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0     

鸟回来,年轻人也回来,“美丽乡村”才真的美

分享到微信
使用微信扫码将网页
分享到微信

 “我是玉堂仙,谪来海南村。”

不同于九百年前苏轼被贬来的意不自得,新一批来“海南村”的城市人个个心甘情愿,尽情将心里的田园梦舒展开。

 “闲看树转午,坐到钟鸣昏。敛收平生心,耿耿聊自温。”

在海南琼海万泉河畔的南强村,这一阕诗意正在真实上演。

一进村口,就踏上了青砖小道。脚下些许的颠簸反而让人感觉轻盈起来。放眼望去椰林阵阵,水田脉脉,巷里跑着孩子,阿嬷笑容亲厚……走累了在共享书屋里品茗阅读,傍晚到村头的艺术沙龙以艺会友,田园风打底,现代范摇曳,一切美好都如其所是,不必讶异。

南强村是海南乡村振兴的一个缩影。如果说亚洲论坛落户博鳌,为这个小镇带来了历史性的发展契机。而碧桂园集团造血式援建则让这个300年的村落真正发生蝶变,不仅刷新了产业模式,搅动起乡土人情,还激活了南强村的每家每户,一草一木。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7月底,南强村共计接待游客26万人次,被评为五星级美丽乡村示范村。

在新周刊2019年企业社会责任荣誉盛典上,碧桂园作为中国新农村建设的身体力行者,荣获“年度美丽乡村贡献”荣誉。

一个五星级的村,到底是如何建成的?

微信图片_20190920202349.jpg

从空心村到“艺术+村”

乡村并不都像想象中那样美好。因为城市化和拆迁洪流,大多数乡村要么因贫乏而凋敝,变成只有老人和孩子留守的空心之地,要么被改造得千篇一律,因单调而坚硬。

下南洋、闯海,曾是南强村人的集体烙印。村里95%的人家都有海外亲戚。但绝大多数宗亲侨居异国他乡,只留下村里空荡荡、半垮塌的老宅。

2017年,碧桂园海南区域积极响应“乡村振兴”战略,参与“美丽海南百镇千村”行动。在改造过程中,采用“无痕”设计,尽量保留乡村原有肌理;坚持“修旧如旧”的建设理念,修缮基础设施,完善产业链条。通过“企业+合作社+农户”的经营模式,打造出了一个有产业支撑的“艺术+”特色旅游业态。

如今,破败的瓦房被改造成现代化书吧,杂乱的牛棚变身为文艺范十足的凤凰公社,阿婆的猪圈都成为抖音上的网红景点,而村口的凤凰客栈更像是“老房子上长出来的新房子”,当年就入选了2018“海南十佳民宿”。南强村真正成为一个村民乐居、旅客乐游、产业兴旺、人际和谐的新农村。“让年轻人回来、让鸟回来、让民俗风貌回来”的愿景不再是一句空话。

从城市的游子,到故乡的骄子

 “在外打工的村民、毕业的大学生都回来了。能带领大伙增收,说话腰杆子也硬了。”南强村朝联专业种植合作社理事长钟华介绍,村民流转了150多亩土地给合作社,引进企业运营打造南强花海。村民可以以资金入股,实现了户户均股东、人人皆老板的小目标。

 “打开家门就算上班,关上家门就是下班,想去哪里玩可随时动身,这种工作生活方式真的很舒服。” 在村里经营“兄弟商行”的老板娘李曼开心地说。

在城市化负载过重的今天,更多年轻人抛下社畜面具,返回乡村,自由就业,不以逃避之名,而是发自内心的回归,活用互联网,在家乡的土地上大有作为。

每一个城市游子都不必遥望乡愁续命,尽管在乡里做个时尚的“新农人”,骄傲地活着。

碧桂园“造血式”产业扶贫,精准化的乡村建设,正是帮助这些古老的乡村重塑自信迎接新时代,让疲惫的都市人回归乡土,完成一场村与人的变形记。目前,碧桂园已在清远英德龙华村、鱼咀村等6个省定相对贫困村开展新农村建设。

软乡村,酷农业

乡村振兴,关键在人。一个无产业支撑和发展机遇的村庄是留不住人的。

怎样的新乡村能留人?

一要软,一个“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空气清新、人情温暖、原生态的“软乡村”;

二要酷,一个不再苦逼、乏味、低效,而是集艺术农业、休闲旅游、精品度假、康养一体的“酷农业”。

碧桂园集团沐浴着改革开放春风成长起来,懂得软与硬的辩证哲学,新与酷的时尚潮流,一直秉持“希望社会因我们的存在而变得更加美好”的信念,从1997年至今,在扶贫、教育及各项慈善事业中累计捐款超55亿元。

在乡村建设方面,碧桂园抱着“把农村建设得更像农村”的柔软理念,兼顾硬核的文态、业态、形态、生态的产业建设标准,在实践中探索出可造血、可复制、可持续的精准扶贫长效机制,为创新社会力量参与扶贫机制贡献了碧桂园智慧,共结对帮扶全国9省14县,惠及3747个村。

正如碧桂园派驻英德扶贫项目部负责人潘定国表示:“我们希望通过将产业振兴与人才培训、整村推进、转移就业、驻村帮扶等有机结合,不搞‘花拳绣腿’,不做‘人工盆景’,扎扎实实参与乡村振兴战略。”


广告