可惜都是配角一死,编剧质量便直线下降。


这一年,观众心中的主角都是电视剧里的配角,他们纷纷在网络上走红,风头喧宾夺主,身价随之上涨。努力者有了回报,荣耀归于演技派。


演技派们大放异彩。图/《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


小鲜肉与老戏骨,商业剧与精品剧,谁更受市场的欢迎,已经难以下定论。背负着大IP而来的《择天记》没有得到“择天”般的收视,但满载关中人文气息的《白鹿原》也没有得到人民的垂青。


这一年的电视剧,楚乔与青丘白浅撑起了古装爱情剧的样板好情人,他们的共同特点是武力值都比颜值高。无证也有罪,白夜里追凶,使徒与行者们在2017年演绎了警匪之间智与谋的角力。卧底与叛徒,黑警与良贼,在是与非、忠与奸的抉择与判断中,永远争论不出人心的复杂。


《无证之罪》中的反角李丰田,演技好到令人恐惧。


幸好有综艺节目,它们总能把世界还原到最简单。简单到中国只有嘻哈,简单到朗读一篇美文就能找回心灵的归宿,简单到再极限的挑战也只是六个人之间的狼人杀,卧底、奸细,都只是一把弹弓的仇恨,哪有《使徒行者》那样的真刀真枪。


2017年也不是综艺节目的大年,朗读者在朗诵着中国的诗词、西方的名著,年轻人却在嘻哈着他们理想中的freestyle。锵锵老男人低下了头,粉嫩小鲜肉仍然坚挺。GAI在他的歌曲《重庆魂》中唱道:“好多人看不惯我,他们又不敢说。”


《中国有嘻哈》开创了综艺新纪元。图为该节目的四位评委。图/视觉中国


2017年,《新周刊》将在这凌乱的电视剧与综艺流行里梳理出行业趋势,确定这一年中国人视频消费以及文化潮流的风向标。一年一度的“中国视频榜”将在11月底于北京揭晓,盘点2017中国视频风云。


“中国视频榜”的前身“中国电视榜”,是由《新周刊》杂志自2000年起举办的年度电视业界评选榜单。自1999年《新周刊》推出封面文章《砸烂电视》以来,》新周刊》以独立于行业及官方的标准,以杂志人的角度梳理与评论国内电视作品及文娱趋势。


11月16日,中国视频榜北京发布会,来听听《新周刊》怎么说。


 2017中国视频榜 

微鲸电视,智能语音操控

一秒召唤,说看就看

(点击可浏览微鲸官网)

有微鯨.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